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與喜歡的人一起讀 | 狄金森: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

與喜歡的人一起讀 | 狄金森: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

與喜歡的人一起讀

岩子主持

靈魂,一旦選定自己的伴侶

心門,不再開啟;

她神聖的抉擇

堅不可破。

不為之所動,縱使豪華車輦停在

她低陋的門前;

不為之所動,即便皇尊駕到跪在

她腳下的門墊。

我知道,她選擇了一個

自眾生芸芸的王國;

鎖定了關注的閥門,從此

心若磐石。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艾米莉·狄金森(1830-1886),美國傳奇女詩人,出生於馬薩諸塞州阿默斯特一個信奉歸正基督教(加爾文教派)的鄉紳之家。祖父是阿默斯特學院的創始人,父親亦為知名律師,同時擔任著該學院的財務主管。狄金森有一兄一妹,自幼接受傳統文化的教育和熏陶。四歲起(1834年)她便開始入校就讀。十七歲時(1847年)被送進一所正統而保守,離家十英里之外的女子學院讀書。在那裡她天資凸顯,引人注目。但因體弱多病、抑鬱想家等緣故,一年之後中途輟學回到了阿默斯特。此後,她離群索居、終身未嫁,直至去世也未曾去過其它地方。令人捉摸不已頗費猜想的是,這種幾近幽閉的修女式存在,並沒有讓她心如死灰,想象力枯竭。相反,她以驚人的創造力給後世留下了大約一千八百首不同凡響、震攝心靈,有關人生、自然、愛情、靈魂、永恆等等的思考和詠嘆。然而,她的這些詩作在有生之年未能獲得青睞,匿名發表了只有10首。1886年艾米莉·狄金森去世之後,她的聲名也隨之她被發現的詩歌遠揚四海,經久不衰到如今。人們發現,愈是走進她的內心世界,愈是感到她獨一無二的偉大和迷人。

有關《靈魂》一詩翻譯的對話

傅鏗:個人謬見,ample nation 翻成「富饒的精神王國」有待商榷。直譯:「我知道, 她從人口繁多的王國中僅選了一位」。

岩子:謝謝傅鏗君指教。看到英語專家們都把這一句翻譯成了人口眾多的國家,可我根據自己的直覺和上下文,怎麼也勉強不到這個意義上去。

小心起見,我去請教詞典,ample一詞在大牛津里有如下三點基本涵義:

1.enoughor more than enough

2.largeand accommodatingy

3.amplus(Latin): large,abundant

—— 一個「富足的」或「地大物博的」國度,詩人在此指的會是什麼呢?從上下文來看,她一、不為豪華車輦——金錢所動;二、不為皇帝——地位所動;三、她用靈魂選擇伴侶。由此而推,這個ample nation只能/一定是她的精神世界,或心靈朋友,她從中選擇了一個。不得不承認,「精神」兩字的添加得夠大膽、夠異想天開的。倘若不要它,只保留「富饒的王國」或「富饒的國度」呢?

zleooo 「心若磐石」—— 高手,因是共鳴!但因是共鳴,不好說三道四!結果,還是多嘴:轉化為「富饒的精神王國」,更覺浪漫。(原詩作於1862年。雖終生未嫁,在她內心,也許早已名花有主了。)

關於To her divine Majority – 和Present no more -- 兩句,各種譯文也有所不同。

又如吳鈞陶:

把門一關—

不再露面—

再如蒲龍:

對她那神聖的多數——

從此再不露面——

岩子:見識了,學習了。我在想,什麼是「On her divine majority」——神聖的大多數?讀它時,不知怎的聯想起英國上下議院、美國參眾議院及其選舉制度。選擇總是一種力量的對比,有所權衡。一但被大多數投了票,就是法定的總統或國家首腦。故而,此處的「大多數」竊以為應理解為「決定」或「選擇」。又因為狄金森筆下的選擇是靈魂的選擇,一種傾心的、愛的選擇。故此,它又是神聖的選擇。 個人謬見,不對之處,還請zleooo多多指正。

zleooo深究 divine Majority,精神可嘉。再查看一遍,發覺漏引的吳鈞陶譯文,居然是:

「然後——對她的神聖的去世者——

把門一關——」

這大概是辭書惹的禍。先看搭配的動詞:

obtrude on 和 present to

修改前後有所不同,前者較接近你譯的意思。後者呢,不見誰?

