這家不願具名的遼寧鋼企,為啥成了「殭屍企業」?

2017/06/25

今年6月1日是企業破產法實施10周年的日子。隨著破產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相繼出台以及探索破產審判方式改革試點工作的推動,法院受理破產案件的數量有所上升。但相較每年被註銷、吊銷的企業以及大量名存實亡的企業,通過破產程序退出市場的企業並不多。

減產?or 停產?

今年公司到底要不要減產或停產?

這是如今擺在張慶傑和其同事面前的最大問題。

張慶傑是遼寧省某國企地方分公司的副總經理。如果公司今年全面停產,虧損將高達上億元;部分停產,虧損面相對較少;仍維持生產,虧損面將相對更小。

「2016年年底已經向總公司提出停產減產方案,堅持不下去了。」長嘆一聲后,在這家企業工作了13年的張慶傑說。

這家不願具名的企業只是遼寧省830戶「殭屍企業」之一。6月1日,企業破產法頒布實施10周年。來自最高法院的數據顯示,法律實施之後,每年全國法院受理的破產案件數量都很少。

其中,「殭屍企業」的處置依然是法院審判工作中的難題。

張慶傑所在的公司位於遼寧省某地級市,主要生產鋼板、鋼管等建材,現有企業職工3000餘人。「產能過剩、處在行業低端轉型升級難、歷史包袱沉重三座大山,硬生生把公司拖成了只能靠政府或銀行『輸血』才能維持的殭屍企業。」張慶傑說。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從這一年起,該行業產品價格逐年下滑。「產品滯銷堆滿了三大車間,再低的價格我們也想賣出去,因為有3000名職工及家屬近1萬人要吃飯。」張慶傑說,「可是,現在產能過剩,處在行業低端,生產出的東西沒人要啊。」

產品轉型升級難成為企業發展的最大阻力。公司的專業技術人員和設計人員流失嚴重,新項目推出有困難。只有新項目有了發展,才敢拆除舊設備,所以轉型升級一拖再拖。

遼寧「鋼都」「煤都」「油城」多,計劃經濟時期,一些企業出於保障職工福利、承擔社會責任的需要,組建了大量與生產經營沒有直接關係的廠辦醫院、廠辦學校等機構。張慶傑所在的企業現在還要保障一部分居民的供暖、供電,此外,還有一處職教中心和一處醫療機構,每年的補貼資金超過3000萬元。這些負擔對面臨困難形勢的企業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去年年底,企業靠銀行「輸血」的資金鏈斷裂,雖然向總公司打了減產、停產、重組的三套方案報告,但一直沒有收到批複。

張慶傑分析稱,總公司也有難處,鍋爐一停就要損失上百萬元,如果行業狀況好轉了,再復產難度大。

許多員工說,「如果停產,生產設備還能值點錢,可要是破產,上千萬元的資產可能最後就變成了廢銅爛鐵」。

企業向區政府提出破產的想法,遭到了強烈的反對。

「除了公司之外,業務相關下游企業、為我們供電、供氣的企業都會受到影響,這些企業員工及家屬全加起來大概在3萬人左右,他們的生活沒了著落,這可是大事,因為失業率和維穩都關係到地方政績。」張慶傑說。

畢竟,「殭屍企業」儘管不產生效益,但仍可以為地方政府帶來稅收和GDP。公司生產一天就要繳一天的稅,有消耗也就有GDP。

張慶傑告訴記者,企業所屬的區內僅有不到5家國有企業,狀況都不太好,有的靠著每年撥付的財政資金給職工發放救助款,補齊社保費用,有的則靠尚有生產經營能力的大型國企「養」著,「企業有利潤時吃利潤,無利潤時吃資產」。

公司也不是沒想過破產重整。2015年,一家經營狀況良好的民營企業想收購張慶傑所在的公司,結果需要繳納企業從1994年至今的所有土地費用,算下來,每畝要花30萬元;而如果只拿土地,每畝只需要繳納3萬元左右。收購一事,最後不了了之。

