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能玩轉多元類型的女導演,是世間最難得一見的珍稀動物

能玩轉多元類型的女導演,是世間最難得一見的珍稀動物

文 |張琦

自從徐靜蕾的導演新作《綁架者》啟動宣傳以來,一個個話題便接踵而至,如月初時將發布會臨時取消然後現場打麻將的新聞就再次印證了老徐的特立獨行。

除了這些小花邊外,《綁架者》給觀眾的最大意外,應該是拍慣了小眾文藝電影與都市愛情片的老徐,兩年之後為我們帶來的竟是一部狠狠的動作片。

女導演拍動作片,確實挺吸引眼球。

關於電影本身的質量咱們先不談,此次的動作類型不失為徐靜蕾這位擁有持續創作力與業內影響力的女導演的一次新嘗試。

為此她直言不應以性別論導演,「我不覺得男導演就應該拍什麼電影,女導演就應該拍什麼電影。有的男導演的作品比我的還要溫婉,還要情感細膩,關鍵還是自己對什麼類型有興趣」。

老徐的一段話,點出了長久以來存在的一種認知偏見。那就是我們習慣性的以為女性導演難以駕馭一些類型化特徵鮮明的電影,就算拍了也拍不好,比如動作、戰爭、西部、犯罪、科幻等。

里芬斯塔爾與阿涅斯·瓦爾達

留名影史並至今具有影響力的女導演為數並不少,里芬斯塔爾、阿涅斯·瓦爾達、瑪格麗特·杜拉斯、凱瑟琳·布雷亞、簡·坎皮恩、唐書璇、許鞍華、河瀨直美、索非亞·科波拉等都是優秀的代表,但歸一歸類的話會發現她們大多是在藝術/文藝電影領域內進行實踐。

從腦子裡大致過一遍,多數觀眾也確實很難從觀影經驗中找出幾位能夠與上述電影類型相對應的女導演。

凱瑟琳·畢格羅

若真要舉例的話,卡神的前妻、連獲奧斯卡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的凱瑟琳·畢格羅或許是唯一一位在動作、戰爭片領域做出耀眼成績的當代女導演;來自香港的許鞍華堪稱華人世界成就最高的女導演,涉獵的電影類型極為廣泛,早年的她鋒芒畢露並在驚悚片、戰爭、武俠等多個類型上頗有建樹,也算是符合以上條件。

但對更多的女性導演來說,眾多的類型領域仍是她們基本無法涉足的相對禁區。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暫時的事實,或許也是一種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的全球現狀。今年年初時《好萊塢報道者》給出了一份針對1000多位導演的調研結果:過去10年,80%的女性導演只拍了一部電影

由此可見,就算在體系完善的美國電影界,女導演都是一個多麼難以持續的職業,所以再想參與到類型片製作中去更顯得遙不可及。

相比較而言,的女導演們似乎還沒有那麼慘,但與前文所述相似的是,目前創作活躍的許鞍華、張艾嘉、張婉婷、薛曉路、李玉、黃真真、金依萌等依然將主要精力放在傳統女性導演所擅長的情感領域。

所以對類型化發展本身就不健全的電影,特別是內地電影來說,能拍多元化的類型片的女導演簡直就是難得一見的珍稀動物。

也正因為此種尷尬,我們有必要對那些富有才華的、堅韌的,特別是敢於闖進男性強勢類型的女導演們再次做出簡單的推介。她們有的已退出歷史舞台,有的還奮戰在路上,但都已是電影史上抹不去的亮色。

王蘋導演與她的代表作品

具體到內地而言,被稱為「共和國首位女導演」的王蘋應該是第一位被當代大眾所認識的女性導演。依託八一電影製片廠,她所創作的《柳堡的故事》(1957)以剛柔並濟的風格藉助革命戰爭背景講述了細膩真摯的愛情故事,成為當時的一大突破。

其後《永不消逝的電波》(1958)繼續走革命+情感的路線,並以好看的諜戰片樣式贏得廣大觀眾的喜愛。王蘋的作品為當時又紅又專的戰爭題材增添了細膩動人之處,展現了女導演的獨特魅力,相信我們的父輩對她的電影至今都是記憶深刻的。

張暖忻、黃蜀芹

繼王蘋之後,電影長久以來未能再出現一位能夠駕馭類似題材的女導演,即使如女性導演輩出的第四代導演群體里的張暖忻、黃蜀芹、史蜀君、王好為等也獲得了業界的地位,但她們的作品仍多是非類型化定位。

