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七七事變」真相——盧溝橋畔槍聲,引來烽煙四起

「七七事變」真相——盧溝橋畔槍聲,引來烽煙四起

盧溝橋位於北平西南十餘公里處、宛平縣城南端,是北平的重要門戶。它聯結平漢、北寧鐵路,具有重要的戰略位置。自1936年9月日軍強行侵佔丰台等地后,如果日軍再佔領盧溝橋,就會切斷平漢交通,扼住北平的咽喉。1937年5月以後,日本接連由國內運兵至平津擴充駐屯軍。6月,駐丰台的日軍在盧溝橋附近的軍事演習及挑釁活動日趨頻繁。形勢已經相當緊張,日軍使用武力侵略的企圖,已成彎弓待發之勢。

駐守盧溝橋和宛平城的守軍,是第29軍第37師第110旅第219團第3營。該營為加強營,有4個步兵連,輕、重迫擊炮各1連,重機槍1個連,共約1400餘人。統領該營的營長金振中,不滿30歲。團長吉星文,是抗日名將吉鴻昌的侄子,是年29歲。師長馮治安、旅長何基灃。雖然軍隊武器裝備和日本軍隊相比差了許多,但是廣大官兵充滿愛國主義精神,平時飯前睡前都要高呼「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的口號,激勵官兵誓死抗敵。目睹日軍多次挑釁的囂張氣焰,官兵早已義憤填膺。

為加強盧溝橋地區守備,駐軍以第11連配置於鐵路橋以東、以北回龍廟一帶,第12連配置於宛平城西南永定河沿岸,第9連配置於盧溝橋西端大王廟,重迫擊炮連置橋西,輕迫擊炮置城東門外,重機槍連置城內東北、西南部。從6月26日起,實行夜間特別警戒。

7月6日,日軍駐丰台的一個中隊,不顧天下大雨道路泥濘,以盧溝橋為假想攻擊目標進行演習。一隊日軍要求通過宛平城到長辛店演習,遭到駐軍拒絕。雙方相持10餘個小時后,日軍退回丰台。7日上午,日軍又在盧溝橋以北一帶地區進行演習。下午,清水節郎率一個中隊日軍至由丰台到盧溝橋以北1公里的龍王廟一帶,準備進行夜間演習。19點30分,日軍演習開始。22點40分,宛平城東北日軍演習方向響起一陣槍聲。

23點,幾名日軍到宛平城下,詭稱有一士兵失蹤,要求進城搜查。駐軍答道:「我方軍人正在睡覺,槍聲來自城外,非我軍發射。日軍在演習場中丟失士兵,與我無關。我們執行上級命令,半夜不能打開城門。」日軍在入城的要求被拒絕後,立即包圍了宛平城。實際上,那一名叫志村菊次郎的「失蹤」士兵,在點名后不到20分鐘即已歸隊。此時,日方從丰台調來的增援部隊正在向盧溝橋趕來。

23時40分,第29軍副軍長、北平市長秦德純接到日軍在盧溝橋附近演習並要求率隊進城檢查的報告,隨即答覆:「盧溝橋是領土,日本軍隊事前未得我方同意即在該地演習,已違背國際公法,妨害主權。走失士兵我方不能負責,日方更不得進城搜查,致起誤會。惟姑念兩國友誼,可等天亮后,令該地軍警代為尋覓,如查有日本士兵,即行送還。」

7月8日凌晨兩點,日方表示對的答覆不滿,強要派隊進城檢查,否則就要包圍宛平城。秦德純立即電告吉星文團長,嚴密戒備,準備應戰,並令其派人偵探丰台方面敵人動態。凌晨3時半,吉星文報告增援的日軍約一個營,帶著山炮4門及機關槍,正向盧溝橋趕來。8日拂曉約5點,日軍已在宛平城東面、東南面及東北面展開包圍之勢,並無理要求進城,駐軍嚴辭拒絕。於是,日軍開始炮轟宛平城,掩護其步兵前進。守軍忍無可忍,義憤填膺,奮起應戰。等敵人接近時,猛烈射擊,殲滅進攻盧溝橋敵軍100多人。廣大愛國官兵勇敢地擔負起了保衛國土的神聖職責。

事變發生后,秦德純立即打電話到廬山向蔣介石報告。蔣介石隨即電令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第29軍軍長宋哲元:「宛平城應固守勿退,並須全體動員,以備事態擴大。」第29軍軍部命令盧溝橋守軍:「確保盧溝橋和宛平城」,並提出「盧溝橋即爾等之墳墓,就與橋共存亡,不得後退」。旅長何基灃命令吉星文團:我軍守土有責,絕不退讓,放棄陣地,軍法從事。

盧溝橋抗戰的槍聲,進一步激起中華民族的義憤。全國人民同仇敵愾,不分前方後方,不分各行各業,爭取中華民族的獨立解放和基本的生存權力。共產黨動員全國同胞支援抗戰,認為「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全國的工人、農民、學生、商人、市民立即以前所未有的愛國熱情,「發揚抗戰的民氣」,投入了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正義之戰。

本文節選自《大江南北:抗日戰爭十四年全紀錄》,有刪減。圖片來自網路。

獨特視角、權威解讀

全景紀錄中華民族抗日戰爭十四年曆程

訂購電話:010-65369530

本書在各地新華書店、噹噹、京東、淘寶等平台均有售

讓閱讀更精彩

rmrbcbs

微信運營:010-65369463

訂購熱線:010-65369530

人民閱讀微信平台徵集

散文、小說、書評、詩歌等原創作品。

我們沒有稿酬,

只為大家提供展示交流的平台,

優秀作品有新書相贈。

投稿郵箱:renminyuedu@163.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