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楊凱17億家族資產遭司法凍結

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楊凱17億家族資產遭司法凍結

頤園財經:follow me!

瀋陽,亦名」盛京「,清太祖努爾哈赤進關之前的定都之地。他大興土木留下的皇宮,紅牆飛檐院落仍在,鎮殿石獅旁常有新婚夫婦在此拍古裝扮相的合影,以留念。這座城市,也許因積澱過於厚重,處處透著一種沉著冷靜的氣息,大多數建築不超過八層高。不過,透過皇姑區界碑石,向黃河大街以南望去,則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高樓鱗次櫛比,其中輝山乳業大廈的」輝山「印章標誌,在6月的陽光里顯得格外奪目。

這座大廈的主人楊凱,曾有遼寧首富之稱,現在,他正在經歷著一段極為特殊的人生時期。由於他實際控制的香港上市公司輝山乳業(06863.HK)陷入債務違約危機,楊凱家族旗下的眾多公司,雖然與上市公司輝山乳業並無股權關聯,但日前卻有多家公司股權遭到司法凍結,總金額約16.935億元人民幣。但即便如此,相比於上市公司輝山乳業所需清償的債務規模,恐怕仍是杯水車薪。

3月24日,輝山乳業在香港股價暴跌,一度創下香港交易所跌幅紀錄。此後,輝山乳業停牌。直至6月23日午間,輝山乳業在香港發布公告稱,公司繼續停牌。

根據《等深線》記者掌握的情況,輝山乳業與債權方的談判及其重組工作仍在緊張談判當中,目前努力的方向為將公司的債權轉為股權。輝山乳業董事長辦公室一位人士告訴《等深線》記者,按照現在的思路,將債權轉為股東后,將新成立一家公司,由新公司來承接輝山乳業的所有業務,不過,誰出任輝山乳業的大股東,目前還在談判中,「新公司什麼時候成立得看眾多利益分歧能不能協調下來「。

同時,分管此事處理的瀋陽市金融辦公室(下稱「瀋陽金融辦」)仍希望化解輝山乳業此次債務危機,並通過相關資產收購等方式,向輝山乳業注入流動性。不過,截止本報記者發稿時止,尚未達成最終的處置協議。

存亡之際,一些隱身之術失靈了。上市公司輝山乳業之外,實際控制人楊凱的個人的家族資產,間或浮出水面。這些與上市公司並無股權直接關聯的家族資產,現在大部分登記在楊凱和他妻子的名下。

陷入債務違約危機后,輝山乳業曾發布公告稱,公司與公司原財務負責人葛坤無法取得聯繫。而身為財務負責人的葛坤,則是輝山乳業諸多融資、發債運作的主要負責、經辦人員。此前,曾有媒體報道稱,葛坤是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楊凱的妻子。

三個獨立權威消息源均向《等深線》記者證實,葛坤並非楊凱之妻。楊凱的妻子,名叫張健美。與輝山乳業上市公司沒有股權關聯的楊凱家族資產、企業,其股權等,目前基本由楊凱、張健美持有。另外,楊凱之子楊佳寧的名下,亦有與上市公司無股權關聯的公司或資產。

《等深線》記者採訪調查顯示,在楊凱和張健美共同出資或共同任職的公司中,註冊資本金超過1000萬,總計有17家。這個數量,並不包含由這些公司出資設立的子、孫兩級公司。在這些與輝山乳業並無直接股權關聯的企業中,註冊資本超過1億元規模的,總計有6家。

這6家企業分別是遼寧輝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億)、遼寧益豐達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億)、瀋陽樂天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2.5億)、瀋陽華寶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億)、瀋陽華利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2億)、牧合家畜牧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98億),楊凱和張健美或在這些公司中直接持股,或在這些公司中出任高管。

這17家公司大多數是乳業上下游企業或從事有一定相關性的行業。除北京全牛匯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註冊地為北京,上海確通實業有限公司和牧合家畜牧科技有限公司註冊地位上海之外,公司註冊地基本在遼寧省範圍內。其中8家的註冊地為瀋陽沈北新區。

此外,另有兩家公司的股權結構中,有楊佳寧的身影,他是楊凱之子。

楊凱家族亦有房地產生意。其子楊佳寧名下或有房地產公司股權,或在此類業務為主業的公司中出任高管。其中瀋陽萬昌置業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00萬元。另外楊佳寧和楊凱在瀋陽東輝土地整理有限公司中共同任職,分別出任董事和董事長。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與上市公司輝山乳業無股權關聯的公司資產,在2017年4~5月期間,多次出現股權變更,這些變更在輝山乳業在香港爆發債務危機后約一個月集中出現。

