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貴陽共享單車:最後一公里的選擇

貴陽共享單車:最後一公里的選擇

現在,在街頭隨處可見騎著共享腳踏車的市民。

2月19日,網友拍下在花溪十里河灘被鎖的永安車行共享腳踏車。

花溪大學城貴州師範大學門口擺放著上百輛共享腳踏車,有的學生還騎著去上課。

目前貴陽的共享腳踏車有兩款,分別是綠色的快兔出行和黃色的永安車行。

下載「快兔出行」或是「永安車行」APP後進行掃碼就能租車。

1月,貴州首批共享腳踏車進駐貴陽。

對於地形並不平坦,有著山城之稱的貴陽來說,腳踏車這個交通工具和這個城市顯得有些違和。

陌生、觀望、嘗試……市民們還未完全認識共享腳踏車這個新鮮事物時,又一家共享腳踏車運營商進駐貴陽。

短短一個月,就有兩家共享腳踏車在貴陽搶灘登陸。從目前的發展態勢來看,政府層面有交通部的點贊和鼓勵,民間有諸如高瓴、華平、滴滴、騰訊等資本大鱷,以及一群重量級天使投資人的關注,註定還會有新的共享腳踏車品牌入駐。

最值得期待的是,當色彩繽紛的共享腳踏車以網紅的身份出現在街頭,市民的出行習慣能否如運營商期待的那樣,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兩輛腳踏車搶灘貴陽

在運營商看來,貴陽是適合腳踏車騎行的。

作為首家進駐貴州的運營商,快兔出行CEO邱林告訴貴州都市報衝鋒雞記者,單從地理條件上看,貴陽確實不是理想的發展共享腳踏車的地區,這也是快兔出行先期投放在觀山湖區的原因。

相對貴陽老城區,觀山湖區地勢平坦,而且作為一個較為年輕的新區,觀山湖區的經濟發展、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在貴州名列前茅。

單論基礎設施建設,於5年前開始修建,並逐步擴展的專用腳踏車道,為日常騎行提供了其他區縣不具備的基礎條件。

此外,觀山湖區有大量的來自全國各地的「貴漂」在這裡工作、生活,也許共享腳踏車這個新鮮事物,在這裡更易於得到嘗試和認同。

效果在投放之初就得以顯現。

正式運營的那個清晨,當分佈於觀山湖區的五千輛共享腳踏車出現在街頭,腳踏車上醒目地寫著「每小時一元」,懂的人拿出手機對著車上的二維碼掃一掃,會心一笑:共享腳踏車來了。

運營之後,人均25分鐘的騎行時間,給了邱林極大信心。

這一次,在《2016城市商業魅力》榜單中晉陞二線城市的貴陽,在共享腳踏車這個新鮮事物上終於跟一二線城市實現了同步發展。

不過,快兔出行並未打算就此偏安觀山湖一隅。「先入為主,佔山為王」這句老話,在共享腳踏車方面行不通。

就在快兔出行正在布局將投放區域發展到花溪,將投放量增加到兩萬輛時,「另一輛」腳踏車衝進了貴陽。

2月17日,一家叫永安行的共享腳踏車運營商,將首批五萬輛共享腳踏車,投放到了觀山湖區和花溪區的主要商圈、高校聚集區、公園和主要幹道。

不到一個月時間,兩家共享腳踏車運營商在貴陽這個連本地人都覺得「不適合騎腳踏車」的城市拉開了架勢。

誰是共享腳踏車的適用人群

百度地圖公布的用戶出行數據顯示,60%以上的出行在5公里以內。

運營商所指的最後一公里,只是一個概念。如果你屬於這60%,尤其是受困於「最後一到三公里的出行難」,那麼共享腳踏車會讓你非常受用。

導航軟體顯示,付歡的家距離他位於世紀城財富中心的公司有2.1公里,這是一個很尷尬的距離:開車的話,一天下來停車費就是三十多,公車難等還擠,打車不划算,走路又夠嗆。

於是付歡成為貴陽共享腳踏車的首批用戶。吃完早餐,打開手機上的共享腳踏車軟體,查找離自己最近的腳踏車,一般在家附近就能找到一輛,然後掃碼解鎖,騎到單位也就七八分鐘。下班回家的流程同樣如此。

「每天只要兩塊錢,還鍛煉了身體。」對付歡來說,共享腳踏車最大的便利就是完全不存在車被偷、難存放等煩惱。這樣的優點對於從事汽車代駕服務的司機來說非常受用。在貴陽,許多代駕司機不再需要騎著摺疊電助力腳踏車攬活。

