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李銀河發文質疑《網路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用管制手段審查人的性慾,荒誕!

李銀河發文質疑《網路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用管制手段審查人的性慾,荒誕!

今日(6月30日)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在京召開常務理事會審議通過的《網路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一經發布,就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爭議。

爭議的焦點主要集中在這份《通則》的第六節,「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所限定的表現內容:

(六)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

1.具體展現賣淫、嫖娼、淫亂、強姦、自慰等情節;

2.表現和展示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如亂倫、同性戀、性變態、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

3.展示和宣揚不健康的婚戀觀和婚戀狀態,如婚外戀、一夜情、性自由、換妻等;

4.較長時間或較多給人以感官刺激的床上鏡頭、接吻、愛撫、淋浴,及類似的與性行為有關的間接表現或暗示;

5.有明顯的性挑逗、性騷擾、性侮辱或類似效果的畫面、台詞、音樂及音效等;

6.展示男女性器官,或僅用肢體掩蓋或用很小的遮蓋物掩蓋人體等隱秘部位及衣著過分暴露等;

7.含有未成年人不宜接受的涉性畫面、台詞、音樂、音效等;

8.使用粗俗語言等;

9.以成人電影、情色電影、三級片、偷拍、走光、露點及各種挑逗性文字或圖片作為視頻節目標題、分類或宣傳推廣。

通則將同性戀劃在了「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的範圍內,這讓很多人覺得並不合適。

對此,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會學家,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者、王小波遺孀李銀河女士剛剛在其微博發聲,提出了自己的兩點質疑。

具體如下:

這個通則從以下兩個角度看存在嚴重瑕疵:第一個角度是公民受憲法保護的創作自由權利;第二個角度是性少數族群公民受憲法保護的性愛自由權利。

首先,從藝術家創作自由角度來分析。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什麼國家設立公然剝奪公民藝術創作自由權利的審查制度,尤其是出於道德整肅目的的審查制度。如果禁止表現婚外戀、一夜情、性自由、換妻等;如果禁止表現「較長時間或較多給人以感官刺激的床上鏡頭、接吻、愛撫、淋浴,及類似的與性行為有關的間接表現或暗示」;如果禁止表現「有明顯的性挑逗、性騷擾、性侮辱或類似效果的畫面、台詞、音樂及音效等」;如果禁止「展示男女性器官,或僅用肢體掩蓋或用很小的遮蓋物掩蓋人體等隱秘部位及衣著過分暴露等」;如果禁止表現「含有未成年人不宜接受的涉性畫面、台詞、音樂、音效等」;如果禁止「使用粗俗語言等」,所有的視聽藝術都將被取消。舉例言之,《奧賽羅》以婚外戀為主題;很多愛情故事有接吻情節;很多影視節目里有淋浴情節;《卡門》有性挑逗情節;《茶花女》的女主角是妓女。按照通則審查標準,全都不能過審,其後果是取消大部分視聽藝術創作,剝奪了藝術家的創作自由權。

其次,從性少數族群公民受憲法保護的性愛自由權利角度分析。通則禁止表現和展示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條款,列舉了亂倫、同性戀、性變態、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內容。其中,亂倫的確是違反了所有文明中都有的社會禁忌,同性戀卻並非如此,同性戀被國際法定位為屬於少數人的正常性取向,並受聯合國反歧視公約保護。性變態定義寬泛而模糊,隨時代變遷而改變,例如,同性戀在古代(古希臘、古)是一種普遍的社會實踐,後來在有些社會被視為性變態、性倒錯,在同性戀平權運動之後,被定義為少數人的正常性取向。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的情形有兩類:一類是真正的侵犯、暴力和虐待;另一類是虛擬的侵犯、虐待和暴力,是一種角色扮演的性遊戲,例如在虐戀愛好者群體當中。這樣不分青紅皂白一概加以禁止,就侵犯了性少數群體自由表達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偏好的權利。

古諺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正像公民吃飯並不傷害他人一樣,公民做愛在網上收聽收看情色作品也並不會傷害到他人,他在網上收聽收看情色視聽作品只不過是滿足或宣洩了他個人的一點慾望,對他的身心健康有益無害,對社會秩序、對他人的生活也是有益無害的。這就是因為性活動本身對個人、對社會並不是一件壞事,一件能造成傷害的事。它和吸毒不同,按照咱們傳統文化的看法,它是一件益壽延年陰陽和合的事情,有人更多地把它當成一種體育活動,有人把它當成促進人際關係和諧的活動,更多的人(能在性活動中獲得快感的人)把它當成一件能給人帶來快樂的活動,總之,性從根本上講至少不是一件有害的事,甚至還可以是一件有益的事。

嚴格說,性也是個民生問題。它與食一樣,是人的基本需求。人們常說:民以食為天,天下什麼問題最大?吃飯問題最大等等。但是老祖宗總是把食與性並列為人的兩大基本需求:食色性也;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有人不同意性是人的基本需求,理由是:人不吃飯會死,沒有性不會死。但是,這是站不住腳的。人不吃飯會出生理問題,人不能滿足性慾會出心理問題——整個心理治療理論都是建立在這個基本判斷之上的。在馬斯洛五大需求層次的理論(生存需求、安全需求、歸屬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中,食物與性應當是屬於第一層次的需求,即屬於生存需求範疇的。當然,性除了屬於第一層次之外,也有歸屬需求的一些成分。

溫飽是民生問題,性需求也是民生問題。我們不應當反性禁慾,就像我們不應當反對吃飯壓制食慾一樣。用管制手段審查人的性慾,就像用管制手段審查人的食慾一樣荒誕。

值得一提的是,同性戀社交軟體Blued創始人、同時也是今年紐約驕傲(NYC Pride)慶典的典禮官之一的耿樂,在《通則》發布后,也在朋友圈裡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同性戀不是「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更不是「性變態」。1990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將同性戀從疾病名冊中去除,認為同性性傾向乃人類性傾向的其中一種正常類別,同性戀不是一種疾病或不正常,且無需接受任何形式的治療。2001年,在「中華精神科學會」推出的第三版「精神疾病診斷標準」(CCMD-3),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分類中刪除,這意味著中華醫學會不再將同性戀看作疾病, 同性戀在大陸實現了「非病化」。

巧合的是,據環球網報道,今日,德國議會投票批准同性婚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