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丑書」是「俗書」的天敵

「丑書」是「俗書」的天敵

沃興華/書法院研究員,上海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

在古代的藝術理論中,「妍」和「丑」常常以並舉的形式出現,文論如此,畫論如此,書論尤其如此。

例如宋代歐陽修的《集古錄》說:「所謂法帖者……逸筆餘興,淋漓揮灑,或妍或丑,百態橫生……使人驟見驚艷,徐而視之,其意態愈無窮盡。」

元代馬致遠讚歎張玉喦的草書說:「千般醜惡十分媚,惡如山鬼拔枯樹,媚似楊妃按《羽衣》。」

在這些論述中,「丑」和「妍」是兩種相反相成的審美內容,「丑」相當於陽剛之美,「妍」相當於陰柔之美。

沃興華作品

到了今天,人們在研究藝術時,往往引用西方現代美學,將「妍」等同於優美,將「丑」等同於崇高之美,或者叫壯美,並且對它們的表現形式以及審美感受作了深入闡述。

李澤厚先生在《關於崇高與滑稽》一文中認為,優美的表現形式為光滑、精細、柔軟、均衡;崇高之美的表現形式為粗糙、巨大、瘦硬等。

優美的對象給人的感受比較和諧、優雅和平靜;崇高之美的對象給人的感受則常常更為激烈、震蕩,帶著更多的衝突、鬥爭的心理特徵。

「妍」和「丑」雖然風格不同,但都是審美對象,歷代書法家在創作時會想方設法地去加以表現,有時偏重「妍」,有時偏重「丑」。因時而異,各擅勝場。

然而當一種風格的追求走到極端時,也就是被大家普遍接受,在視覺經驗中認為它和諧、優雅和平靜,奉為優美的典範而競相效仿時,往往會陳陳相因,內涵越來越空洞,形式越來越簡單,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從通俗走向庸俗,成為「俗書」。

於是就有藝術家出來,用一種新的風格進行反撥,挽狂瀾於既倒。這種風格「帶著更多的衝突、鬥爭的心理特徵」,一般都表現為「丑」的審美特徵,如拙樸、怪奇、獷野、跌宕、雄肆等。它們超出了「俗書」者褊狹的視覺經驗,開始時往往不被接受,遭到各種指責和詆毀。

沃興華作品

「反者道之動」,正因為代表了生、代表了力,所以會在各種批評指責中逐漸完善,最後被大家理解和接受,在視覺經驗中成為一種新的和諧、優雅和平靜,成為新的經典,然後又被大家模仿,逐漸走向程式化、走向僵化,成為新的「俗書」,催生出新一輪的「丑書」。

書法藝術的發展就是這樣,在「妍」與「丑」的輪替中不斷地擴展和豐富自己的內涵。

舉一個例子,「二王」書風盛行於唐代,到宋初刻《淳化閣帖》,一半是「二王」作品,大家都奉為圭臬,規規模擬,書風日益妍媚、萎靡,走向濫俗,黃庭堅因此批評說:「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婦梳妝,百種點綴,終無烈婦態也。」

於是在蘇軾、黃庭堅和米芾的帶領下,掀起了一場以「丑」為美的創新運動。

蘇軾說「石文而丑」、「丑石寒松未易親」,米芾也崇拜丑石,他們在書法審美上主張「守駿莫如跛」「璧美何妨橢」(蘇軾),「凡書要拙多於巧」(黃庭堅)。他們在創作上強調「意造」,也就是個性化的變形。

蘇軾書法的特點是左低右高的結體,寬扁的造型,偏側的用筆,大小錯落的章法;

蘇軾《寒食帖》局部

黃庭堅書法的特點是鋸齒般起伏跌宕的點畫,長線與短點的組合,內緊外松的結體;

黃庭堅《松風閣詩帖》局部

米芾書法的特點是七歪八斜的造型,彎彎曲曲的線條,或粗或細反差強烈的點畫。

米芾《苕溪詩帖》局部

這些寫法在今人眼中已成為經典,見怪不怪了。如果設想一下,回到宋代,舉目書壇,不是「二王」便是唐法,猛然看到如此怪異的書風,誰都會大吃一驚的。

如果說「二王」是在自然書寫的基礎上追求美的表現,那麼宋代創新書風則完全拋棄了自然書寫,無論點畫、結體還是章法都處處有心機,處處有表現,宋代創新書風與「二王」書風區別之大,遠勝於今天創新書風與傳統書風的區別,因此一開始就受到「俗書」派的猛烈批評,這些批評的文獻記載後來因為革新書風成了經典而歸於湮滅,但我們還是可以從僅存的片言隻語中,想見當時爭辯的激烈。

蘇軾所說「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顯然是一種反擊:我的書法是「意造」的,點畫是隨意的,你們用不著以各種教條來吹求。

黃庭堅為此一而再、再而三地為蘇軾辯護:「今俗子喜譏評東坡」,「士大夫多譏東坡用筆不合古法」,「或雲東坡作戈多成病筆,又腕著而筆卧,故左秀而右枯。此又見其管中窺豹,不識大體,殊不知西施捧心而顰,雖其病處,乃自成妍」。

宋人曾敏行的《獨醒雜誌》記載,蘇軾與黃庭堅論書,互相謔稱「石壓蛤蟆」和「死蛇掛樹」,其實也是輿論的反映。

宋代創新書風以「丑書」反「俗書」,煞住了「二王」書風的繼續滑坡,將書法藝術推進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傅山作品

再舉一個例子,清代碑學是對帖學「俗書」的反撥,也是在被妖魔化的詆毀中艱苦探索,一步步走向成熟,最後將書法藝術從「山重水複疑無路」的困境中帶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當時傅山在《霜紅龕集》中提倡著名的「四寧四毋」:「寧拙毋巧,寧丑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直率毋安排」。所謂的巧、媚、輕滑和安排就是帖學末流走向程式化以後「俗書」的毛病,所強調的拙、丑、支離和直率都是碑學書風的基本特徵,每一條都是以「丑」為美,每一條都是針對帖學「俗書」的反撥。

綜觀書法藝術的發展歷史,任何一次從「妍」到「俗」走向衰退時,都會經過以「丑」為美的變革而浴火重生。「丑書」是「俗書」的天敵,而且又是「俗書」的剋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