在校園,共享腳踏車亦成為學生的出行新寵。在花溪大學城的教學樓、圖書館、學生宿舍、食堂、足球場等每個角落,都能看到共享腳踏車的身影。

學生們騎著車上下學,到鄰校串門……校園裡共享腳踏車的使用率不亞於交通狀況複雜的城區,以至於某個學生剛將車停好結賬,另一個學生就將車取走。

他們正是共享腳踏車的最大目標用戶:解決通勤人員「最後一公里」問題。

「很方便,不想騎了,找個公交站台停車走人。」關偉每天晚上都和朋友相約到觀山湖公園夜跑,從家到公園,10分鐘的騎行正好熱身。

在觀山湖、花溪等地,時常能見到騎著共享腳踏車的遊客,沿著湖濱、河灘慢行,短途騎行休閑觀光,也是部分用戶選擇共享腳踏車的原因。

不過,共享腳踏車在貴陽老城區的使用頻率明顯不如觀山湖區和花溪區。

「貴陽老城區對非機動車用戶並不友好。」採訪中,交通擁堵、道路起伏較大、沒有腳踏車道,這些都是市民不在老城區使用共享腳踏車的幾大原因。

短途能勝任,遠途需慎重

多次強調短途,是因為貴陽現有的共享腳踏車只適用於短途。

這是共享腳踏車的定位,對於超出這個需求的用戶,共享腳踏車並不適合他們。

在貴州都市報衝鋒雞記者對目前貴陽市場兩家運營商的腳踏車進行的測評中,兩家腳踏車各有優劣。

無論使用哪家運營商的腳踏車,都需要在手機上下載對方的軟體,用手機號碼、身份證號和姓名進行認證之後方能註冊成功。

註冊成功之後,需要通過微信、支付寶或銀聯卡等方式充值,作為押金和租車費用。

儘管收費都是每小時一元,但相比需要充值299元押金的快兔出行來說,永安行對芝麻信用分達到600分以上的用戶免收押金。

至於車輛外觀性能方面,快兔出行的腳踏車為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的綠色(下簡稱綠車),永安行的腳踏車則為黃色(下簡稱黃車),兩者均為腳踏車單座位,外觀、大小、重量相差不大。

為了避免已經租的車被別人騎走,兩款車都有鎖車功能,解鎖需要在軟體上點擊解鎖鍵來遠程解鎖。

值得一提的是,綠車配備有一個荷載五公斤的置物籃,更為人性化。

兩者性能則是各有千秋,綠車採用的是更適合在鋪設良好的路面上行駛的充氣細胎;黃車則是略寬的穩定性更好的空心胎。不過兩車均沒有配備變速器,導致即便是騎行在小區內略有起伏的小坡,都較為吃力,只適合平坦路面。

記者從世紀城到貴州日報社,經過9公里的騎行后,已經十分疲憊。

也許,作為定位為短途通勤的腳踏車,不應該將其減震、提速、爬坡、剎車等性能與專業腳踏車相比,更不適用於遠途、越野、競速等用途。

至少,在三公里左右的短途通勤,兩款車都能勝任,這才是共享腳踏車的職能。

從無到有已經實現,下一步就是從有到優。

「當前的兩款車有些廉價,期待運營商對腳踏車的升級,提供豐儉由人的產品。」有市民表示,希望運營商能針對貴陽的路況,「私人訂製」一款車,至少將單速車升級為爬坡提速更輕鬆的變速車。

在這樣的聲音下,共享腳踏車在貴陽的搶灘期,用戶對品牌黏性和忠誠度還在培訓中的情況下,運營商之間拼的就是更高檔、性價比更高的共享腳踏車來搶佔用戶。

畢竟,這是用戶體驗為王的時代。

好在腳踏車運營商亦明確表示:將針對貴陽的條件,對腳踏車進行升級換代,投放性能更好的山地車。

外來的腳踏車何處放

實際上,貴陽早在2013年就有了些和共享腳踏車有些類似的產品。由於需要實地辦卡、取車還車點較少、腳踏車數量少等原因,其使用率並不高。

彼時,觀山湖區的綠軸帶公共腳踏車慢行系統投入運營,在這個被認為是貴陽最適合騎行的地方,首期投入的100餘輛腳踏車就由於破壞和盜竊的原因,更換過半。

姓「公」的腳踏車都有人敢破壞、盜竊,由企業運營的腳踏車的境遇可想而知。

就在2月19日,有網友向本報反映,原本在花溪隨處可見的共享腳踏車,觸動了當地租車行的利益,憤怒的租車行老闆索性用鋼繩和鐵索,將大量共享腳踏車鎖住,不讓遊客租賃。

被鎖腳踏車隸屬的永安行確認了此事。記者在花溪十里河灘景區採訪時發現,當地租車行主要針對遊客出租腳踏車。共享腳踏車的出行讓遊客有了新的選擇,不需要用身份證作抵押,不需要回店面還車,且價格便宜,導致當地租車行生意一落千丈。

