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宋清輝:馮小樹案利益輸送明顯 上市公司應擔責

宋清輝:馮小樹案利益輸送明顯 上市公司應擔責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法人》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A股最大的問題不是牛市熊市而是內幕消息和利益輸送。馮小樹案件中利益輸送很明顯。因此,除了問責馮小樹,上市公司亦難辭其咎,一定要承擔起法律責任。

發行審核機制如何既能從源頭上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又能有效防範可能產生的尋租空間,切斷利益輸送的鏈條,是發行制度改革要關注的主要問題

文 《法人》記者 趙青

隨著金融反腐持續深入推進,證監領域也重拳出擊,頻頻對證券市場違法案件做出處罰。

近日,證監會對外通報指出,前深圳證券交易所工作人員、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兼職委員馮小樹知法犯法,以他人名義在公司上市前突擊入股,上市后賣出股票獲取利益,證監會決定沒收馮小樹違法所得2.48億元,並頂格處以2.51億元罰款。同時,對馮小樹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證監會一則罰單,將證券市場灰色的發審腐敗再度撕開一角。現行的股票發審體系存在著一條巨大的IPO利益鏈和眾多尋租者。而這個潛規則,在行業內已經是可循的秘密。

發審亂象根源

公開信息顯示,現年52歲的馮小樹是浙江大學1987級管理工程碩士,曾任深交所發審監管部副總監、深交所上市推广部副總監和深交所中小板副總監(副處級),2005年至2007年擔任證監會第七屆和第八屆發審委兼職委員。

證監會在行政處罰中表示,馮小樹以岳母彭萍嫦的名義入股深圳世方聯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進而以深圳世方聯的名義持有、買賣「魚躍醫療」;以妻妹何玉梅的名義違法持有、買賣「三川股份」「寶萊特」。聯手薛榮年、江作良入股魚躍醫療獲利1.06億元,入股三川股份獲利金額3036.57萬元,入股寶萊特9265.29萬元,另有分紅退稅等收入,合計2.48億元。

事實上,在證券市場,像馮小樹這樣的違規行為,不是個例。在馮小樹之前,已有多位發審委委員落馬,包括溫京輝、鄧瑞祥、胡世輝等。

北京東衛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張世國在接受《法人》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資本市場的發審制度,應該辯證的分析和看待。發審制度是具有資本市場特色的制度,這一制度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為企業的IPO和資本市場的規範起到了「看門人」的作用,必須予以正面肯定。

「不可否認,發審制度確實存在一些問題,如當前暴露出來的發審委員馮小樹案件,以及之前的三個委員溫京輝、鄧瑞祥、胡世輝案件。這一系列案件的發生,值得我們去深刻反思發審制度,以便於找出其中的漏洞,並且去彌補它。但我們不能因噎廢食,就此否認發審制度的價值和作用。」 張世國說道。

他指出,證監會也認識到發審委本身存在的一些問題,在不斷強化監管政策的同時,按照依法行政、公開透明、集體決策、分工制衡的要求,也做了一些變革和探索,主要如規範和公開IPO的審核工作流程、提高工作的透明度、接受社會監督、規範發行程序等。

隨著資本市場的市場化程度的不斷提高,現有的發審制度並不能滿足眾多企業的IPO需求。在此情況下,國家層面正在研究新股發行體制改革,並適時推出註冊制。目前來看,在「註冊制」到來之前的一段時間內,發審制度還將繼續發揮積極的作用。相信隨著資本市場各項配套措施的逐漸健全、法治環境的日益完善,現行的發審制度會逐步退出歷史舞台。

北京國楓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雅靜在接受《法人》記者採訪時亦認為,IPO對於公司發展具有極大的促進作用,因此企業都希望能夠通過IPO提升公司競爭力,在本行業內站穩腳跟。IPO過程中涉及對於企業發行條件的具體判斷,這些條件無法全部用法律法規進行細化,很多實質判斷需要發審委員針對個案情況進行單一判斷,對於新興行業更是如此,發審委員需要一定的自由裁量權,這是腐敗產生的根源。