楊凱、張健美等,通過這次集中的股權變更,才出現在這些公司的股東或高管名錄當中。例如,註冊資本金7000萬元的遼寧互贏農業投資有限公司,於2017年4月28日變更了股東,該公司股東由原有的趙風坤、張玉義變更為楊凱、張健美。

出現類似情況的還有遼寧輝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遼寧益豐達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瀋陽樂天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

《等深線》記者採訪還獲知,這些與上市公司輝山乳業無直接股權關聯的公司,在2017年3月~4月間,有5家出現了股權被司法凍結的情況。其中,瀋陽華寶投資在牧合家畜牧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權被凍結,總計金額5.5億元。

在瀋陽華寶投資的股權結構中,楊凱佔90%,張健美佔10%。這家公司的股權同樣遭到司法凍結,涉及楊凱執行金額為8.1億元人民幣,涉及張健美執行金額為3000萬人民幣。這是被執行金額最高的一家。

其他被司法凍結股權的公司,也有相同的情況發生,只是時間、金額不同。

公司名稱股權結構被執行人執行凍結金額公司股權變更日期
瀋陽萬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楊凱95%張健美5%楊凱張健美9500萬資產250萬資產3月30日、4月27日
瀋陽華寶投資有限公司楊凱90%張健美10%楊凱張健美8.1億3000萬3月30日、4月1日、4月27日
瀋陽華利投資有限公司楊凱90%張健美10%楊凱張健美1.8億2000萬3月30日
牧合家畜牧科技有限公司華寶投資:50.1672%瀋陽華寶投資5.5億4月7日、4月11日
瀋陽萬鼎房屋開發有限公司楊凱、健美楊凱600萬3月30日
16.935億元(人民幣)

綜合計算這5家與上市公司未有直接股權關聯的企業的被執行金額,總計為16.935億元人民幣。

對於這些股權及其安排的原因,以及此後出現的這些公司被司法凍結的情況,輝山乳業相關負責人表示並不知曉情況。

對於這一系列股權集中變動的原因,業內人士分析稱,「這不太可能是由於之前的股權持有人怕引火燒身,一般情況下,代持者沒有被債權人追償的風險,他最大的風險是與持股人之間的道德風險」一位業內人士說。

此外,楊凱主動顯露家底,以向債權人顯示信用的可能性也相對較低。「上市公司老闆為保全財產會做一定的保險隔離,將資產代持出去正是出於這一目的」。多位受訪的業內人士稱。

「最有可能的,是債權人特別是債務重組方提出這樣的要求。債務危機如果不想走破產這條路,老闆還想讓公司存活讓銀行續貸,就必須與重組方談判,首要前提是如實公布名下資產,如果不公布,將增加重組方的風險,沒法往下談,沒人願意干」上述業內人士分析。

不過,《等深線》記者注意到,在2017年4月27日以後,上述公司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股權司法凍結並被執行的情況。而輝山乳業員工的工資,雖然不能足額,但仍在發放。

6月14日,立夏已至夏至還未到,當天的瀋陽,天藍得透亮,沒有一絲雲彩,計程車張師傅催促乘客上車趕緊關車門,以免熱氣闖進來,「36度,呵,太不正常!」已經到了飯點,輝山乳業大廈偶爾才出來幾個人。

輝山乳業大廈是輝山乳業(06863)總部所在地,大廈的物業經理對記者說,董事長楊總(指楊凱)好幾天沒來了。五分鐘后,一位自稱楊凱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坐在記者對面,頭上已有些許白髮,看上去40多歲。他始終不願透露姓名,也不願多談,不過聽到外界一些質疑之聲,他斷然道:「沒有的事,我們沒有垮,大樓里還有人在上班,輝山的牛奶產品正擺在各大超市裡售賣,我們的工廠正在全力生產,我們只是遇到了困難,這不是前不久渾水做空我們嘛 。」

