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商業 | 雙面尹方鳴玩轉AI機器人

商業 | 雙面尹方鳴玩轉AI機器人

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ROOBO)聯合創始人尹方鳴和他的智能機器人。攝影:姚堯

AI互聯網時代,尹方鳴要給全球AI機器人裝上「魂」。

文│本刊記者姚堯

自從自己的名字與AI(人工智慧)機器人掛上鉤,「家庭服務型機器人翹楚」、「『現象級』產品之父」等稱謂不脛而走,尹方鳴不以為然,只覺得比別人看得懂。

去年AI機器人火到無以復加。今年2月20日,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ROOBO)聯合創始人尹方鳴向《經濟信息》記者講述了自己從手機晶元、ROM系統,到App、應用分發,再到做遊戲聯運、智能硬體的經歷,及給全球機器人裝上操作系統——魂的理想。人都有兩面性,在他平靜外表下是顆不安分的心。

「碼農」做起機器人

尹方鳴眉清目秀,講話也是娓娓道來。穿梭於展廳陳列的各類機器人間,他說,人工智慧機器人大體可分為五類:工業機器人、飛行機器人、輪式機器人、商用服務機器人和家庭服務機器人。

在家庭服務機器人里,除了掃地機器人,其他品類的銷售量很低。尹方鳴指著一台機器人說,這個「布丁」上線僅12個月,就已售出10萬台。作為專為兒童設計的產品,它是個聊天機器人,能背兒歌、講故事,並和喜馬拉雅、優酷等互聯網服務商合作,屬於智能機器人。

尹方鳴說:「我們的產品特徵是人機交互、對話服務都實現了互聯網化。通過產品和用戶的交互訓練和不斷升級,使得系統越來越強,機器人的能力也越強。在家庭服務型機器人領域算得上行業第一。」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智能手機的天下,為何要做機器人?「可能因為我有顆躁動的心,總想看得更遠,從上學起就是如此。」尹方鳴說。

2002年,尹方鳴以優異的成績,從江西一所省重點高中考入了西北工業大學計算機系。那是PC機和門戶的時代,IBM、微軟、新浪、搜狐是身邊同學的夢想。但尹方鳴卻不以為然,他上學時的選擇也頗出人意料,首先是支教當老師,其次是到手機廠家工作。談起那段經歷,尹方鳴說,「支教是種有益的經歷,而What is the nest才是我想的,PC之後必然是手機。」

研究所畢業后,尹方鳴進入台灣聯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MTK)。作為全球知名IC設計廠商,其在無線通訊及數字多媒體等領域十分領先。在尹方鳴的記憶中,自己當時做的就是給公司生產的晶元做安卓版本的ROM,簡稱「碼農」。這為他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施展拳腳奠定了堅實基礎,更重要的是,無意間為他做智能機器人鋪了路。

據尹方鳴講:「就好比一部手機,你給它做好ROM,它就能打電話、拍照片、玩微信。所謂智能機器人,智能硬體,也是如此,你先做個能聽、能看、能動的機器人出來,剩下的就是也給他做個ROM、連上網,就智能了。」

尹方鳴有一種與其年齡不相符的沉穩,或稱為「格局」,總能將成就轉化為前行的動力。但智能機器人不同於手機,系統複雜,製造風險大。尹方鳴的自信與其曾三次打造互聯網「現象級」產品密不可分。

人工智慧系統包括下位機、上位機和中位機。其中下位機和中位機主要負責感測運動和管理,上位機才是人機交互、AI和雲服務。據尹方鳴介紹,機器人的發展路徑是從簡單到複雜,以一個機器人平台為核心,逐步從兒童機器人、寵物類機器人向人機教育類機器人,再向比較複雜的助理類機器人過渡。

在打造產品時尹方鳴不排斥外援。以寵物狗機器人 DOMGY 為例,它是2016年的德國紅點設計獎得主。2015 年4 月,ROOBO向生產這一產品的韓國團隊注資400 萬美元,成為戰略投資方。「我們已投資了十多家國內外在機器人機械運動方面在行的企業。」尹方鳴說。

設計解決了,最重要的還是完善語音對話系統,探索接入互聯網服務。而在系統和互聯網方面,尹方鳴是有把握的。

智能手機挑戰PC肇始於2009年。「隨著HTC、蘋果等智能手機的出現,我看到了機會,並開始在搜狐,開發手機軟體。」尹方鳴說。

「2009年從MTK出來后,我在搜狐帶領了一個大概幾十人的團隊做手機輸入法。」尹方鳴說。這就是廣為人知的搜狗手機輸入法。互聯網的本質是流量,而搜狗手機輸入法做到了幾億用戶,成了名符其實的現象級產品。

2012年,尹方鳴加盟奇虎360,負責創辦360手機助手事業部。只用了一年半,其用戶就超過了幾億,並成了奇虎360盈利的利器。「手機助手作為行業第一,搞遊戲聯運,一年僅流水就有幾十億元。」尹方鳴說。

「既然我能做到幾億用戶,別人也能。」尹方鳴不安分的心又開始躁動。而此時,一件事徹底改變了尹方鳴對智能硬體的看法。

2013年,Google為「保護系統安全」限制安卓系統手機用戶連接電腦,這在Wi-Fi並未普及的時代是個嚴重問題。尹方鳴提出一定要做個硬體,實現即插即用將寬頻網路變為Wi-Fi,並抽調5個技術人員去做,這才成就了360隨身Wi-Fi——一款現象級產品。

「若非這一次由安卓系統帶來的風波,我是不一定會考慮進入智能硬體領域的。」尹方鳴意味深長地說,「通過這事兒,我覺得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但這個操作系統的硬體肯定不是手機,會是人工智慧機器人嗎?」

「創業是打怪升級,每個階段都有要面對的問題。」尹方鳴說。

2017年初,人工智慧2.0計劃列入「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這意味著人工智慧2.0成為體現國家戰略意圖的重大科技項目。去年9月21日,ROOBO獲得1億美元A輪融資,成了人工智慧機器人領域最高一筆A輪融資。

無論國家戰略,抑或資本市場,青睞人工智慧是有原因的。在PC時代,Windows系統是最大的平台,創造了微軟千億帝國。雖然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有實力,但系統終究旁落他人。AI互聯網有人的機會。

供應鏈是人工智慧產品生產的關鍵。產業鏈完整,但卻不代表沒有問題。

尹方鳴說:「以布丁的開發為例,團隊有自己的供應鏈,研發、設計、生產、銷售等都自己做,可以降低成本,但布丁的開發依然一波三折,四次開模才獲成功。」

布丁要求兒童可以一隻手將其握住,不慎掉落也不傷人,這樣的初衷限制了其體型。這就難壞了製作團隊。「後來我們意識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其實最難。」尹方鳴說。

布丁在工廠開模時,有的模具根本無法生產成品,有的模具不耐用,是最後一次開模才成功。雖然幾經坎坷,但其銷量卻證明了設計思路是正確的。

尹方鳴說,在AI互聯網時代,互聯網巨頭必須佔領人工智慧演算法最高地,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智能機器人產品做好,利用優質的產業鏈生產能力,把AI機器人系統解決方案輸出到全球,這是企業的機會。

畢業不到十年取得如此成績。有人覺得尹方鳴運氣好,他不以為意,只認為自己比別人看得懂。他指著3D印表機說,「工作人員白天的想法晚上就能『打』出來,第二天就討論、完善。」這家公司給人一種感覺:他們正通過創意和實踐,滋養著一種改變世界的可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