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校園遇見古迹——西安校園考古調查

當校園遇見古迹——西安校園考古調查

陝西師範大學雁塔校區內的天壇遺址(圜丘遺址)。

西北大學太白校區圖書館與學生公寓七八號樓之間的一片草坪,常常能看到考古系教授陳洪海的身影。今天看來,草坪上僅餘一座涼亭顯示著這個區域曾經的身份——唐代實際寺遺址。但在陳教授眼中,蔓草青青,掩藏著時光的秘密。

草坪下的秘密

實際寺,名字今人聽來陌生,卻與唐高僧鑒真有著深厚的淵源。

「唐長安城108寺,實際寺是格外重要的一個寺院。鑒真大和尚就是在實際寺受具足戒。」陳洪海說,「受具足戒,對於僧人等於是拿到了研究所學歷。鑒真來實際寺之前就是一位高僧了,來實際寺深造后,學問得到了進一步提高,後來去日本弘揚佛教,成為日本佛教幾位重要的高僧之一。」

在實際寺之前,這個寺院曾被稱為溫國寺。唐人韋述《兩京新記》記載:「朱雀街西第二街,北當皇城南面之含光門,街西從北第一目太平坊,西南隅溫國寺」。實際寺在會昌五年(公元846年)時被毀,后又於唐大中六年(公元852年)重立,改為崇聖寺。

今天的西北大學太白校區,正是《兩京新記》中提及的「街西從北第一目太平坊」。「太平坊北面毗鄰皇城西南角,東北抵皇城含光門,東鄰善和坊,西鄰延壽坊,南鄰通義坊。坊里四面監街,其格局恰與今天西北大學校園外四周街一致。」西北大學考古系研究所曹銳說。資料顯示,太平坊曾為長安城中政治、經濟、文化活動的中心地區,人口密集。鼎盛時期,坊中人口600餘戶。唐代詩人劉禹錫曾有詩為證:「清光門外一渠水,秋色牆頭數點山。」太平坊毗鄰皇城,遍布達官顯貴,當年繁華可想而知。

為了探求實際寺的真面目,西北大學於1993年組成以戴彤心教授為隊長的西北大學校園考古隊,對太平坊及實際寺遺址進行了鑽探與發掘。他們將發掘成果與文獻相印證,大體上搞清了實際寺的範圍:即東到學生食堂,西至教學八樓,南到大學南路,北到大禮堂前大片地區。在這個廣大的範圍內,從1950年以後不斷有佛教文物發現。陳洪海教授提供的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實際寺的考古發掘出土文物共計66件(組),其中包括陶瓷、佛造像、瓦當等10類文物遺存。這些考古發現有力地佐證了史料的記載。

據陳洪海介紹,在西北大學三個校區的建設過程中,考古發掘的遺址遺存非常豐富。「上世紀80年代,太白校區蓋留學生樓的時候就發現了一些遺址,蓋其他樓的時候也發現過。太白校區有漢代的墓葬,也出土了一些漢代的隨葬品。」

上世紀90年代,93級考古班的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對當時正在建設的西北大學桃園校區進行考古發掘,發現了唐長安城崇化坊遺址。本世紀初,在長安校區的建設中,西北大學校園考古隊對校區的唐墓遺存進行了保護髮掘。「整體上看,西大三個校區出土的遺物有比較高的考古價值。為此,學校博物館專門開闢了一個展室,展示校園考古的成果,讓老師和學生近距離地看到我們校園裡面豐厚的文化積澱。」陳洪海說。

如今在西安,校園考古的關注度正漸漸升溫。在陳洪海看來,對於這座古城來說,這個考古研究領域格外重要。「西安的地下遺存多,分佈面積廣、密集度高,和其他城市比,西安高校校園考古需要被更多人關注。」

諸多古迹在新校區建設中現身

今年6月22日,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華清學院校園內的一處建築工地在施工過程中,發現一座古墓,雖然具體年份還不能確定,但足以令西安考古界興奮。多年來,在西安高校的建設中多有古墓遺存發現,傳奇之處多令人稱道。

2002年4月至10月,為配合西部大學城建設,當時的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在西安市長安區郭杜鎮進行考古發掘。在半年的考古發掘中,共清理出戰國、秦、漢、唐墓葬88座,其中西漢張湯墓在西北政法大學長安校區首次被發現。

