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唐詩,像韋世豪一樣絕殺魯能,這就對了!

唐詩,像韋世豪一樣絕殺魯能,這就對了!

本周末國安同山東魯能的比賽對於一個國安球員來說一場特殊,他就是國安主力陣容中的U23球員唐詩。

唐詩出自魯能青訓,他和上輪幫助上海上港絕殺山東魯能的韋世豪一樣,都是魯能足校的球員。

但唐詩、韋世豪和魯能之間早就撕破臉,通過合同訴訟,唐詩與魯能之間已經沒有什麼關聯。

唐詩、韋世豪同魯能的爭端大約是在2014年左右的時候,唐詩和韋世豪都希望能夠出國踢球,於是唐詩、韋世豪與魯能就合同問題展開談判,最後更是對薄公堂。最終唐詩、韋世豪如願以償擺脫與魯能的糾紛,分別前往巴西博塔弗戈和葡萄牙博阿維斯塔。

當然,這是客觀描述的版本,而從魯能的角度來說,則有另一個版本。

魯能認為,是有黑經紀人在從中作梗,攛掇唐詩、韋世豪去歐洲踢球,然後洗白身份后再賣給中超球隊,從中牟利。

而從唐詩和韋世豪本人來說,他們則認為,自己與魯能之前只是簽了培訓合同,年滿18歲以後如果不簽署職業合同,那麼就算合同終止,魯能無權阻礙他們留洋發展。

這件糾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反正唐詩和韋世豪確實是魯能足校培養出來的,兩人最終也確實通過解除合同的方式才達成去國外踢球的願望,但實際上二人在國外混的並不怎麼樣,只是趕上了U23新政,才被「出口轉內銷」,不過兩人都是租借加盟國內球隊,韋世豪是上港,唐詩是國安。

站在魯能足校的角度來說,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球員,而且是該年齡段的尖子,馬上要到成年隊簽約了,卻合夥要撤離。魯能自然不能同意。在這件事情上,魯能一直都標榜自己是為足球青訓服務,唐詩和韋世豪的事情有損足球青訓體系。

但反過來說,如果魯能與球員之間的合同沒有問題,或者魯能能夠積極的將唐詩和韋世豪送往國外鍛煉,這個官司還會打起來么?

魯能向來標榜自己的青訓最牛,事實上,魯能足校出品的球員確實在中超14隻球隊里都有。可問題是,這些魯能足校的球員,卻鮮有能夠在國家隊立足的。

以前不久剛剛結束的隊同韓國、伊朗比賽的名單來看,僅有王永珀一人是魯能足校的球員。而且王永珀在國家隊中的位置也不穩固,他也是離開魯能以後才進入了里皮的法眼。

魯能標榜自己青訓先進,其實只是以數量取勝,魯能足校的球員確實大部分都能夠在中超、中甲站穩腳跟,但成為國家隊重要力量的球員卻少之又少。如果論質量來說,魯能足校的成材率還不如國安青訓,至少國安的梯隊里培養出了張稀哲、黃博文,更別說和徐根寶在崇明的東亞幫相提並論了。

所以,唐詩和韋世豪逃離魯能,也不能說全都是經紀人慫恿或者兩人「忘恩負義」,魯能足校培養出來的球員,絕大部分是年輕時候火爆,年齡越大越抽抽。各級國少隊、國青隊來自魯能足校的球員不在少數,甚至有時能佔據半壁江山,但是到了國家隊魯能足校出來的球員反而少得可憐。

其原因恐怕也跟唐詩、韋世豪離開魯能的初衷有很大的關係。也許,當年周海濱的年齡風波,也能解開我們的一絲疑惑。

魯能足校的模式是優是劣,在足球界其實存在著很大的爭議,過早的將小球員挖入足校,以足校的概念打破足球訓練年齡的規則,這是魯能足校最大的問題。唐詩和韋世豪的所謂「培訓合同」,嚴格意義上來說,其實與國際足聯對青少年職業足球訓練年齡的理論要求相背離。

所以,魯能也不要總揪著唐詩和韋世豪當年的事情不放。最起碼,兩個小將還再念魯能的好,這對於魯能足校這個存在於足球世界的「奇葩」來說,已經是很好的回報了。

韋世豪上輪絕殺魯能后沒有慶祝,他說是為了感恩。本輪,魯能又將面對唐詩,作為國安球迷,當然也希望唐詩也能夠「感恩」,同樣奉獻給魯能一記絕殺。

希望唐詩的絕殺能夠幫助國安戰勝魯能,更希望韋世豪和唐詩的先後絕殺,能夠告訴魯能他們青訓問題的所在:過早的讓低年齡段小朋友接受專業足球訓練,並不是能夠培養出優秀足球運動員的好方法。

所以,國安與魯能一戰,唐詩的發揮,除了決定兩支球隊的成績之外,還決定這能否為足球「足校」這個錯誤概念的糾偏。

唐詩,請放開手腳,去絕殺魯能吧。這麼做,你就對了!

歡迎關注作者的微信公眾號:北京主場(bjzhuchang)

北京主場,給你好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