今年3月,張慶傑的企業聘請遼寧恆遠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才晨當法律顧問,諮詢企業破產清算相關問題,希望通過破產重組讓企業重獲生命。

李才晨告訴記者,企業想破產,但法院不想接、政府伸手過長等原因都會對企業依法破產清算造成阻礙。

一位有著多年審理破產案件經驗的法官私下裡曾對張慶傑說,法院辦理破產案件考慮的問題比較多,「土地、人員,甚至還有企業是否假破產的問題」。一般破產案件一辦就會花好幾年時間,而法院考核法官的一項重要指標就是辦案率。

數據顯示,全國法院破產案件年受案數2008年2009年為3000餘件,2010年為2000餘件,2011年至2013年均為2000件以下,2014年為2031件,2015年為3568件,2016年為3602件。相較每年被註銷、吊銷的七八十萬戶企業以及大量名存實亡的企業,通過破產程序退出市場的很少。

另一方面,國企破產面臨的困難,往往比民營企業多。和民營企業不同,國企破產不是債權人和股東點頭法院就能受理,還需要上級主管部門、地方政府的批複,還要有企業維穩的預案等。

「政府首先要解決好和法院的分工問題。」李才晨認為,政府介入在個案中或許有一定合理性,但大範圍採用,就可能會造成破產程序運轉專業性不強。他建議,相關國資管理部門與地方政府應在金融機構、國有企業彙集一批專家型企業家,以開放的心態引進民企與戰略投資企業家介入「殭屍企業」的拯救中。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429篇文章,獲得22617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美股行情中心:獨家提供全美股行業板塊、盤前盤后、ETF、權證實時行情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25日晚,美銀美林分析師周二表示,由於歐洲有大量過度依賴廉價信貸的「殭屍企業」存在,因此歐洲央行需要警惕、不可過快...
處置殭屍企業是去產能、調結構的「牛鼻子」。這項工作有兩個難點:一是人往哪裡去,二是錢從哪裡來。一些殭屍企業還具有兩個共同特徵,即規模大和國有制。這又使解決「人」和「錢」的問題變得更加困難。那麼,應...
原標題:晉寧區妥善處置「殭屍企業」本報訊(通訊員 陳明春 田敬芬) 今年以來,晉寧區採取有效措施,妥善清理處置「殭屍企業」,完善市場主體退出機制。 據介紹,在對稅務部門反饋的136戶連續兩年未年報企業的稅...
美銀美林分析師周二表示,由於歐洲有大量過度依賴廉價信貸的「殭屍企業」存在,因此歐洲央行需要警惕、不可過快加息。 美銀美林分析師周二表示,由於歐洲有大量過度依賴廉價信貸的「殭屍企業」存在,因此歐洲央行...
更多精彩內容陸續更新,敬請期待!
未來數月將是經濟去槓桿的過程,對經濟會產生實質性的衝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上半年金融系統不斷去槓桿,日前,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都提到處置「殭屍企業」的問題,可見未來數月將是經濟去槓桿的過程,對...
在剛剛過去的一季度中,信用債市場出現7家發行主體違約,涉及10隻債券,違約規模為82.9億元人民幣。在這7家違約的企業中,除了華盛江泉,其餘6家則是違約的「常客」。其中,東北特鋼已捲入10起違約事件,大連機床...
在剛剛過去的一季度中,信用債市場出現7家發行主體違約,涉及10隻債券,違約規模為82.9億元人民幣。在這7家違約的企業中,除了華盛江泉,其餘6家則是違約的「常客」。其中,東北特鋼已捲入10起違約事件,大連機床...
今年6月1日是企業破產法實施10周年的日子。隨著破產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相繼出台以及探索破產審判方式改革試點工作的推動,法院受理破產案件的數量有所上升。但相較每年被註銷、吊銷的企業以及大量名存實亡的企業...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