6月5日,輝山乳業終於更新了債務狀況和並透露解決方案。

據稱,原集團財務負責人集團坤失蹤,集團的資金部門重要人員辭職,對於2017年3月31日前的財務狀況核實一直沒有完成。據未核證的財務報表,截至3月31日,扣除撥備后,集團(指上市公司及其附屬子公司)總資產為人民幣262.2億元,包括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給人民幣4.67億元。固定資產如物業廠房與設備共人民幣79.9億元。生物資產如(奶牛)68.1億元。租金預付款約37.5億元。存貨人民幣14億。其它資產人民幣58億。也就是說集團的基礎資產還在。

這份公告就投資者最為關注的債務問題也交了個底。截至2017年3月31日,估計總債務為267.3億,其中貸款(包括銀行貸款187.1億或非銀行貸款42.5億),其它負債38億元。債務規模已然成龐然大物。

翻看2016年12月公布的2016/2017中期報告,截至2016年9月30日,短期借款(含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餘額為人民幣110.875億元,長期借款(扣除一年內到期的)為人民幣49.536億元。長短債務加總約160億元。對此,年報這樣表述「管理層相信,現有財務資源足以應付現時營運、現時及日後擴展計劃所需,且本集團能夠於需要時以利好條款取得額外融資」,信心溢於紙外。

僅半年過去,輝山乳業債務規模增加了100億有餘。

3月21日,楊凱注意到上市公司對幾家銀行沒有及時還款。這只是風暴來臨前的序幕。兩個月過去,已有17家債權人對輝山乳業及楊凱發起訴訟,索賠總額約為人民幣4.218億元。其中歌斐資產管理公司甚至向香港法院申請將輝山乳業、輝山乳業附屬公司、楊凱和楊凱的公司進行資產凍結。幸而這一要求沒有得到香港法院的支持,否則位於瀋陽市場沈北新區的生產廠地——遼寧輝山乳業集團運輸組的工作指示屏將就此熄滅。

「樓上的人正在談呢。公司已經與債權人共同成立了債務重組委員會,公司現金進出流水由重組委員會指定人員監督,目前大概的情況是,將主要債務的債權爭取轉為股權,債務權轉為股東,成立一家新公司,由新公司來承接輝山的所有業務,不過將來新輝山誰是第一大股東目前還在談判中,新公司什麼時候成立得看眾多利益分歧能不能協調下來」。上述自稱楊凱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說。

《等深線》記者掌握的信息顯示,在政府主管部門層面,遼寧省金融辦、瀋陽市金融辦參與輝山乳業債務問題解決的協調和統籌工作。有不願具名債權人告訴記者,瀋陽市金融辦正在組織進行方案設計,同時在做董事長楊凱等主要股東的工作,為股權稀釋做鋪墊準備。

半年之前,渾水——這家沒有投研資質,且在香港和大陸並無官方機構認證的做空組織,將目標對準了輝山乳業。2016年12月16日、12月18日,渾水先後扔下兩份沽空報告,指責輝山苜蓿草全部自供為虛假、輝山的牧場資本支出誇大其辭、輝山大部分已發行股份已被用來借債抵押、輝山奶製品銷售額與奶牛單產都存在誇大 ,並指責楊凱個人佔用上市公司資產至少達1.5億。渾水以此,進一步認為,輝山乳業利潤和收入誇大而不實,得出令人驚愕結論「輝山乳業一文不值」。

報告面世之後,輝山乳業的股價並未出現想象中的場面「一潰千里」。報告出來前後,12月15日收盤價為2.81港元,12月19日收盤價2.8元港幣。股價並未撼動,只是在12月16日當天早盤有大的波動,股價一度跌去3.91%。

直至3月23日,股價收盤依然是2.8元港幣。也就是說,渾水發布報告后長達3個月,輝山乳業,至少從盤面上看,平靜如常。誰也沒有想到3月24日那次暴跌。「我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渾水創始人Carson Block在接受媒體公開採訪時也坦言。

不過,這只是事實的一面。

楊凱對渾水的反應相當迅速。就在狙擊戰打響當天,楊凱通過其離岸控股公司Champ Harvest(冠豐),在公開市場買進2476.6萬股輝山乳業股票,以逼空做空機構。以當天股價估算,楊凱至少投入資金6686萬港幣,此舉也將楊凱對上市公司控權股提升至73.06%。同時,上市公司也於當天公布澄清公告,以數據與道理對渾水報告逐條批駁。