上市公司是否擔責

這些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規範甚至弄虛作假的現象屢屢發生,讓投資者遭受很多損失。面對弄虛作假,目前的監管多是警告或輕微罰款,既沒有勒令退市的斷然措施,也沒有從股權流通上對主要責任人給予嚴厲限制。

對此,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法人》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A股最大的問題不是牛市熊市而是內幕消息和利益輸送。馮小樹案件中利益輸送很明顯。因此,除了問責馮小樹,上市公司亦難辭其咎,一定要承擔起法律責任。

張世國分析說,在馮小樹等發審委官員涉及的內幕交易和賄賂案件中,發審委員只是「硬幣」的一面,除了對他們問責甚至移送司法機關處理,還應關注「硬幣」的另一面,即上市公司。

針對新股發行環節所涉及的違法違規行為,證監會一般會給予行政處罰,涉嫌刑事犯罪的,應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首先是行政責任,如對上市公司及其高管採取罰款、市場禁入、公開譴責、責令退市等行政處罰措施。據了解,上市過程中的違法違規行為,表現形式複雜多樣。以發行人財務造假為例,違規手法從設立空殼公司、通過資金循環虛構交易等傳統手法,開始向跨期調節收入和利潤、虛假沖抵應收賬款等更加隱蔽的方式演化。不同行業、不同商業模式的涉案企業,財務舞弊手法也呈現出不同的特點。

其次是刑事責任,主要涉及幾個罪名,如內幕交易、行賄、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等違法犯罪。在嚴懲違規違法者的同時,對於發審環節出現「問題」的上市公司,應該責令其退市,在刑事法意義上,上市公司屬於「毒樹之果」,其存在仍具有刑事違法性。

新股發行規則亟待完善

發行審核機制如何既能從源頭上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又能有效防範可能產生的尋租空間,切斷利益輸送的鏈條,是發行制度改革應該關注的主要問題。

「發審制度歷經多次改革,但滿意度有限,唯有廢除發審制度才是最好的改革。」宋清輝對《法人》記者表示,在退市制度日益完善的大環境下,推進發審制度改革的大旗都指向了註冊制,唯有大力推行註冊制,A股才有望完全市場化,類似的金融腐敗才可能被最終杜絕。取消發審委是必然趨勢,也是市場改革的必經階段。

在劉雅婧看來,沒有約束和監督的權力,一定會滋生腐敗。她談到,「應儘快建立一套發行核准與事後監督的約束機制。」資本市場的制度安排應該逐步從「政府主導型」向「市場主導型」方向轉變,增強市場約束機制提高市場運作的透明度,將定價過程更多地交由市場參與主體決定。由於資本市場是一個「新興加轉軌」的市場,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體系對推動市場的法制化、規範化尤為重要。另外,還需要更多的細則和規範性文件進一步理順資本市場的法律關係、健全資本市場運行機制。

張世國建議,推進發審制度改革,根據不同參與主體的不同定位,要做不同的努力。

首先,頂層設計方面,要轉變發行審核的理念和要求,強化「以信息披露為中心」的審核方針。證監會在《關於進一步推進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意見》中就明確提出:發行監管部門和發審委依法審核發行申請文件和信息披露內容的合法合規性,不對發行人的盈利能力和投資價值做出判斷。

其次,制定相應的配套制度,做好制度協同和相互銜接。任何一項制度的制定和完善都不是孤立的,發審制度決不是單兵作戰,應當為此制定一系列的配套制度,確保發審制度的完善和有效運行。同時,加大和完善處罰力度,該行政處罰的行政處罰,該追究刑事責任的移交司法處理。

再次,各方主體要各歸其位、各盡其責,確保並將發行審核的功能提前分解,細化責任,統一標準,進而逐步弱化發審的作用。

「發審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尚需時日,須要深化頂層設計,並為註冊制的實質性推進掃清障礙,最終目的還是為註冊制的真正到來做準備和鋪墊。讓真正的好企業、誠信企業脫穎而出,讓壞企業、失信企業寸步難行, 真正實現資本市場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功能。」張世國說道。原標題:馮小樹案背後的發審制變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