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應該知道的職場潛規則

你應該知道的職場潛規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身處職場的你可能會感到處處不順心,不斷觸碰到了潛規則而不自知,升職沒你份,加薪沒有你,幹活最累卻總是出力不討好,更有甚者,一踏進公司的大門就開始頭疼,你或許是在職場中遭受了精神虐待。

法國精神分析學家瑪麗-弗朗斯﹒伊里戈揚在《冷暴力》一書中對職場中的精神虐待進行了非常詳盡的分析,讓我們逐漸認識到,原來職場中的很多行為是其實是精神虐待。

拒絕直接溝通

芒果是初入職場的小白,畢業於名牌大學,幸運地應聘到了一家大型房地產上市公司,被安排到了公司的項目部做文書工作。

部門的主管江瀾是一個近40歲精明能幹的女性,具有超強的工作能力,深得老闆的賞識。她雖然沒有華麗的文憑,但憑著她遊刃有餘的人際關係技巧以及公關能力,為公司拿下許多大的項目立下了汗馬功勞。

芒果長相乖巧漂亮,嘴甜手勤,得到了很多同事的好感,尤其是男同胞。中午總是有同事邀請她一起出去吃飯,或者有人會主動透露點公司的內幕,聊點八卦,初入職場的芒果很快適應了這樣的工作環境。

可不知怎麼了,自己的工作總是被主管江瀾指責,很小的錯誤都被她無限放大,甚至在部門會議上點名批評,一點也不給自己面子。芒果開始小心翼翼地工作,她收起了明媚的笑容,每份文件在發出時總要檢查一遍又一遍,生怕又被主管抓到把柄,要知道芒果的三個月試用期就快到了,是否能夠留在這家公司,決定權就在主管江瀾手上。

芒果鼓足勇氣叩響了主管的辦公室大門,她想主動向主管請教,工作中還需要怎麼改進,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如何將工作做得更好,結果主管輕描淡寫地說,你回去吧,我現在忙,沒功夫聽你的。好好做事!

芒果也嘗試在電話中跟主管說說自己的想法,但總是被她以太忙推脫,或者回頭有空再找她云云。芒果眼巴巴地等著她來找,可是再也沒有了下文。

芒果慢慢有點害怕去上班了,她不知道每天等待她的是什麼工作任務,完成了有錯又會被數落:你怎麼這麼沒腦子,這麼簡單的錯誤都會犯,虧你是名牌大學畢業的;沒有完成任務更是劈頭蓋臉地訓斥:怎麼這麼慢,公司不是養廢物的地方……

每當聽到這些芒果就頭皮發麻。她真想一走了之,可是想著這麼好的一份工作,工資也很誘人,忍忍過了試用期再想辦法調換部門。現在出去一來不一定找到比現在好的工作,二來自己沒有工作經驗,才幹了兩個月,新公司不知會怎麼看待自己。

不知怎的,芒果覺得同事們也對她沒有過去熱情了,別人看她的眼光也有些不自然。她真的很困惑,自己究竟哪裡出錯了呢?

正如《冷暴力》這本書中所說,拒絕對話是加重衝突、同時取得影響力的有效方法,根本是對對方的不屑,就當是空氣不存在,讓對方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對自己的無能自責,打擊對方的自信心。

女人的妒忌有時候是非常可怕的。一個年近40歲的單身女性,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自己沒有高學歷,有的就是在公司打拚的業績以及資歷,而一個小姑娘帶著華麗的光環出現在自己面前,秀著男朋友,那麼多男同事圍著她轉,這刺激了她的某個神經,所以這個女主管是看她哪裡都不順眼了,找茬也就在所難免了,內心想著,最好是讓她在自己面前自動消失。

孤 立

李軍在一家外貿企業工作,過去一年因為拿了國外幾個大單,業績突出,剛好部門主管調任其他地區任總經理,李軍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部門主管,從外面的辦公區搬到了主管專門的辦公室,工資也相應增加了。

過去李軍和同部門的兄弟們關係非常好,大家一起加班,一起出去吃飯喝酒,也算是很談得來。可是自從升為主管后,除了工作,沒人會主動到他的辦公室里來,有時中午忙地過了點也沒人叫他一起吃飯。

李軍很納悶,就想約幾個過去跟自己一起進公司的老同事去喝酒,大家一起聊聊。過去他們也有出現矛盾或者不愉快的時候,一般都是一喝泯恩仇。結果大家各種託詞,有的說家裡有事,有的說晚上要去上課,有的說要約會,總之沒有一個人有空。

漸漸的,李軍安排工作時遇到了一些阻力,同事們工作的熱情也在下降。上任后三個月總結,業績下滑了30%,老總有點不太滿意,也聽到一些風言風語,說李軍擺架子,與同事搞不好關係等等。

