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如果穿越回宋朝 你願意騎馬乘車還是坐轎子?

如果穿越回宋朝 你願意騎馬乘車還是坐轎子?

從前車也慢,馬也慢,什麼都很慢,見一個人要走好久,但是如果非要選的話?你會選擇哪種出行方式呢?

騎馬:有氣場,挺瀟洒

中原人騎馬,大約是從游牧民族那裡學來的。戰國時,趙武靈王要求百姓「胡服騎射」,以御強兵,可見中原寬衣博帶式的服裝並不適合騎馬,且騎乘主要見於戰場,不會作為日常的出行方式。

到了唐代,隨著胡服的流行和社會觀念的開放,騎馬的風氣一時大興。唐代朝廷儀制對馬車有極其繁複的規定,光是皇帝所乘的車,就有五種等級。這些車輿一般只在典禮上使用,但唐高宗不喜歡乘大車,每到典禮,往往只乘輕便的轎輦。到了唐玄宗那裡,乾脆連轎輦也棄而不用,直接騎著馬就去行禮。於是,騎馬變成了比乘車更流行的出行方式,朝中貴族紛紛騎馬出入長安城,連婦女也不例外。

唐代前期,婦女騎馬還得帶著「羃?(milí)」,近似於面紗,用來遮蔽面貌,不讓路人窺探。但自武周朝之後,風氣更為開放,婦人往往只帶帷帽便可策馬馳騁。天寶年間,受盡恩寵的虢國夫人更是不加任何冠飾,就坦然自若地騎馬游春。馬搖金轡,羅衣香淺,緩緩行過上林的似錦繁花,不知是何等明媚妍麗之景。

唐代畫家張萱的《虢國夫人游春圖》摹本,可以看到唐朝婦女騎馬出行的盛況。

然而,宋代重文輕武,再加上疆域南移,良馬愈少,騎馬風氣漸寢,鮮衣怒馬過長安的景象,終究也只能留在那個繁紅艷紫的盛唐了。

坐牛車:性價比高、還舒服

駿馬難得,以馬拉車總顯得奢侈。況且古代社會等級森嚴,馬車不是人人都能坐的,牛車就成了第二選擇。其實早在西漢時期,宮廷貴族就已經開始乘牛車出行了。唐代雖然盛行騎馬,但也乘牛車。楊貴妃姊妹就曾「為一犢車飾以金翠,間以珠玉,一車之費,不下數十萬貫」。這裡的「犢車」即是牛車,可見其地位並不低。

宋代,從宮廷命婦到平民百姓都坐牛車,所謂「雕車南陌碾香塵」,精緻細巧的車廂前未必是翩翩駿馬,更有可能是反應遲鈍的老牛。牛車聽起來雖然不夠高大上,速度也較馬車緩慢,但牛的負重較大,車廂可以造得寬闊些,行車也平穩,坐起來反倒比馬車更舒適。孟元老在《東京夢華錄》中記載:「命婦王宮士庶,通乘坐車子,如檐子樣制,亦可容六人,前後有小勾欄,底下軸貫兩挾朱輪,前出長轅,約七八尺,獨牛駕之,亦可假賃。」所以,宋代汴京街上來來往往的多是獨牛拉的廂車,足可容納六人,還能供租賃,可算是最早的「計程車」。

《清明上河圖》中的牛車

驢車:經濟實惠方便,堪比計程車

宋代租賃行業發達,不僅車可以租,驢也可以租。作為騎乘工具,其實驢比牛、馬更為實用。它速度比牛快,耐力又比馬好,價格便宜,便於飼養,各種崎嶇不平的道路都可以走,驢的性情也較馬溫順些,騎起來更安全。陸遊就時常租賃驢子出行,其《野興》詩中有一句「悶呼赤腳行沽酒,出遣蒼頭旋僦驢」,《劍門道中遇微雨》又有著名的那句「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說明驢在宋朝是極常見的代步工具。

宋代女子也騎驢,但開放程度不比唐朝,一般要戴上蓋頭或是「羃?」以遮蔽面容。就算這樣,騎驢終究也欠莊重,貴族婦女大多會乘轎子出行。

轎子:權貴擺闊首選

「轎子」是宋代才出現的稱謂,在唐代一般稱「輦」或「步輿」,因抬的方式不同,又分為「肩輿」和「腰輿」。顧名思義,「肩輿」就是由侍從扛在肩上行進,而「腰輿」則是侍從雙手下垂,提著把手,將轎子的高度降到腰間。步輿在唐朝是極尊貴的事物,只有皇家貴族才能乘坐。武則天游萬安山時,「以山徑危,欲御腰輿而上,以王慶諫而止」(《近事會元》)。可見就連皇帝也不能濫用步輿,否則有勞民傷財之嫌。