倒是在備受爭議的80年代中後期娛樂片熱潮中,我們難得地看到了幾位女導演參與了新時期電影類型化的建立。

比如黃蜀芹拍了《跨國界行動》(1986)這樣的反恐動作片;

麥麗絲:「馬上動作片」開創者

《東歸英雄傳》,於承惠主演

蒙古族女導演麥麗絲與她的丈夫塞夫接連拍攝了《騎士風雲》(1990)、《東歸英雄傳》(1993)等將濃郁的民族特色與刺激的動作類型相結合的「馬上動作片」,給當年的觀眾帶來極大的視覺衝擊,成為武俠動作電影中少有的「巾幗英雄」。

李少紅《銀蛇謀殺案》

與麥麗絲相似,1988年李少紅破尺度的驚悚狂野之作《銀蛇謀殺案》同樣讓觀眾驚訝於女導演們在類型片領域的銳氣與膽識,該片的副導演則是另一位知名的女性電影人寧瀛。這位以寫實風的「北京三部曲」聞名的第五代女導演多年後也令人意外地與香港武指袁祥仁合拍了一部動作類型片《功夫俠》(2013),但試水失敗。

而李少紅在《銀蛇謀殺案》之後日趨回歸女性導演傳統的優勢地帶,直到2007年推出了由陳坤楊冪主演的商業驚悚片《門》,但也不復當年之勇。

擅長大格局歷史題材電視劇的胡玫也曾轉攻大銀幕拍攝史詩片《孔子》(2010),可惜也是失敗。

待她們這批老導演們漸漸隱退,就已到了徐靜蕾登場的時代。自從2010年轉入商業電影領域並連拍了《杜拉拉》《親密敵人》《有一個地方》三部現代都市愛情片后,老徐已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市場價值。

此次選用女性主角並定位動作類型的《綁架者》即將接受觀眾考驗,雖然戰果還未知,但她似乎對動作類型上了癮,下一部新片《一人之下》為漫改題材的超能力英雄片,雖然聽著讓人挺擔心的,但還是期待著她能做出自己的調調吧。

國際影壇方面,其實近兩年有很多知名或流行的電影都是由女導演執掌,只不過我們沒有去留心觀察,例如去年的《美國甜心》(安德里亞·阿諾德)、《成長邊緣》(凱莉·弗萊蒙·克雷格)以及兩部獲得高度讚譽的歐洲文藝佳作《將來的事》(米婭·漢森-洛夫)以及《托尼·厄德曼》(瑪倫·阿德),前者更拿下了柏林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

此外還包括《冰雪奇緣》(聯合導演珍妮弗·李),《五十度灰》(薩姆·泰勒·約翰遜)、《暮光之城》(凱瑟琳·哈德威克)、《舞出我人生》(安妮·弗萊徹)。女導演的創作力不容忽視,只不過容許她們發揮的機會太少。

總而言之,正因為女性導演的稀有,我更珍視她們的作品,關注著她們的創作。以性別來給女性導演的創作下一個提前判決書是不能讓人接受的,電影最終還是要靠本身的內容說話

同樣,我也不認為女性導演就只擅長拍文藝片,雖然性別的差異肯定會給創作帶來一定的影響,以及在當前的制度下女導演拍攝自己熟悉的女性題材是是合乎情理並易於發揮的事,但正如老徐所說的,很多男導演拍的片子比女性還要溫婉細膩,那麼反過來想,由女導演去拍那些男導演擅長的類型片又有何不可。

派蒂·傑金斯在《神奇女俠》片場

有嘗試總是好的,嘗試才有可能帶來變化,畢竟電影看了那麼多,觀眾都在饑渴地尋求新意,如果在科學合理的製片管理下,放開手讓女導演拍幾個類型片,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近期DC與漫威兩大巨頭均決定啟用女性導演拍攝《神奇女俠》(派蒂·傑金斯)與《驚奇隊長》(導演尚未定)這類強烈幻想性與動作性的超級英雄電影不正屬於此類嘗試嗎?真心希望女導演們的創作題材能夠越來越寬廣,為我們帶來更多新鮮精彩的作品。

視頻推薦 | 《奇愛博士講電影》更新啦,讓我們帶你走近曾創作《無間道》《竊聽風暴》《非凡人物》的香港著名電影人麥兆輝、潘耀明,一探警匪片激戰背後的導演美學。

推薦 | 「文慧園路三號」公號有償向各位電影達人約稿。詳情見:求賢。點擊「閱讀原文」,參加奇愛葛格4月7日晚9點為您帶來的知乎Live:這將是最好的一屆北影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