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 名聞海內 威震天下 劉邦贊他國士無雙 卻被呂后斬於鍾室

他 名聞海內 威震天下 劉邦贊他國士無雙 卻被呂后斬於鍾室

蕭何(前257年-前193年),漢高祖劉邦的丞相。劉邦死後,他輔佐漢惠帝。惠帝二年(前193年)七月辛未去世,謚號「文終侯」。

蕭何不愧是一位優秀的HR,正是由於他發現和推薦的韓信,使得大漢公司在發展中抓住了歷史機遇,從而一躍成就了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最偉大的朝代之一。

韓信終於有了自己施展才能的舞台,歷史證明,大漢選擇了韓信是正確的。劉邦在蕭何的極力推薦下,讓韓信擔任了兵馬大將軍,相當於現在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如果在一個集團公司里,相當於享受副總經理待遇的市場銷售總監。

大秦公司的破產迫在眉睫,之前由秦吞併的七個分公司事實上早己經獨立核算,現在大楚和大漢兩家分公司都在發展,其餘的分公司也急於被招安,其中大部分還是願意受項羽的領導,現在的形勢其實己經是劉邦與項羽兩家公司的競爭了。

要想統一全國,大楚公司是一定要消滅的,而離大漢最近的趙國是項羽的分公司之一,也是劉邦的第一個壁壘。劉邦心想: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吧,讓韓信去解決趙國。

這是韓信上任后的第一筆大單團購業務,以前的零售小單尚未顯示他的才能,所以自然不能作砸了。不僅不能作砸,還要花費最少的促銷費用取得最大的業績。

韓信只要了三萬人,去攻打趙國的二十萬兵馬。人數比對方少近十倍,還要千里迢迢的跑到對方的地盤上開展業務,連對手都笑話他。

趙國有個叫李左車的給老闆建議:趁對方立足未穩,糧草未足,立即包圍先頭部隊,截斷韓信退路,使他「前不得斗,退不得還」,不用十天,就可將韓信人頭砍下。

但趙國的老闆成安君在上學時多讀了幾年書,很看不慣這些雕蟲小技:「我們堂堂的大公司,搞什麼斷其糧草、抄其後路啊?傳出去我可丟不起那人,要打,就面對面的拉陣勢干一仗!」

其實不僅對手瞧不上,就連韓信自己的人也在背後嘲笑:「這個韓總監,竟然說明天早上去趙國的食堂會餐?腦子進水了吧!」

韓信沒有和手下的人計較,畢竟從一個倉庫保管直接提升到市場總監,底下的人不服也是意料之中。

他先派了小股部隊來到趙國城下搖旗吶喊,趙國的士兵一看都樂了:「這不是一群傻子嗎?」於是打開城門出來迎戰,不幾回合,韓信的士兵扭頭就跑。趙國的士兵這剛到興頭上,怎麼可能放他們跑,就一轟的跑去追。

韓信的兵把旗子扔得滿地都是,根據趙國當時的績效政策,凡得到敵方一竿旗都有重獎。於是趙國的士兵無心去追了,紛紛滿地找旗。

而韓信的另一股士兵起從側面繞去,趁城門大開之時上了城頭,把趙國的旗幟全部換成漢旗。外場的啦啦隊則大喊:「漢軍己經佔領全城了!」趙國士兵扭頭一看,可了不得了,整個城頭在迎風搖曳的全部是漢旗,都以為老巢被拿下,不敢往回跑了。

於是韓信輕而易舉的用三萬人解決了趙國的二十萬人,這一戰,韓信展現了他非凡的軍事才能,也從此奠定了他在老闆心中的地位。從此以後,劉邦對韓信是要錢給錢、要人給人,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段奕宏在《楚漢傳奇》中扮演的韓

韓信(約公元前231年-前196年),漢族,淮陰(原江蘇省淮陰縣,今淮安市淮陰區)人,西漢開國功臣,歷史上傑出軍事家,兵家四聖之一,同時也是軍事思想「兵權謀家」代表人物,被後人奉為「兵仙」、「神帥」。

韓信也不負眾望,一路所向披靡,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韓信開始逐步的犯下了職業經理人常犯的錯誤——得意忘形。

功勞再大,能力再強,也是一個打工仔,這一點如果被忘在腦門后了,不僅會犯錯誤,而且容易丟掉性命。這也正是許多職業經理人逃不掉避不開的宿命,悲乎?憐乎?

