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書畫界為什麼總提「八大"?

中國書畫界為什麼總提「八大"?

八大山人,明末清初畫家、書法家朱耷的別號,清初畫壇「四僧」之一。清代畫壇名家輩出,八大山人無疑是最耀眼的一位。他是一位和尚畫家,其詩、書、畫都達到了禪意深幽的境地。他行為詭異,才華卓絕,身世也離奇。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寧王朱權的第九世孫,一出生就背負了國破家亡的命運。

書畫界的話題總是離不開「八大」,但他為什麼有這麼高的地位,可能說的清的人不多。筆者認為,八大的偉大在於三個方面:1.人格上,他悲愴的命運造就了歷史的哀傷,也觸動了我們心裡最柔軟的神經。2.藝術上,絲毫沒有掩飾和粉刷,真實地展示了內心。3.因為身世和書畫的風格形成了獨特的自己,在繼承與傳續上具有全新的開創性。

朱耷少時聰慧過人,8歲能作詩,11歲能畫青綠山水。少時的朱耷滿腔熱血,一心想通過科舉,用自己的真才實學報效明朝。然而,就在他的人生盛年,他一心要為之效忠的明王朝滅亡了崇禎皇帝自縊,延續了276年的大明王朝就此終結。改朝換代,對每一個傳統文人來說,都是一次難以言說的精神重創,而對八大山人來說,又多了一層更為內在的心理傷痛——他是朱明王朝的直系後裔,雖然早就沒有了藩王的身份,但血緣關係是抹不去的,血濃於水,甚至八大山人和崇禎皇帝同是「由」字輩的人。

明亡第二年,八大山人的父親去世。國家劇變加上家庭變故,原先無可置疑的科舉道路,對八大山人來說已經無法走下去了,他決定皈依佛門。清順治五年(1648那一年,父親病逝,妻子和兒子也相繼離世,這對朱耷是致命的打擊。後來,為了躲避清朝的追殺,他隱姓埋名,當了一個修行的和尚。

八大山人的繪畫藝術,是他個人的心靈史,亦是那個時代的精神史。八大擅書畫,能詩文。花鳥承襲陳淳、徐渭寫意傳統,以水墨寫意為宗,形象誇張奇特,筆墨凝鍊沉毅,風格雄奇雋永;山水師法董其昌、黃公望、倪瓚,筆致簡潔,有靜穆之趣,得疏曠之韻。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徵手法抒寫心意。

朱耷六十歲時開始用「八大山人」署名題詩作畫,其於畫作上署名時,常把「八大」和「山人」豎著連寫。前二字似「哭」字,又似「笑」字,后二字則類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八大的畫幅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種奇特的籤押,彷彿一鶴形符號,其實是以「三月十九」四字組成,藉以寄託懷念故國的深情——甲申三月十九日是明朝滅亡的日子。沿著他所提示的這條線索,我們才能真正地理解和欣賞這位畫家的偉大藝術作品。

我們世俗里的花鳥魚蟲,總是和諧地生存在大自然中,專註於自身的律動,但在八大山人的畫中,每一個生靈都顯得異常笨重,鬱鬱不樂的。他的畫,撲面而來的都是憤世之慨,畫的都是人生的大寂寞。

他畫山水,常常是殘山剩水;他畫樹木,往往是枝枯乾禿。他畫魚鳥,一副「白眼向天、冷眼觀世」的神情,那些鳥呢,一種「受辱不屈、勢不兩立」的姿態。還有那些頹屋、危石,在他筆下完全跳出了美學範疇,也創造出了只有八大山人才有的藝術之美。

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有一幅八大山人的《古梅圖》,全圖僅畫一株虯根暴露、半身殘損的古梅,一束新枝從老乾旁橫逸出來,與枯死的另一半形成了強烈對比。這幅畫更像自我的寫照:雖然身心俱殘,卻改變不了他的故國之思,阻擋不了他的重生渴望,他還在頑強地等待著春的消息。

真實的朱耷至死都沒有改變自己的命運。康熙十七年,八大山人朱耷53歲,臨川縣令胡亦堂聞朱耷大名,欲將其召入府中。朱耷依然不改對於明朝的效忠,他整日裝瘋,一會兒大笑,一會兒大哭。一天傍晚,他突然撕裂自己的僧袍,投入火中燒毀,獨自走回南昌。

62歲那年,他獨自居住在章江門外一座陋室里,靠賣畫為生。晚年的八大山人,先後在南昌附近的北蘭寺、開元觀等處留居。他與北蘭寺的住持澹雪是好友。澹雪擅長書法和詩文,並有很高的禪學修養,八大山人常與他聚談,或談書論畫,或談禪論道。八大山人對藝術痴迷,但不善於經營自己的生活,常常興之所至,潑墨揮毫,畫出的畫任人拿走,拿走畫的人又往往並不知道畫的真正價值。當時有位名叫程京萼的書畫家,見八大山人年紀大了,常常衣食無著,便讓眾人從八大山人那裡付錢買畫,使他能維持生計。後來,八大山人在離北蘭寺不遠的地方自建了一所陋室,名其為「寤(音同『誤』)歌草堂」,仍是作畫賣畫,過著艱難凄涼的生活。公元1705年,這位藝術大師溘然長逝,享年80歲。

每天更新的」書畫藝術收藏清風堂「,微信公眾號:zhouzzq6373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