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古代濟南名人活動最愛的場所——大明湖

古代濟南名人活動最愛的場所——大明湖

大明湖畔沒有夏雨荷,卻有一水兒的文人墨客、風雅之士。名人們在濟南除了相互之間發發朋友圈點點贊,也得跳出網路世界回歸現實生活,不定期舉辦些線下活動。蘇轍最喜歡和同僚一起游大明湖,李攀龍索性在那兒建了個白雪樓,就連蒲松齡都在大明湖畔作過詩。當然,要說最有名的,還得數杜甫的那首「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杜甫參加名流大聚會,李白成了正式的「註冊」道士

「東藩駐皂蓋,北渚凌青荷。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但凡濟南人,都能背上兩句杜甫的這首《陪李北海宴歷下亭》。那麼,詩中的這位李北海到底跟杜甫有啥淵源,杜甫的這次線下活動又運作得怎麼樣呢?

李北海名叫李邕,因曾任北海太守,故稱其「李北海」。在今天,李邕的名氣是絕對不能和李白、杜甫相提並論。但是,在唐朝天寶、開元年間的文壇上,李邕的名氣卻比李白、杜甫大得多。李邕是著名的「文二代」,他老爸曾經給梁朝蕭統編選的《文選》作過注。他重義愛士,經常提攜獎掖後進,與杜甫、李白惺惺相惜。

天寶四年的夏天,杜甫要到臨邑去看望他正在臨邑主簿任上的弟弟杜穎。途經濟南時,在濟南為官的李之芳建造的歷下新亭竣工,李邕恰好也正在濟南,故友久別重逢,他鄉遇故知,自然格外激動。於是,五月的一天,他們在碧波環抱的古歷下亭設宴雅集,縱飲暢談,說古論今。當時參加這次盛會的還有蹇處士、李之芳等人。一幫詩人,小風一吹,喝點小酒,自然不能無詩,於是杜甫即興寫下了這首著名的《陪李北海宴歷下亭》。

眾所周知,李白和杜甫曾經一起攜手走四方。當時,李白貴為國民偶像,在文壇、朝廷、道教界、隱士圈都是大紅人。而杜甫考科舉卻遺憾落榜,索性來了個全國自助游。有史料記載,當時杜甫與李白也曾相約來到過濟南。而且,李白在濟南還幹了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入道。唐天寶三年冬天,李白在濟南道觀紫極宮,由北海道士高如貴傳授道?,成為一名正式的「註冊」道士。

蘇軾為父母祈「冥福」,蘇轍最愛大明湖

宋代在濟南的名人雅士特別多。比如史上知名太守——曾鞏。不過曾鞏他老人家真的太忙了,既得抓土匪,又得修水利,政治和財經兩手抓、兩手都要硬,自然就沒什麼時間做線下活動。另外有「濟南二安」之稱的李清照和辛棄疾,他們雖然出生在濟南,但年輕時就離開了。尤其是李清照,只留下一些少女時待字閨中的詩文而已。要說宋代文學家在濟南做的線下活動,還得看蘇軾、蘇轍兄弟。

在蘇轍任濟南掌書記期間,跟前後三任知州都是好友。第一位太守李師中曾與蘇轍等僚吏數次宴於大明湖,並有唱和之作。到第三任知州李常與蘇轍頗有淵源,他是詩人黃庭堅的舅舅,黃庭堅又是蘇門四學士之一。在公務之餘,蘇轍和李常經常結伴出遊。

蘇轍喜歡交朋友,他在濟南期間和其他同僚以及當地的一些文人學士,比如州學教授孔武仲、歷城知縣施辨、供備李昭敘等等一大批人都是好兄弟。他在濟南所作的詩作中,有很多都是和這些朋友的次韻唱和、贈寄迎送之作,比如《次韻李昭敘供備燕別湖亭》《題徐正權秀才城西溪亭》《次韻徐正權謝示閔子廟記及惠紙》等。在宦居濟南三年多的時間中,蘇轍留下的詩文數以百計,據說他最常光顧的地方就是美麗的大明湖。

北宋神宗熙寧九年十二月,任密州知州已滿兩年的蘇軾接到了改至徐州的任命,在赴徐州上任的途中,蘇軾來到了濟南。8年之後,蘇軾又來到濟南。當他在長清真相院短暫停留時,得知該寺院住持法泰所建的十三層磚塔未有葬物,便想將其弟蘇轍所藏的釋迦舍利捐獻出來,為已過世的父母祈求「冥福」。法泰聽后當然是求之不得,第二年就赴京師找蘇軾拜請法舍利,並請蘇軾撰寫塔銘。蘇軾鄭重其事地寫下了《齊州長清縣真相院釋迦舍利塔銘》。

「濟南詩派」多才子

明代大詩人李攀龍早期罷官回到濟南,攢了一些盤纏,在鮑山和華不注之間築白雪樓,晚年一看還有餘錢,又築了新的白雪樓於大明湖百花洲中。李攀龍常在這裡與友人飲酒賦詩,與他交往的大多是不大得意的中下層知識分子。因為白雪樓建在四面環水的島上,且無橋可通,僅一小船往返其間,訪問的客人要先在岸上通報姓名才能進入。倘有官員來訪,一律不見。如果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李攀龍會親自撐船迎接。這樣一位文壇大家就隱居在大明湖畔,寫詩著文,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據說百花樓共有三層,底層為客廳,中層為書齋,上層嘛,是李攀龍愛妾蔡姬的閨房。蔡姬善於烹飪,最拿手的就是「蔥香饅頭」,傳說只有李攀龍的好友才能一飽口福。

在明代,「濟南詩派」已處於萌芽和發展中,詩人邊貢實為濟南詩派的開創者,李攀龍則為該詩派的繼承和發揚者。而殷士儋和許邦纔則與二人詩文唱和,一起為濟南詩派的發展奠定了基礎,故而有了「歷下四詩人「的美稱。這一詩派,以明代「歷下四詩人」為主幹,並在其周圍,會集了一大批優秀的詩人,如王象春、李開先、劉天民、邊習等等。粗略算來,明清兩代有近150人。

王士禎即景賦秋柳,蒲松齡在大明湖宴飲賦詠

清代詩人的朋友圈,大抵是以王士禎為中心。王士禎出生在一個世代官宦家庭,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官二代。23歲那年,王士禎遊歷濟南,邀請在濟南的文壇名士集會於大明湖水面亭上,即景賦秋柳詩四首,此詩傳開,大江南北一時和作者甚多,連顧炎武也由京抵濟,作《賦得秋柳》唱和。由於各地眾名家對《秋柳》詩的唱和,因此產生了享譽當時文壇的文社——「秋柳詩社」。

還有一位文人,他從年少至老幾乎每年都到濟南,到康熙47年,69歲的他還奔波濟南趕考,也是夠慘的,他就是蒲松齡。濟南是蒲松齡的第二故鄉,《蒲松齡詩文集》里有關濟南的題詠有數十篇之多,描繪了趵突騰空、佛山翠嶂、明湖輕舟、鵲華煙雲的無限風光。《聊齋志異》中的《鷹虎神》《偷桃》《公孫九娘》等等都是發生在濟南的故事。

康熙33年,蒲松齡也在濟南參加了一次名流線下活動。當時的山東布政使喻成龍仰慕他的才華,敦請赴郡,禮遇有加。當時正逢歷下亭重修竣工,官宦才子名流齊集大明湖宴飲賦詠,以示慶祝。蒲松齡作《重建古歷亭》七律一首,並寫了頌傳千古的文壇佳作《古歷亭賦》。

來源 : 濟南時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