韓信開始有點翹尾巴了,自以為公司里的大項業務和大客戶都是他運作來的,對老闆免不了有點卻而不恭。

下一個目標是齊國,韓信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齊國的老闆也知道撐不下去了,主動發郵件給劉邦求和。

劉邦一想:不花一分錢,白得一個分公司,何樂而不為?於是就派了一個叫酈食其的大秘書去談齊公司法定代表人過戶的事。

韓信聽說了這件事後,就把兵停了:老闆自己談的客戶,不去管他了。但韓信手下有一個叫蒯通的行政助理覺得事情不對,就對韓信說:「前幾天老闆讓你進攻齊國吧?」

韓信說:「yes!」

「那現在老闆有沒有讓你停止進攻呢?」

「No!但是前幾天老闆的QQ微博裡面寫到,他馬上就要和齊國談判了啊?」

蒯通說:「韓總,我們跟著您是指望能吃香的喝辣的,老闆是在QQ空間里寫的東西,你可以當沒看見啊?你又不是天天上QQ!」

蒯通掰著手指說:「我們們辛辛苦苦又搞活動又發海報,一共才搞了五十個小城,而酈食其僅憑一個舌頭,就可以談下齊國的七十個城市。難道我們堂堂一個市場部竟不如一個行政秘書?」

韓信一聽:可也是,不管了,打他娘的!

司馬遷·《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信引兵東,未渡平原,聞漢王使酈食其已說下齊,韓信欲止。

范陽辯士蒯通說信曰:「將軍受詔擊齊,而漢獨發間使下齊,寧有詔止將軍乎?何以得毋行也!且酈生一士,伏軾掉三寸之舌,下齊七十餘城,將軍將數萬眾,歲餘乃下趙五十餘,為將數歲,反不如一豎儒之功乎?」

就這樣,本來挺好的一個大單,讓韓信一搞,雙方又損了不少人財物,花了四年才把齊國搞定。

《史記》沒有記載劉邦對這件事的反應,不過可以想象得到,劉邦一定像活吞了蒼蠅般噁心。

這件事情如何解決是最佳方案就不必說了,肯定不花錢的買賣最合算,僅就明知老闆意思卻又故意反其道以行之,就不可能不在老闆的心裡埋下怨恨的種子。但這個時候,劉邦還捨不得開除韓信,畢竟還是在創業期間。所以他們的雇傭關係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如果在以後的日子裡,韓信能見好就收,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可歷史的真實記載讓我們發現,韓信嘗到了甜頭,似乎看到了自己在老闆心中的「力度」,便一發不可收拾。

張震在《王的盛宴》中扮演的韓信

終於搞定了齊,韓信搬進了原來齊老闆的辦公室。這個時候,劉邦也帶了一隊人馬,被項羽團團圍困在滎陽,幾次打電話來,催韓信把齊公司的事收拾好以後趕緊過來解圍。但是韓信卻派了一個小秘書去見老闆,並帶來了他的親筆信:「老闆,齊公司的員工狡猾多變,不服從管理,您看是不是把我封為齊公司的代理總經理,以便於加強管理?

這裡都圍得吃不上飯了,天天指望著韓信派兵來解圍,他卻派了個人來要官!這事輪到哪個老闆還能坐得住?劉邦當時就火了:「混蛋!」

坐在一邊的秘書長張良和辦公室主任陳平嚇得趕緊拉了老闆一下,悄悄說:「現在我們圍在這裡,他想當官就讓他當唄,你能拿他怎麼辦?」

劉邦不愧是當老闆的材料,當著韓信秘書的面,接著罵:「真是個混蛋!男人出來混社會,要當就當真的總經理嘛,當假的有什麼意思?混蛋!」

接著就讓韓信的秘書把齊公司的公章帶回去了,封韓信做了齊公司總經理。但是這次劉邦的心裡一定比吃了活蒼蠅更噁心:「行,你敲老子的竹杠!」

劉邦的想法是推測的,《史記》只是說「乃遣張良往立信為齊王,征其兵擊楚。

這件事情是韓信最得意的時候犯下的又一錯誤,在老闆最困難的時候,卻只想著自己的好處。作為一名職業經理人,要麼死心蹋地的跟著老闆混,要麼趾高氣揚的離開。拿著老闆發的工資,卻和老闆嘰嘰歪歪的算小帳,幾乎沒有好下場的。

等到天下太平,大漢公司統一全國了,韓信也閑了下來。可想而知,老闆會怎麼對他。

韓信終於還是按捺不住想造反了!老闆娘正等著他犯錯誤收拾他呢,於是連向劉邦請示都沒有,直接把韓信給處理掉了。

劉邦出差回來,聽說韓信被老婆開除了,於是「且喜且憐之——以上就是劉邦對韓信之死態度的由來。

司馬遷在《史記》中,認為「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已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其意深矣!

其實至到今天,何嘗不是。在職場中,謙虛謹慎一點、低調一點兒,不要急於表白自己的功勞,踏踏實實把老闆伺候好方是處事之本。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