12月18日,渾水對輝山再次投放火力,拋出第二份報告,進行二次轟擊。次日,輝山乳業股票復牌,楊凱又親自上陣,再次以冠豐的名義,從公開市場買進2106.7萬股股票,據當天股價計算,楊凱這一天至少投入資金5890萬港幣,佔全天成交金額的16.45%。當天的股價走勢圖成細密鋸齒狀,雖不見血肉,但僅從盤面圖就能想象多空之間幾乎是貼身肉搏。楊凱對輝山乳業持股比例也因此提升至73.21%,與港交所規定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不超過75%的上限,只餘一步之遙遠。

12月19日,輝山對接連發布兩份澄清公告,對渾水報告諸多問題一一反擊。幾天後,輝山又放出利好鞏固戰果,發布2016年至2017中期報告,稱公司收入達人民幣25.16億,同比增長17.7%,營業利潤為人民幣7.74億元,同比增長2.3%。

市場出奇的平靜,每天成交量僅1000萬手以下,直至風暴臨近。12月19日至風暴之前,楊凱有沒有砸錢繼續增持以維持市值?外界並不清楚,畢竟增持為自願披露事項。

事實上,暴跌之前,已生變故。

3月21日,楊凱發現,他被他的一致行動人整了。此時,他發現,上市公司對幾家銀行沒有及時還款。正是這一天,他收到他的一致行動人——葛坤發來的一封信,內容為因工作壓力大導致身體不好,現在得去休假,休假期間請不要聯絡她。

葛坤長期負責集團的資金調撥。葛坤一去不返,楊凱與她就此失去了聯繫,直至公司向香港警方報案人口失蹤、直至楊凱將其從董事會除名,她也未現身。

資金鏈斷檔,資金調度負責人失蹤,楊凱感覺大事不妙,他立刻向遼寧省省政府求助。3月23日,在遼寧省政府的協助下,公司召集23家銀行債權人召開緊急會議,尋求債權人的保證,保證其貸款按正常方式續貸。遼寧省政府要求銀行機構不要抽貸,並建議輝山乳業採取措施,兩周為支付逾期的貸款,四周內改善集團的流動性。

楊凱的求助得到迅速回應。為顯示遼寧省政府對輝山乳業的支持,官方當場決定花9000萬買輝山乳業一塊地,變相對其注入流動性。此事,被輝山乳業媒體負責人趙鑫放在了自己的朋友圈裡,以示對輝山的信心。

然而,壞消息總會長出翅膀,借著流言的風,飛得更遠更急。

輝山資金鏈斷裂之時,正是做空者的絕好時機,他們迅速出擊,僅以4.53億港幣的成交額,就使輝山乳業股價暴跌近90%,致其於死地,上午,空頭即宣布勝利。

風暴之前,輝山乳業近400億港幣市值,風暴過後,這家上市時間不足4年、有著60年歷史的老牌企業如今市值僅餘56.6億港幣。

19層高的總部大樓依然在使用,不過情況與之前已大不一樣。「裡面沒什麼人了,空的」林女士從大樓內走出來向記者介紹,對於詳情,她擺擺手,不願多談。

張先生,40歲不到,推著腳踏車準備離開。「接到通知說從今日起休假」,他說,對於下一步,他低下了頭,「我都這歲數了,不想上別處找工作,別人也不會要咱,上哪裡打工都一樣,哎,等吧」。張先生坦言,迄今為止,他2月份的工資還沒領到,最近幾個月拿的9折工資。

上述說法得到多位員工的證實。「我們這兒有辭職的,也有沒辭職的,沒辭職的大多數被通知休假,職能部門只留少數員工。公司資金鏈出問題,這事我早就知道了,但還是覺得它能緩過來」員工劉先生說,目前還沒有人通知他休假。

宋寶昌,輝山乳業總裁助理,一直以來他在公開場合都非常活躍,因為他同時也是公司的新聞發言人。最近,他把新聞發言這項工作交了出去,不再負責,並以此多次婉拒記者的採訪,更不願見面,僅稱「員工們都在正常上班」。

空的不僅是樓。

暴風過後第二周的星期四,非執行董事李家祥辭職,次日,四位獨立董事全部宣布辭職。至4月18日,曾經能坐滿一桌的董事會,只剩下徐凱與葛坤兩人,而葛坤依然失蹤。在發了幾個月的事件進展公告后,董秘周曉思也於4月26日宣布辭職。