3月1日,當記者再次來到十里河灘時,共享腳踏車已經撤出該景區。

這並不是個例。2月26日,四川某景區停車場發生10多輛共享腳踏車被人縱火燒毀的刑事案件。經成都警方調查,犯罪嫌疑人為當地租車行老闆,因經營受影響而縱火。

此外,共享腳踏車遭到丟棄、損壞、盜竊的新聞也屢現,記者就多次見到座位遭到煙頭燙過,車身嚴重磨損,甚至二維碼被惡意刮花導致無法識別的車。

曾多次看到因隨意停放而歪倒在人行道上,成為影響行人通行障礙遭人踩踏的共享腳踏車。

也曾看到兩輛共享腳踏車被丟棄在北京西路中壩隧道口長達三日。

還曾見到有人為了自己使用方便,將車抬進電梯運回家,將共享腳踏車變成私家車。

……層出不窮的狀況,讓運營商十分苦惱。

快兔出行CEO邱林表示,諸如此類的行為牽扯了大量的運營精力和成本。尤其是用戶亂停車而導致腳踏車被城管部門收走的情況。

「你讓我停哪兒?城市裡給腳踏車專用的停車處實在太少。」當記者採訪一位正在亂停車的市民時,對方如是回應。

共享腳踏車,需要多方護航

除了用戶的自覺、運營商的引導管理之外,還需要政府部門的介入。

正如網約車發展初期,共享腳踏車領域難覓政府部門的身影。

正計劃入駐貴陽的某共享腳踏車品牌負責人告訴貴州都市報衝鋒雞記者,作為運營商,他們十分樂意配合政府制定促進共享腳踏車發展,推動綠色出行的政策。

「重慶能搞,貴陽也能搞,地理條件不是發展共享腳踏車的障礙。」這位負責人表示,貴陽的城市地形和重慶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多家共享腳踏車運營至今,其活躍用戶數並不亞於其他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已出台了全國首個共享腳踏車新規,明確界定了政府、企業及市民的責任和義務。

其中政府主要負責制定互聯網腳踏車行業發展政策引導和標準、規劃建設腳踏車配套基礎設施、對企業服務進行監督管理並依法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個人或企業進行處罰;企業主要負責提供腳踏車租賃服務、購買保險、處理乘客投訴、管理車輛 (包括車輛維保、停放秩序管理等),並對用戶行為進行約束等。

至於腳踏車使用者,要承擔車輛規範使用規範停放的義務,對違反腳踏車道路交通通行規定或違規停放腳踏車的行為,公安交警部門、城管部門等有關單位按職責依法進行處罰,並將其違法違規信息納入個人信用記錄。

再來看看我們的鄰居。

12月25日,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制定併發布了 《成都市中心城區公共區域非機動車停放區位技術導則》,將在中心城區各級城市道路人行道等公共區域,與相關部門統一設置供非機動車停放的區位。

3月3日,成都又出台了全國首個共享腳踏車發展試行意見,明確規定:蓄意破壞將依法查處。

昆明首個運用大數據技術的智能共享腳踏車停車點落地,可干預違停。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郭文聖將遞交一份提案,建議參照網約車管理辦法起草過程,由交通運輸部會同有關部門,牽頭制定 《共享腳踏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推動共享腳踏車健康有序發展。

共享腳踏車才進駐貴陽不到兩個月,共享汽車又來了。

作為共享腳踏車的運營商,快兔出行也在醞釀在貴陽投放共享汽車。

車型單一、取還車點分佈少、人證合一無法確保的漏洞、交通責任劃分問題……和共享腳踏車一樣,在記者的體驗中,共享汽車也存在亟待解決的問題。

但無論是共享腳踏車還是共享汽車,就像曾經的網約車一樣,無論對於政府、運營商還是普通市民來說,「不管你接不接受,承不承認,共享經濟時代已經來了。」

在這樣的業態下,一直倡導綠色出行,極力推崇公共交通,破解交通擁堵難題的貴陽政府部門會如何應對?

我們拭目以待。(文/記者 李易霖 圖/記者 楊興波)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2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