《清明上河圖》上的轎子

不過,宋代經濟繁榮,享樂之風愈熾,對於乘轎的禁令也漸漸放鬆。北宋初年,王安石還拒絕乘轎出行,認為這是極不人道的做法:「古之王公雖不道,未嘗敢以人代畜。」但到了哲宗時期,已經有富家大戶坐著四人大轎,大搖大擺地穿過汴京街市了。北宋後期,汴京還有專門出租轎子的店鋪,依路途遠近,價格從幾十到幾百文不等。

南宋遷都杭州,都城地面較為濕滑,不便騎馬,朝廷於是正式將乘轎合法化,允許官員乘轎上朝,民間也流行起了新娘出嫁乘花轎的習俗。此時,還出現了封閉的「暖轎」以及通風的「涼轎」,無論風吹雨打,都可施施然端坐其中,顧盼自如,只苦了抬轎之人,難怪朱熹要痛呼:「自南渡后至今,則無人不乘轎矣!」

《清明上河圖》上的結婚花轎

遊船:服務周到,附庸風雅

無論是車輿還是轎輦,都只適合短途出遊,若是長途旅行,最理想的交通工具則莫過於船,借著水流風力,可以實現「千里江陵一日還」,又能免去車馬兼程之苦。古代造船技術發展很快,到了唐代已十分成熟。《唐語林》卷八記載,大曆、貞元年間,有「俞大娘航船」,規模之大,簡直能自成一座城鎮,其中有街巷交錯,「居者養生、送死、婚嫁悉在其間」。

俞大娘航船

日常出行的航船沒有這麼龐大,但至少能在船上吟詩作對,烹茶煮酒,比起窩在車廂里終日顛簸,顯然要風雅得多。李白游三峽、下揚州,都是走的水路。春江漲綠,兩岸群山翻滾如波濤,佇立船頭,大唐的浮雲長日盡收筆端。要是沒有舟船,這世上該少了多少清辭麗句可供後人追思仰慕呢?

到了宋代,造船工藝愈發出神入化。宋徽宗遣使高麗,為了揚威,特地造了兩艘「神舟」,長達百米以上,光是水手就需要數百人。船隊起航之時,「巍如山嶽,浮動波上,錦帆鷁首,屈服蛟龍」,到達高麗時,更是「傾國聳觀,歡呼嘉嘆」,可以想見其規模之宏偉。

南宋時期,游西湖成了達官貴人們的新愛好,湖上的畫舫遊船亦盛極一時。有的形制精美,雕樑畫棟,極盡奢華之能事;有的輕便小巧,穿梭煙柳之間,自有一番情致。當時人們大多租船出遊,每到花朝節、清明節,租船生意亦十分興隆,價格比平時貴上不少,還得提前預定,才能租到合意的遊船。據說湖上遊船最多可達上百艘,兩岸亦是遊人如織,白堤、蘇堤上「幾無置足地」,其盛況想來不輸現在的黃金周。

到了四月,俗傳的釋迦牟尼生辰之時,城中寺廟佛事大盛,湖上也會有專門的「放生船」,讓善男信女們購買小魚小蝦,到西湖中放生。即便是冬天,富家大戶也不會閑著,時常會雇一艘「玩雪船」,劃到湖心去賞雪。租船行業興盛,相應的服務也周到完備。許多遊船上,筆墨紙硯、琴棋書畫一應俱全,有什麼額外需求,也可在租船時要求船家一併採買。船上時常備著飲食,還提供「外賣」服務,可以在岸上點了食物,讓人乘小舟送上船來。

南宋夏圭《西湖柳艇圖》中的遊船

明清時期,揚州瘦西湖聲名鵲起,湖上的遊船行業也較宋代更為成熟。除了一般的畫舫,還有專供女眷遊覽的「堂客船」,四面垂簾,內飾考究,連廁所都更精緻些。湖上時常游弋著「沙飛船」,滿載食材,有大廚常駐,為湖上遊客提供飲食,還有一些小船如「陳鬍子餅船」,專門兜售零食小吃。

此外還有「歌船」,為遊客表演清唱、鑼鼓、小曲、評話等節目。若是錢包夠鼓,大可在湖上宴飲玩樂數日,不必下船。此時,許多畫舫也有了名字,形成品牌,若是經名人題字,身價更高。如明代有一艘船名為「小秦王跳澗」,服役甚久,到了清代,已經破舊不堪,揚州八怪之一的李鱓戲題其名為「一搠一個洞」,居然也被做成牌匾掛在船上,實在令人忍俊不禁。

這麼多出行方式,有你喜歡的嗎?

(文/丁小穗 十五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