「出土物中有2枚精緻的雙面穿帶印,一枚印文為『張湯臣湯』,一枚為『張君信印』,印面徑為1.8厘米,即古之所說『方寸之印』。」西北大學考古系研究所曹銳解釋稱,兩印的出土表明墓主的身份為西漢廷尉張湯。「張湯是西漢廷尉,相當於現在的最高法院院長。這個墓又恰好在今天的西北政法大學校園內,這段歷史的巧合確實給人們留下了太多想象空間。」

4年後,西北政法大學長安校區的東南方,西安財經學院新校區開始建設,新校址選在了長安區神禾塬一帶。文物勘測中,考古人員發現了一座大型秦墓。雖然墓葬被盜嚴重,但一件「六馬鞍車」的出現,還是讓考古專家興奮不已。「按照禮制,『六馬鞍車』是天子出行才能享受的待遇,正所謂『天子駕六』。它的出現表明墓主人身份異常高貴。」曹銳解釋道。根據《史記秦本紀》「(夏太后)獨葬於杜東」的記載,考古專家將墓主人身份鎖定在了秦始皇的祖母夏太后的身上。而後出土的其他文物也佐證了這個說法,「這次考古發掘,印證了古文獻中有關夏、商、周時期『天子駕六』之說,怎能不令人興奮!」曹銳說。

長安區高校雲集,新校區建設時均有不同程度的遺址發現。2001年11月至2003年6月,考古人員在西安理工大學曲江校區的建設過程中發現唐朝宗女李倕墓,其中很多金飾件的點翠裝飾歷經千年不褪色,鮮艷至極。

值得一提的是,西安發現的三座漢代壁畫墓,其中兩座均位於高校中。一座1987年發現於西安交通大學,另一座2004年發現於西安理工大學曲江校區。「漢代壁畫墓只有身份高貴的人才能享有。這幾座漢墓壁畫的色彩異常艷麗,甚至超過了唐代的壁畫。」曹銳說。西安交通大學發現的漢墓壁畫中,保留了迄今為止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二十八星宿圖。根據史料推斷,墓主人極有可能是漢宣帝時期的御史大夫蕭望之。

不僅如此,2001年西安郵電大學在建設新校區的過程中,考古工作者在茅坡區域發現了戰國、秦、漢、唐代古墓葬600多座,其中80%以上都是秦墓。

保護和傳承是不二的選擇

「高校是一個學習知識、傳承文明、弘揚傳統文化的地方。我們能夠把校園遺留下來的古代遺迹進行清理和展示,正和學校的教學氣氛相得益彰。」陳洪海說。他同時指出:「雖然從考古專業的角度來說,我們希望保留下來的遺存越多越好,但是客觀情況下不是所有的都能被保護下來。」

據了解,校園考古發掘完畢之後,多採取回填保護。即把考古發掘的遺物清理出來,收藏起來,然後在考古原址重新修建教學設施。比如西北大學三個校區的考古遺址基本採用回填方式。「整體來看,西安市的遺址保護回填的比較多,像長安這樣的古都,要是每一點都保留下來,那很多基本建設就無法進行。」陳洪海說。是否回填一方面要考慮古迹保護措施,另一方面則要考慮到能不能有很強的展示性。「有些校園發掘的遺址比較重要,就不採取回填,做一些文物保護的處理,還可以進去觀看。西安理工大學的壁畫墓就沒有回填。」

西安高校多、古墓多。當校園遇見古迹,保護傳承就成為不二的選擇。

對此,陳洪海教授有自己的想法。「高校肩負著傳承、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任務,要比其他的單位更加重視文化遺產的保護。能夠保護的,我們一定要保護下來。保護不是挖完了就完了,在遺址附近立上碑和牌,做一些標誌性的說明;在高校博物館開闢出一定的展區來展示校園發現的遺物。通過這些方式,讓師生能感受到深厚的文化底蘊,為傳承弘揚優秀文化作一份貢獻。」

在陳洪海看來,對於高校文化遺產,要盡最大努力將遺存、遺址原樣展示,設立專門的部門開展文物保存、修復、陳列工作。「我們很多人都在文化遺產附近,但是不知道這就是文化遺產。總說保護文化遺產人人有責,但得先讓大家知道身邊有哪些古迹。很多人不知道,怎麼去做呢?」(記者 朱劍 見習記者 陳卓珂)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