d.m.在這裡是否可理解為「眾多尊貴的求婚者/來者」呢?好像又跟第二段重複了。的確需要推敲推敲。現在,我明白什麼叫「求甚解」了。

岩子:即便如此,zleooo,前後也並非矛盾,其主旋律未變,竊以為。從上下文不難看出,詩人有許多追求者,既有錢、亦有地位,且一個個尊貴不凡。然而,她的心已有主,有了自己死心塌地的歸屬。「死心塌地」,一個我開始想用卻轉念未用的成詞。她將所有的「大多數」拒之於門外,他們甭想得到她的絲毫禮遇。筆至此處,我反倒覺得,那divine Majority——神聖的/尊貴不凡的大多數,簡直有些貶值的意味了。To her divine Majority -- Present no more,較之另一版本中的 obtrude on ——-只不過換了一個微調而已。翻譯的時候,稍作調整即是。



南村:實際上這首詩是很好理解的,我認為。寫出了這個世界上執著追求自己的精神家園,安淡於自己的精神家園的人的心聲。比如岩子,比如zleooo …… ,因為這樣的人少數,所以,那其餘的人自然絕對優勢,多數了。On her divine majority-- Obtrude no more--,他們在上下議院(你的聯想我認為很貼近作者的思考,這個majority極有可能就是這樣選用而暗含這樣的意思的)中也好,在這個社會中也好,都是多數。因為是多數,故而「神聖」了。但「我」對他們毫無興趣
——只受著自己的society ——家園。

岩子:最近幾天,正巧家裡來了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親戚。我把狄金森的這首詩給了他,主要針對我們討論的兩句。對他來說,這首詩真的沒有什麼不好理解的。但要說明的是,也是他自己的說明——他不是詩人。然而,叫我興奮不已的是,我們的理解「不約而同」:對該詩的第3句,即On her divine majority,是對第1句的強調重複,即她的選擇。對第3句,即 I've known her from anample nation 一句的理解:我知道,她從許許多多的靈魂中選擇了一個。

南村:I've known her from an ample nation,這裡「我」出現了。它說:我知曉她,從這個芸芸眾生的世界(從這個偌大的世界)。注意「from」,是從這個ample nation 我know her 。her是什麼?是誰?承接上文,自然是the soul。soul是「我」know的對象,而是非an ample nation。 當然,可以理解后意譯,但我認為這裡Dickinson並沒有談及自己的精神家園(王國)是否富饒。所以南村不能虛偽贊同岩子在這個上面的翻譯。

岩子:「芸芸眾生」,多麼好的一個詞兒——就是它,英雄所見略同也!恨不得——直白的理解就是這樣——直接譯成:她選擇了一個/自芸芸眾生的王國。不過,請南風朋友細細讀來,我這裡的「精神王國」指的不是她,不是靈魂「自己的」「精神家園」,而是一個生活著芸芸靈魂/多個靈魂的王國。所以「富饒」。而「她」,從中選擇了一個。

南村:像Dickinson這樣心靈傾訴的詩人對這個社會自然是沒有用的。她們永遠是少數,是不被注意,而也心甘情願不被注意的少數。生前的寂寂是註定的。幸運的是她們死後竟然被挖掘了出來。不知還有多少這樣的精神追求者被埋沒著呢?大概生前那些編輯們也對Dickinson 說,這些詩都是「蒼白的自我的囈語」,沒有現實的社會意義。可是,難道人最應該懂得的不是自己的心靈?最應該回歸而自守的不是心靈的家園? 如果人類不是因為丟失了自己的心,這個世界應該單純乾淨得多。

岩子:謝謝南村的深度理解,同感極了。狄金森這樣的靈魂是少數,心甘情願不被注意的靈魂則少之又少。我們為她們的「埋沒」而扼腕疼惜,甚至憤憤不平。也許她們自己並非像我們這樣在乎她們那般在乎自己。高貴的靈魂,寧願孤獨,也不肯隨波逐流。對她們來說,「而那些沒有靈魂的人,則是多餘的」,正如前不久,在風璇子那裡讀到的一首小詩中結尾的兩句。

✲ 岩子✲

原名趙岩,出生遼寧,祖籍山東,現居德國。曾任大學教師。鳳凰詩社歐洲總社社長。國內外已出版譯著或合集十餘部,其中有唐詩德譯《輕聽花落》。先後有詩作發表於《歐華導報》《新大陸》《世界詩人》《詩歌月刊》《詩刊》以及《台灣南華報》等海內外報刊雜誌。《今夜,月沒來》入選《雙年詩經——當代詩歌導讀暨當代詩歌獲獎作品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