一份離奇的董事會名單和一份人事變動公告出現在5月26日。公告稱公司最後一次聯絡葛坤至今已超過兩個月,楊凱對照公司章程,認為葛坤已不再是公司董事,當日生效。據此,輝山乳業的董事會只剩餘楊凱一人。往日人頭濟濟的四大委員會:審核委員會、薪酬委員會、提名委員會以及食品質量與安全諮詢委員會也因此只剩楊凱一人。(見下圖)

(圖片截取至5月26日公告)

楊凱的左膀右臂盡皆離去,離去最決絕的是誰?副總裁葛坤絕對排第一位。她早在公司上市之前就是楊凱團隊一份子。3月28日的公告回顧了股價暴跌一事,也回顧了葛坤的失蹤一事。她長期負責集團的銷售與品牌建設、人力資源及管理,還負責監督管理集團財務和現金業務(包括支出)以及維持和管理集團與主要銀行的關係。從這些職務描述可見,葛坤對於公司的重要性。同時,她也是楊凱的一致行動人。(見下圖)

3月21日失蹤,三天後,輝山那次股市大潰敗發生。截至3月31日,輝山乳業及其附屬公司未經審核的帳目顯示,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人民幣29億。然而,從銀行方面確認的只有4.67億,其中4.5億為受限制存款。超過24億現金及其等價物不知所蹤。

葛坤,1975年生,沒有正式讀過大學,但履歷厚重,曾在2012年獲瀋陽市勞動模範稱號。網路上一張新聞圖片顯示,葛坤與主持人華少正在交談,圖片上葛坤中等身材、微胖、短髮、戴著眼鏡。

「在公司的幾次公開活動上還有輝山的內部宣傳刊上,我親眼見過楊總和她的夫人,也見過葛坤,葛坤絕對不是老闆的老婆。」於洋確認道。於洋在輝山工作了三年。現在被公司通知無薪休假,等通知再上班。

對於葛坤是否捲款一事,輝山乳業的公告上並未就此描述過。宋寶昌稱問公司新聞發言人,新聞發言人趙鑫稱對葛坤的事不知道。

不過,楊凱之子楊佳寧走向前台。一份內部標註為遼輝乳發(2017)11號的函件,載文稱楊佳寧被任命為集團副總裁,協助尹東利副總裁做好液奶營銷相關管理工作。「楊佳寧就是楊總的兒子,目前確實在負責液奶的管理工作」於洋向記者印記了上述信息。

不過,眼下,債務重組之事依然是楊凱的首要任務。債務重組涉及70家多家債權人,其中包括23家銀行、10多家金融租賃公司、還有互聯網金融公司如諾亞財富旗下的歌斐資管、紅嶺創投,此外地方交易所,如大連金融資產交易所(簡稱「大金所」)。

私募和互聯網金融公司以及地方交易所在本質上僅是融資平台,實際投資人多為個人。「大金所針對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做了一款定向融資計劃,目前規模約3億,涉及1300多個自然人」一位接近大金所的人士向本報記者介紹道。

對此,《等深線》記者曾於今年4月專門就上述產品中存在的問題進行過報道。投資期兩年,起點有三個檔位:5萬、20萬、50萬。

「重組操盤方之前據說是信達資產,現在是深圳市富海銀濤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述人士透露,6月1日的公告也印證了上述說法。據他了解,債務重組將優先考慮對自然人兌付。「怎麼兌付?兌付到什麼程度?何時兌付?這些皆沒有底」,對於剛性兌付,他並不樂觀,「這裡面有很多利益要平衡,平台、債權人,各平台各債權人要求並不一致,而且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一家機構站出來說對自然人債務進行兜底,而且,香港與內地在法律上還有待梳理,我估計沒個三四年,這事解決不了」他說。

記者與債務重組重要參與方——遼寧省金融辦聯繫,對方一部門主任堅決拒絕了本次採訪。記者向多家主要債務人發去採訪函,截至記者發稿前,銀行澳門分行、九台農商行仍未回復。

(註:應受訪者要求,於洋為化名)《等深線》記者李慧敏對此文亦有貢獻。

頤園財經是《經營報》旗下專註財經領域新聞的公眾號,內容覆蓋銀行、保險、券商、基金、交易所等多個金融行業,每天多條原創,旨在為讀者提供有價值的內容服務。

[版權說明]

本文為原創內容,如欲轉載,請聯繫後台。

[點擊查看更多熱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