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監會連發七道金牌 信託業首先中槍

銀監會連發七道金牌 信託業首先中槍

近年來,信託行業發展迅速。從資產規模看,信託業管理的資產規模僅次於銀行業,已然成為第二大金融子行業。

根據信託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全國68家信託公司管理的信託資產規模達20.22萬億元;從服務實體經濟看,60%以上的信託資金都投入了實體經濟領域,為實體經濟的發展貢獻了很大力量。但3月底4月初以來,銀監會連下七道「金牌」,強監管風暴正席捲整個金融業,信託業也面臨空前壓力。

信託通道業務受阻

3月28日下發的《關於開展銀行業「違法、違規、違章」行為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45號文)、3月29日下發的《關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46號文)、4月7日,銀監會公開發布《關於提升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指導意見》(4號文)、4月10日下發的《關於集中開展銀行業市場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5號文)和《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6號文)、4月11日下發的《關於開展銀行業「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53號文)、4月12日,發布《關於切實彌補監管短板提升監管效能的通知》(7號文).

七道「金牌」看上去和信託業並無關係,但短期來看,房地產信託業務、信政合作業務都會受到限制,尤其是對銀行系信託公司影響巨大。

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銀監會的監管文件對信託業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因為文件限制同業的往來。」

事實上,「53號文」對同業業務、理財業務、信託業務的檢查可謂相當嚴厲。同業存單被重點監管,同時給予指標硬約束。其中信託業務部分,分為信託公司內部或信託公司之間的不當交易,與銀行之間的不當交易,與其他資管機構之間的不當交易,與非金融機構之間的不當交易四大部分。涉及內容包括,信託公司是否變相開展「非標資金池」業務;是否存在以固有資金直接或間接接盤信託風險資產,但風險揭示和撥備計提不足;是否委託第三方非金融機構推介信託產品等問題。

一位信託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同業業務很多都是通道類的,這塊業務現在確實比較難做了。4號文對信託業的打擊很大,就是信託作為納稅主體,關係到稅收轉嫁的問題,要麼轉嫁給融資方,要麼給投資者,但不管轉嫁給哪一方,都會增加成本,不利於信託業務的開展。目前監管部門也已經入駐我們公司進行現場檢查了。」

與此同時,近年來,票據市場亂象不斷,風險頻發。一位信託人士向記者稱:「銀行通過信託出表的需求很大,一些違規業務通過信託或者資管第三方,把這塊資產及負債轉出來,然後根據他們的計算口徑,不計入表內了。」

為杜絕此類風險事件的發生,銀監會「46號文」對信託同業業務進行了更為細緻的規定。如「監管套利」方面,是否存在通過各類資管計劃違規轉讓等方式實現不良資產非潔凈出表或虛假出表;是否存在通過藉助信託等通道方,設立定向資管計劃等模式,規避資本充足指標等。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6年年末,信託業資管規模達20.22萬億,其中單一資金信託佔比50.07%,為10.12萬億。未來信託公司通道業務增長將受到嚴重製約。通道受限后,未來信託業的增長前景也頗令業內人士擔憂。

上述業內人士向記者說道:「信託公司也在積極尋求轉型,比如平安信託在家族信託、慈善信託、民事信託等方面業務的開展,還有一些信託公司也在發展資本市場的產品,比如私募股權產品、海外資產產品等這種複雜類的,不同於傳統的通道型和固定收益型的產品。」

金融和房地產類信託料降溫

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集合信託成立規模近4000億元,同比增長近兩成;成立數量近2000款,同比增長四分之一。但其中金融類信託募集資金規模增長了近1.5倍,佔比高達三分之一,一季度的漲幅幾乎完全依賴於金融類信託的迅猛增長。

2016年11月以來,資金通過信託渠道大舉入市。去年12月成立的證券類信託產品,其募集資金量環比大幅增長145.92%。從上市公司陸續披露的2016年年報來看,去年四季度信託資金持股數量大幅增加,信託資金主要扎堆增持非銀金融、房地產、交通運輸和電子等行業板塊。

但在資產荒延續的經濟下行周期中,信託轉型的成效還未有明顯改善,一系列監管文件的落地也將使金融類信託降溫。

與此同時,近兩年來,房地產市場火爆,資金需求也較大,信託參與積極。數據顯示,一季度房地產信託總成立規模為385億元,其中3月份的成立規模為197億元,高出1月份和2月份相加之和,房地產信託融資回升趨勢明顯。

但業內人士也提醒道:「要注意非核心城市的調控風險以及銀根收緊風險。」

銀監會6號文,直接與信託相關的條文包括:「重點關注地產信託業務增量較大、佔比較高的信託公司」;「創新風險防控手段,發揮好信託業保障基金的作用」。

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集合信託產品平均收益率為6.39%,相較於去年同期的7.65%,下降了1.26個百分點。

「剛性兌付」制約信託回歸本源?

對於未來信託業的路該怎麼走,業內人士均表示應加強主動管理能力,強化投資功能,回歸信託本源。

而在回歸信託本源的過程中,「剛性兌付」無疑對信託業發展造成極大制衡。所謂「剛性兌付」,就是信託產品到期后,信託公司必須分配給投資者本金以及收益,當信託計劃出現不能如期兌付或兌付困難時,信託公司需要兜底處理。

事實上,信託業在初期其實有明確的剛性兌付指向,只在房地產信託、政府融資類信託等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以及銀信合作理財產品中被執行,證券投資類信託並不受此約束。

近年來,監管層開始轉變監管思路,一方面允許信託公司暴露風險,另一方面在投資者中普及「買者自負」的風險理念。

「融資強、投資弱」的失衡格局一直伴隨信託。若「剛性兌付」不復存在,將導致投資者不敢購買信託產品,這對信託業發展也勢必造成沉重打擊。

此前,中泰信託就因一紙債權轉讓公告讓已拖延兌付超9個月的項目曝光。

一位信託人士也向記者表示:「雖然法律條文並未對剛性兌付提出要求,出於對投資者的保護等方面的因素,目前整個行業還沒有人會去打破剛性兌付,但是這個情況什麼時候會『被動』發生,也不好說,要打破剛性兌付,一定需要包括監管層、信託公司人員配置、相關法律法規及市場環境的完善等。」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