李軍現在感覺自己成了光桿司令,過去與自己一起奮鬥的兄弟不怎麼理他,他還不好說啥。業績上不去,老總那也很難交待,解釋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你管理不到位,水平不行。沒想到升職后帶來了如此多的煩惱。

當李軍被同事孤立起來后,他就成了聾子。職場內暗潛的消息他全然不知,他等於被封鎖,成為了一個信息孤島。工作安排不下去,同事拒不執行,他還不能向上級彙報,因為搞不定自己的的員工就是你的無能,結果自己忙的團團轉。

可以想象,在一家公司里被孤立會承受多大的壓力。李軍雖然業績突出,但欠缺管理能力,再加上差不多同一時期入職的夥伴們沒有提拔的機會,對他心懷妒意也就在所難免了。可能,有些人還巴不得看他笑話,甚至落井下石。

性 騷 擾

靜雯畢業孤身一人來到深圳,應聘到了一家科技公司做文職工作。面試她的公司副總成為了她的頂頭上司。副總就像父親一樣,會關心她是否安排好了住處,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還把自己一些不用的舊傢具送給靜雯。靜雯一個女孩子拿不動,副總就開車親自送到了她家樓下。

對於副總對自己的關心,靜雯心存感激。她從小父親就出門打工,跟父親的關係很冷淡,沒想到在他鄉遇到一位這麼好的長者,她覺得自己很幸運。

有一次下班后,副總在辦公室叫住了靜雯。他說有個客戶一會過來,叫靜雯一起陪客戶吃飯。那天客戶不知什麼原因爽約了,就變成了兩個人的燭光晚餐。副總喝了點酒,趁著酒勁向靜雯吐露自己婚姻的不幸,自己在面試時就喜歡上了她等等,然後就有意無意地把手放在了靜雯的大腿上。

靜雯一直是把副總當作父親一樣看待的,他這個動作著實讓她嚇了一跳,想著可能是醉了說胡話情緒失控,靜雯也就沒當一回事。

可是那晚以後,副總就有事沒事把靜雯叫到辦公室里,看她的眼神也不一樣了,有時還會動手動腳,時不時地還發一些黃段子,靜雯覺得特噁心,但又不知如何拒絕。她害怕惹怒了副總,丟了工作。

副總正是看到了靜雯的孤立無援,年輕缺乏社會經驗,在乎這份工作,沒有太多主見,身邊又沒有可商量的人,成為了他性騷擾的對象。即使事情敗露,副總也可以反咬一口,說是靜雯勾引他的,因為在職場年輕女孩為了上位利用色相也並不少見。

瑪麗-弗朗斯﹒伊里戈揚說,虐待行為若可帶來利潤,又不會製造麻煩,企業便往往裝作沒看見。比如性騷擾,靜雯處於弱勢地位,公司默許的可能是讓靜雯離開,這就為精神虐待創造了機會。

面對職場精神虐待,我們應該如何做,才能擺脫精神控制,捍衛自己的權利呢?《冷暴力》這本書出給出了以下幾條建議:

認識精神虐待

假如你覺得某個人或不止一人持續的敵意,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使你的尊嚴或心理受到傷害,這極可能是精神虐待。

記下任何形式的挑釁與攻擊

比如靜雯受到上司的性騷擾,可以保留兩個人的通話記錄、微信記錄,工作中的要挾等等。保留這些證據非常不容易,有時可以把發生的事情儘可能詳細的描述下來,並寫明當時的目擊證人等。

在公司內求助

一旦發現自己被精神虐待,可以在公司內部尋找懂得聆聽的人,或者同情自己的人,獲得支持。當然向人力資源部投訴也是可行的方法,不過人力資源部在處理類似的事情上未必會非常專業,而且也很難做到中立,也很難耗費大量的時間,去了解事情發生的全貌。

心理對抗

一個人必須心理健全才能保護自己。精神虐待者會置受虐者於非常不安的境地,比如害怕丟失工作,害怕被指責批評,這時可能需要從外部尋求心理支持,比如跟自己的家人溝通,與心理諮詢師工作以緩解壓力。

在心理建設方面,首先要盡量表現出自己不在意,對於施虐者的行為不回應,不接招,不參與施虐者的遊戲。同時讓自己保持戒備心,不要過度地捲入其中。反省施虐者傳遞來的信息,恢復獨立思考的能力,理智地看清事實。

在工作方面,盡量多確認,接收信息準確,實施時盡量不要出錯,以免落下把柄。

行動

如果無法擺脫精神虐待,你可能可以拿起法律武器去捍衛自己的尊嚴,或者利用輿論媒體的力量,還自己於公道。當然這樣做可能會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和精力,或許,你也可以選擇離開,這不是逃避,而是證明,你已有能力擺脫精神虐待了。

精神虐待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心理謀殺,這類現象其實比想象的更要普遍。遠離那些給你創造冷暴力的人,除非你已有足夠的力量對抗他的精神控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