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兩位清代大員在酒桌上拼酒卻把陪酒的灌死了

兩位清代大員在酒桌上拼酒卻把陪酒的灌死了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李金鍚

自從杜康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發現剩飯可以變成酒之後,中華文化便留下了酒所帶來的不可磨滅的印記。在源遠流長的酒文化里,喝酒成為流淌於民族血液中的一種習慣。

但酒精容易讓人麻痹,影響身體機能。自古以來,有多少因酒闖出的禍事,但至今人們仍然在酒桌上樂此不疲。在清朝嘉慶年間,就有一件喝酒釀成的悲劇:一對朋友慶祝高升,卻把陪酒的給灌死了。

一、松筠其人

在乾隆朝,能員幹吏並不少,只不過很多都被和珅、劉羅鍋、紀曉嵐的光芒掩蓋了。松筠就是其中一位,蒙古正藍旗出身的他並沒有像別人那樣考取功名,而是直接成為了一名翻譯。

在古代,翻譯是個競爭力極小的職業。松筠憑藉翻譯才能進入軍機處當上了秘書,又因為表現出色被皇帝賞識升為戶部員外郎,不久變成了禮部侍郎。

乾隆五十年,俄清兩國再度交惡,松筠作為全權大臣處理邊境爭端,歷時七年,平息兩國糾紛,獲得乾隆的讚揚。由此仕途一路亨通,升任內務府大臣、軍機大臣。

這個時候,繞不過的和珅就出現了。乾隆五十九年,西南邊境不穩,其實就是和珅爪牙想通過動亂掙點外快。此事很快被松筠平息,卻觸犯到了和珅的利益,兩人因此交惡,松筠被迫外調西藏。

二、酒桌之上

到了嘉慶朝,和珅倒台,之前與和珅不對付的官員全部獲得了提拔和重用。松筠開啟了自己的人生第二春,並於嘉慶十六年出任兩廣總督。

歷經數十載,翻譯生員出身的松筠終於坐上了地方大員的位置,他的心裡難免有些亢奮,用什麼才能完美表達自己目前的心情呢?當然是美酒了。自從領到了吏部的任命文件,在赴任的途中,他幾乎每天都在昏天黑地的狀態中度過。

這天,松筠路過江西省的吉安府,那裡的知府正是自己的舊交。且不說老友路過轄區,單隻這上官過境,招待、孝敬一樣都不能少,再說自己將來陞官還要仰仗朋友。所以松筠剛剛到達吉安府地界,就被知府請去喝酒。

到了酒桌之上,兩人也不客氣,推杯換盞、觥籌交錯。松筠覺得氛圍太過清冷,便開玩笑地對著朋友說道:「老兄,你這偌大的地盤之內就沒有一個能喝的?」知府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大手一揮,馬上命令侍從找幾個能喝的來陪酒。

那個侍從也是盡職盡責,很快從當地駐軍之中尋來一個副將,他悄聲對知府說道:「他的酒量倒是很大,只不過是個副將,上桌陪酒是否合適?」

知府哪裡還管那些,只要能喝就行。

於是這個副將拼盡全力陪著二位大人喝酒,三人一杯一杯地干,氣氛熱烈、酣暢淋漓。幾人一直喝到醉不能起身、舌不能直伸才作罷。這頓酒讓松筠非常高興,副將也得到了知府的誇獎。

第二天一早,吉安府起了大風。知府趕到松筠住處說:「今天大風,路上一定很辛苦,不如多留幾日,待天氣好轉了再走。」還沒有徹底清醒的松筠又被酒蟲勾饞了,兩人一合計,不如現在接著喝。於是知府命侍從把昨天陪酒的副將找來。

就在兩人準備酒菜的時候,侍從慌慌張張地跑來,說昨晚那個副將回家之後就全身癱瘓,今天早晨已經死了。得知一頓酒喝死了一個軍官,松筠再也不顧天降大風,趕忙離開吉安府上任去了。而知府則留在當地為善後工作忙前跑后。

三、最後的最後

這件事對松筠和吉安知府的烏紗帽絲毫沒有影響,只可惜那個為了恭維上司的年輕軍官,成為枉死鬼。

不過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天數」,在兩廣總督的任上,松筠麻煩不斷,先是惹惱了皇帝被革去一切官職降為都統,接著老年喪子。皇帝看他實在可憐,封其為盛京將軍,結果松筠竟然將官職印綬給弄丟了,因而被降成山海關副都統。

松筠正在趕赴山海關上任的途中,之前判的錯案被翻出來,還沒有到任就再被降職。

道光當政后,松筠被短暫提拔了一段時間。由於私下刪改翻譯公文,再被降職。實在經不起折騰的松筠上書請求告老還鄉,竟然還被皇帝怒斥。

雖然松筠最後的動蕩遭遇未必和吉安府的那頓酒有什麼聯繫,可是枉死者的可憐無處訴說,這也從側面告誡世人,酒桌上的一時逞能之後難受的還是自己。常言道:「酒要少吃,事要多知。」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