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問道流水下滑引發股價震蕩,還有哪些企業潛藏這一風險?

問道流水下滑引發股價震蕩,還有哪些企業潛藏這一風險?

8月15日,吉比特低開6.57%后股價一路下挫,迎來數個月來的首次跌停,報228.2元,當日盤中最低價也創下近7個月以來新低。之後雖有短暫回調但總體仍呈下行趨勢,截至8月24日早盤吉比特股價下跌趨勢仍未見好轉,股價已低至211.88元。

有觀點指出,吉比特股價下挫與14日晚間發布的年中報有關。根據該財報,雖然吉比特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7.2億元,同比增長25.24%;凈利潤2.99億元,同比增長2.13%,但第二季度的同比與環比均出現較大下滑。

伽馬數據認為,吉比特股價的下降可能有多方面的因素,業績下滑是主因。而與其他企業不同的是,由於吉比特收入結構單一,使得吉比特總體收入直接受其主力產品影響,在尚未有其他新品創造穩定收入的前提下,老產品收入的下滑誘發了市場對其更大的擔心。

股價暴跌:過於依賴單一IP的產品布局引發的連鎖反應

《問道手游》在2016年4月上市之後勢頭迅猛,在同年Q2取得了4.1億元的收入,成為了吉比特遊戲收入的重要來源。但根據伽馬數據的測算,僅僅一年之後,《問道手游》在2017年Q2的收入就降至3億元左右,成為了吉比特股價下跌的首要原因。

伽馬數據曾在《2017上市遊戲企業競爭力報告(A股)》中提到,收入結構單一已成為目前遊戲企業投資的重要風險之一。實際上,在《問道手游》最風光的2016年,其產品布局的隱患就已經有所顯現。根據《吉比特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提供的數據,2016年1-6月《問道手游》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71.39%,遠超端游《問道》的21.77%。過於依賴問道IP的產品線在《問道手游》收入大幅下滑之際顯得尤其脆弱,收入來源單一的問題暴露無遺。

在用戶數據方面,客戶端遊戲《問道》的新增用戶和活躍用戶在雙雙保持穩定增長的同時,付費用戶的數量卻出現了減少的趨勢。即便是實現了付費用戶增長的2015年,其數據相比2013年也是相差無幾,但活躍用戶數量卻要比2013年多出近千萬。活躍用戶上升的同時付費用戶卻在下降,這說明《問道》遊戲的貨幣化機制很有可能出現了問題。

(數據摘自伽馬數據《2017年1-3月遊戲產業報告》)

《問道手游》在國內市場取得了階段性成功,但吉比特的海外業務卻出現了萎縮的趨勢。2016年1-6月吉比特的海外收入僅為56.2萬元,遠低於2014年度的663.8萬元和2015年度的338.1萬元。在國產手游出海已成趨勢的今天,吉比特在海外市場的弱勢顯然會引發資本市場的關注及負面評價,如果現狀不能得到改觀的話,吉比特的估值有可能受到較大影響。

在財務方面,吉比特似乎也碰上了暗礁。在2016年1-6月公司資產減值損失金額為1956.92萬元,遠超2015年度的16.67萬元,這一資產減值損失主要為應收款項的壞賬而準備。同期公司應收款項已達到28148.42萬元,占流動資產總額的30%以上。龐大的應收款項已經給公司財務帶來了不小壓力,如果這部分款項中再出現壞賬的話,吉比特面臨的局面無疑將更加嚴峻。

《問道手游》會對吉比特未來業績產生不良影響嗎?

在此之前,伽馬數據曾對《問道手游》的收入情況進行了推算。根據伽馬數據對《問道手游》季度流水的統計,《問道手游》在2016年Q2,也就是上線當季度的流水最高,之後在總體上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從目前《問道手游》的流水情況來看,2017年Q3可能還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下降,但總體趨勢將趨於平穩。《問道手游》自上線后的15個月里,其在iOS暢銷榜上的排名相對穩定,雖然有所下降,但日暢銷榜排名大體維持在30名以內的位置。

伽馬數據曾在《2017年4-6月移動遊戲產業報告》中總結出一個規律:如果將首月保持在暢銷榜前二十名內的端游IP遊戲(下稱端游A)進行對比,能注意到端游A上線的前三個季度里,均保持排名上升或相對平穩的趨勢。而從上線后的第三個季度開始,此類遊戲均出現一定程度的排名下滑。觀察端游A第三季度之後的排名變化,會發現它們的排名下滑速度相對緩慢,並不會出現大幅度的排名下跌。這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說明,相對於其他遊戲,端游IP遊戲並不會出現斷崖式的收入下滑。

從《問道手游》的季度排名變化趨勢來看,它與端游A的變化趨勢相符,其排名變化相對穩定,不會出現大幅度的收入下滑。

註:Q1-Q12為產品上線后第1-12季度排名情況,排名參考伽馬數據(CNG)季度收入測算榜

吉比特顯然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並通過一系列的調整意欲豐富產品線。公司旗下的雷霆遊戲去年代理了《不思議迷宮》、《地下城堡2》等產品,吉比特還拿下了B站熱門二次元遊戲《碧藍航線》研發商勇仕網路20%的股權。這些舉措顯示吉比特希望擺脫對單款產品的依賴,走向多元化的發展道路。但效果如何,需要時間檢驗。

不只是吉比特 風險依舊廣泛存在

(數據統計:伽馬數據)

經過數年發展,國內手游市場在穩步擴大的同時競爭也日漸白熱化。在市場競爭的壓力之下,很多廠商都選擇集中資源主推少數精品。這種做法在增強了公司競爭力的同時,也帶來了產品線布局單一的隱患。那麼這些單款遊戲收入佔比接近或超過50%公司的未來走向如何,他們之中又有誰可能會陷入下一個困境呢?

1.天舟文化

天舟文化凈利潤大多來自於神奇時代這家旗下公司,目前神奇時代的收入主要依靠《忘仙》和《卧虎藏龍》兩款遊戲,根據伽馬數據的統計這兩款遊戲在公司的收入中約佔比79%。此外,神奇時代已經連續三年凈利潤未出現大幅度增長。

天舟文化擬收購的初見科技的收入也主要依賴《亂轟三國志》、《聖劍契約》,在2017年前四個月這兩款遊戲收入佔比超過80%。可見,即使天舟文化成功收購初見科技,對於公司嚴重依賴少數產品的現狀依然難有改變。目前來看,《忘仙》和《卧虎藏龍》在暢銷榜的排名均在500名開外。如果不能儘快找到新的增長點,天舟文化很有可能在未來遭遇收入滑坡。

2.暢遊

暢遊的情況比較特殊。就去年的數據來看,暢遊的網路遊戲收入2016年Q4為9500萬美元,2017年Q1為8500萬美元,同比、環比都出現下降趨勢,應該說這並不是多麼出色的成績。然而在《經典版天龍手游》在2017年Q2上線后,暢遊網路遊戲收入增長至1.22億美元,同比增長23%,環比增長43%。連騰訊都在Q2財報中點名提到以《經典版天龍手游》為代表的新遊戲拉動了收入增長。

對於沉寂已久的暢遊來說,這當然值得振奮。暢遊也在財報中稱,其網路遊戲同比和環比增長主要來自於《經典版天龍手游》。作為一款上線不久的端游IP手游,《經典版天龍手游》能夠在一定時間內保持穩定增長。不過由於目前暢遊過於依賴單一產品,在該產品的市場熱度下降后,很有可能會出現類似2016年Q4和2017年Q1的網路遊戲收入下滑。

伽馬數據會陸續對一些存在風險的企業進行深度分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