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華米黃汪眼中的可穿戴突圍路:智能手環是人體數據的挖掘機

華米黃汪眼中的可穿戴突圍路:智能手環是人體數據的挖掘機

不出意料地,今年的 618 小米手環的銷量又賣到了同品類全平台第一。而此前 IDC 的一份報告顯示,2017 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設備總出貨量為 2470 萬部,小米手環以 14.7% 的市場佔有率登頂全球第一。

經過三年多的時間,智能手環已經從新奇的全新品類沉澱為如今的普通電子消費品,但和手機等電子消費品不同,智能手環是個難以通過硬體上升級性能、增加功能而保持產品活力的品類,手環類產品在較短的時間內達到了一個相對的「完全形態」,產品功能形態的成熟使得小米手環這樣「滿足 80% 用戶 80% 的需求」的產品得以通過較低的價格快速收割市場,但同時也成了困擾這個行業的玻璃頂。

在國外,以 Fitbit 為代表的智能穿戴廠商急於在產品方向和商業模式上探尋新的出路,而在國內,小米手環的生產商、坐擁壓倒性市場份額的華米似乎並沒有類似的焦慮,昨天在 TechCrunch 深圳峰會上,華米的 CEO 黃汪談了華米接下來的打算。

黃汪說,自己曾思考過,在深圳,手環會不會像 MP3、導航儀等品類那樣,因技術門檻降低而被製造產業青睞,短時間內迅速繁榮,但很快又因功能被替代而迅速消亡。最終,他否定了這種可能。「智能手環是唯一一種 24 小時零距離貼在皮膚上、挖掘人體數據的產品,這樣的品類在未來不可能被手機取代。」黃汪認為,這樣「身體數據挖掘機」的角色,才是手環類產品的真正定位所在。

華米整體的邏輯重點沒有放在變著法兒改造硬體產品上,簡單地屏幕大一點或者功能多一點的硬體改動並沒有多少意義,如何服務於其數據獲取終端的角色,才是定義硬體功能的標準。

而這也是許多可穿戴設備廠商在產品路線上陷入困惑的根源所在,作為可穿戴設備,智能手環需要在外觀設計、體積重量、功能定義等方面保持克制,如果還用做傳統消費電子的產品思維,試圖通過堆砌功能,升級配置來「推陳出新」,必然會走進死胡同,碰到所謂的玻璃頂。

「如果手環產品僅僅是一個硬體,比如 MP3,賣多少、盈利多少,當然要拼營收。但如果把它當做獲取用戶數據的終端,則更關心多少用戶能夠一直戴下去,黏性多強。硬體只是我們獲取用戶的方式,重要的是背後帶來的數據的價值。

自始至終,黃汪都不斷強調,做可穿戴要「挖掘數據的價值」,如何利用數據服務用戶,從數據中挖出錢來,則是突破可穿戴設備「賣硬體」窘境的關鍵。

今年年初,華米成立了自己的人工智慧實驗室,搭建了雲端運動健康大數據平台,主導研發基於深度學習的可穿戴晶元。四月,內置了 ECG 心電晶元的 AMIZFIT 米動健康手環發布,這塊 ECG 晶元為手環獲取的數據增加了一個新的維度,也為手環產品從簡單的運動、睡眠記錄向更「嚴肅」的健康醫療用途延伸提供了可能。

AMAZFIT 米動健康手環

基於心電數據,華米正在進行兩個方向上的嘗試,一是基於心電圖做生物特徵識別,相比指紋,人的心電特徵更難被複制;二是通過深度學習做疾病篩查,為醫生做輔助診斷。「在看心電圖這件事上,由於數據量大,醫生未必能抓到所有的問題,通過深度學習的方法,我們能夠篩查到很多醫生忽略的點,再交給醫生判斷。」

黃汪提到,華米花了三年時間跑完了「第一階段」,小米手環的出貨量達到了 3000 萬,擁有了超過 1000 萬持續貢獻數據的活躍用戶,接下來的「第二階段」,就是充分利用這些用戶和數據,通過深度學習在醫療和其他領域實現更多用途。

然而,「不靠硬體賺錢,看重的是數據價值」這樣的說辭已經成了許多硬體創業者們的標準話術。那麼,除了硬體銷售獲利之外,在現在這個時間點,這 1000 萬活躍用戶和他們背後的數據為華米帶來了怎樣的價值呢?在會後的交談中,深圳灣(微信 ID:shenzhenware)向黃汪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我們首先認為,小米手環作為手機配件的屬性還是大於其數據挖掘的價值的。」黃汪說道,像是時間顯示、來電震動提醒等是手環作為手機配件時十分實用的功能,同時小米運動提供的運動跟蹤、睡眠記錄等又能夠為用戶的健康提供有益的指導。

「現在已有的數據在我們做下一代手環的時候有很多可供挖掘的部分,例如睡眠、心率等都是健康數據裡面很重要的部分,但在小米手環上,僅呈現睡眠和心率是不足以判斷一個人整體健康情況的。但在做之後產品的時候,繼承了這些的數據,再增加例如心電、血壓、體溫等數據,綜合起來價值才會呈現出來。」黃汪說道,「數據的挖掘長期的,暫時還沒有帶來利潤。」

華米手握的 1000 萬活躍用戶的確是一筆珍貴的資源,但這部分用戶畢竟還是作為「手機配件」的小米手環用戶,無論在使用的設備上,還是產生的數據標籤上,與華米此後的數據價值路線是存在脫節的。

要利用這部分用戶實現華米作為「人體數據公司」的願景,進一步在數據上尋找可能,華米需要一次非常理想的用戶「升級」:一方面需要現有的用戶換用新一代手環——真正作為「人體數據挖掘機」的手環才能夠獲取多維度充足的身體數據,另一方面可能還需要用戶使用同一賬號登錄以繼承小米手環時期的歷史數據,只有將同一用戶的歷史數據和新維度的新數據對應起來,這些歷史數據才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價值。

此外,華米的新一代手環售價 699 元,可能很難像小米手環那樣迅速上量,儘管黃汪特地提到,新手環上市第一周後台便積累了 50 萬份心電數據,但後台數據的積累和新終端用戶獲取畢竟還是兩回事。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飯要一口一口地吃,在看起來已經慢慢歸於沉寂的可穿戴迷局中,華米選擇了一條不錯的路子,接下里,如何把手中的一副好牌打到最好,找到真正落地的應用方向,把數據價值挖掘的模式走通,將是華米需要冷靜思考的問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