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責難到你為止,苦難到誰為止?

責難到你為止,苦難到誰為止?

對蔡當局而言,施政似乎就像發表演說一樣簡單,任何艱難、障礙都可以用華麗的詞藻輕巧跨過。但當人們看多了蠻橫決策,那些浮誇的文字也會失去魔力,露出其空泛本質。

就如蔡英文在公教年改「修法」后發表的演說,感謝公教人員扮演「中流砥柱」,聲稱任何代價她將一肩扛起,「所有責難到我為止」。這些,句句都是空話,看不出負責之意。

只需看民進黨團昨天硬闖「前瞻條例」的強悍態勢,民眾即不難理解:除了蔡英文的意志和顏面,這個黨對於台灣的長遠規劃沒有太多想法,對台灣的財政沒有太多珍惜,對經濟的發展沒有太多關注,對人民的智慧更沒有太多尊重。

他們有的,是自恃「議會」過半的傲慢,是敵我分明的藍綠之見,是沙場決戰的一勝之快,是「當局要做、不容民間質疑」的蠻橫。

在這種情況下,不難想見人們很快就能聽到蔡英文的演說,暢談她「前瞻」及「建設」美好台灣的願景。當然,如果民眾喜歡溫馨、動聽的演說,蔡辦可以源源不絕地供應,那裡有全套人馬不分日夜地為蔡英文撰寫講稿,供百姓取暖。

但是,如果你對政治人物的語言有點過濾能力,或者知道演說和施政是截然不同的事,那你應該聽出蔡英文的文青腔不僅太過做作,也太過抄襲。包括那句抄自馬英九講詞的「所有責難到我為止」,從蔡英文口中說出時,真的有實質意義嗎?

之所以必須把「年改」和「前瞻」放在一起看,是因為唯有透過更多元的政策對照,才看得出主政者是否一貫而信實。對台灣而言,公教年金改革,固可視為一件艱難的工程;但對蔡當局而言,這其實只是一次「無痛分娩」,甚至是一場「快意恩仇」,因為它根本不在乎軍公教人員的感受。也因此,在最後一刻,還放任民進黨團對公教加碼兩次冷槍。這種心態,也完全不把公教士氣消沉及導致消費緊縮的衝擊列入考慮;如此不計後果,卻說「任何代價我一肩扛起」,不嫌輕薄嗎?

公教年改的結果,對退休或在職者而言,未來所能領取的年金皆近乎折半;如此一來,勢必對許多人的生計造成影響。如果當局財政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公教人員當然必須含淚接受;但如果這是因為政黨輪替,新當局揮刀腰斬年金以整肅異己,除了當局背信,這豈非形同強奪民產?何況,以蔡英文之成長背景,信口說出「沒有人會因改革而無法生活」,只怕失之淺薄。別人生活的辛苦,你能體會嗎,有放在心上嗎?

再說,當局一手以「財務吃緊」為由大砍公教年金,但另一手卻如天女散花般,立刻撒出新台幣八千八百億元包山包海的「前瞻建設」。這種矛盾的作法,不像一個在意財政健全、收支平衡的當局作為。最諷刺的是,蔡英文在演說中感謝公教人員在「最困難的時候」共體時艱,扮演「中流砥柱」;但是,當局卻在那裡隨手花大錢、搞小建設,旨在選舉綁樁。難道說,「時艱」是專供人民「共體」之用,當局只要蹺著二郎腿呼喝即可?

許多民眾對公教年改表示支持,那是因為實際的衝擊尚未顯現;而且,勞工年金改革尚未正式登場。一旦勞工的年改方案端出,當千萬勞工都將比照公教年金「繳多領少」時,屆時大家才能領略蔡當局分而治之的「高明」。因為,當局利用背信省下巨額支出,又輕鬆博得「改革」令名,政治算計之精明,令人咋舌。除此之外,什麼人、什麼職業將是年改的贏家,我們卻看不出來?

以「執政黨」強闖前瞻的傲慢,以一例一休政策的固執,以兩岸關係的硬拗和狡辯,外界實看不出蔡英文對於她的決策會有什麼反省或愧疚之心。「責難到我為止」完全是空話一句,請問,民眾為錯誤決策所承受的苦難,卻將到誰為止?

本文原載於台灣《聯合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