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再安全的歐洲,值得全世界擔憂 !

不再安全的歐洲,值得全世界擔憂 !

5月下旬,英國曼徹斯特體育館發生爆炸襲擊,已造成22人死亡、59人受傷

自2015年法國連環恐怖襲擊之後,歐洲諸多國家安全壓力不斷上升,屢屢發生襲擊事件。

從巴黎巴塔克蘭劇院血流成河到布魯塞爾連環爆炸,從尼斯卡車碾壓慘案到柏林聖誕市場貨車衝撞,從慕尼黑的槍聲到上月香榭麗舍大街的槍擊,恐怖陰霾一直籠罩在歐羅巴上空。

歐洲,作為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地,其安全狀況一直為世人關注。二戰結束后,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與蘇聯為首的華約實施冷戰抗衡,使得歐洲保持著脆弱的平衡。

然而隨著蘇聯解體以及冷戰結束,北約又迅速向俄羅斯西部邊境擠壓推進,歐洲與俄羅斯關係開始逐漸緊張,雙方陳兵邊境一度劍拔弩張。再加之新的不穩定和不安全因素並不是傳統的地緣邊界可以控制,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網路攻擊接踵而至,不斷衝擊著古老歐洲脆弱的安全之弦。

面對這樣不再安全的歐洲,我們不會再是吃瓜群眾,不能再有看客心理,也不會被允許袖手旁觀。因為,戰爭的影子,就在我們身邊。作為當事人的歐洲,也更應該深層次地警醒和反省。

一、歐洲安全面臨哪些威脅和挑戰?

1俄羅斯-北約關係的不斷惡化

通過對歐洲安全狀況進行評估可以發現,歐洲正由軍事關係最為和平穩定的地區逐漸轉變為局勢緊張、衝突加劇的「火藥桶」。造成這一結果的因素有很多,首先就是俄羅斯-北約關係的惡化。俄羅斯-北約關係正處於冷戰結束后的最低點。

其一,北約位俄周邊擴張軍力,試圖對俄羅斯實施戰略擠壓。

北約委員會在英國和波蘭作出決議,進一步將俄羅斯確定為主要軍事威脅,因此北約在「東側戰線」(俄羅斯一線)的活動日益加劇。

北約在東歐地區部署的快速反應力量和外軍部隊數量不斷增長,在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波蘭、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補充組建了司令部機構,在俄羅斯-北約接壤一線積聚了大量進攻性武器,機場和軍港的規模不斷擴大,修建了數個物資裝備存儲中心,這些措施使得北約能夠迅速增強進行區域投送的快速反應力量集群。

其二,美國升級歐洲核武設施,核力量實際是在擴散狀態。

五角大樓制定計劃對部署在歐洲的戰術核武器及其存放設施進行現代化升級,這對地區安全造成了負面影響。接受改造升級的武器包括駐紮在比利時、義大利、荷蘭、德國和土耳其的200架轟炸機;北約無核國家的飛行員同樣接受了核武器載具的使用訓練,這直接違背了核不擴散條約。

其三,北約軍事活動日益頻繁,與俄軍對峙造成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逐步增大。

北約在俄羅斯邊境周圍的偵察活動日益活躍;近兩年來,北約聯合武裝力量在東歐地區舉行的作戰和軍事訓練行動數量增加了兩倍。北約擴張計劃的實施打破了力量平衡,提高了爆發軍事衝突的危險,具有破壞性和挑釁性。

其四,對俄羅斯實施高強度的輿論信息攻擊。

縱觀近幾年,西方國家正在不斷增強針對俄羅斯的信息戰規模。不論是俄羅斯總統和議會大選「作弊」,還是俄羅斯干涉美國選舉;不論是美國總統向俄羅斯外長「泄密」,還是俄羅斯在敘利亞戰場「襲擊」平民。從歐洲和美國媒體的報道中能夠得出這樣的印象,世界上所有負面事件都出自俄羅斯特工和黑客之手。

這些虛假報道的目的十分明晰,那就是儘可能地抹黑俄羅斯,貶低俄羅斯在國際反恐鬥爭和其他國際問題中的地位。如今,蘇聯反法西斯戰爭烈士紀念碑似乎使文化寬容的歐洲受到了侮辱,這就是對俄羅斯實施信息輿論侵略的結果。為了替北約實施的政治限制和索取進行辯護,不惜在歐盟國家人民的社會認知中推廣「東方威脅論」這一古老的宣傳論調。

最後,缺乏充分的溝通和互信。

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西方國家同俄羅斯之間的互信急劇下降,歐盟的安全問題早已與俄羅斯安全問題分開討論,即使俄羅斯與西方各國共處歐洲大陸,即使雙方之間已無意識形態障礙,二者共同面臨的威脅和挑戰仍在增強中。

但是,關於俄歐關係衝突對立的說法仍然甚囂塵上,激化矛盾的無端指責更加頻繁。俄羅斯-北約委員會仍然是雙方表明立場、擔憂和意圖的平台,但卻從不展開關於軍事問題的對話。

事實上所有關於軍事溝通的渠道都已斷絕,這個委員會也成為雙方沒有徹底撕破臉皮之前的「擺設」,這些都使俄羅斯同北約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2北約推進部署反導系統

如今北約反導系統已經達到了初級戰備水平,系統內包括部署於羅馬尼亞的「宙斯盾」陸基反導系統;美軍的反導導彈將於2018年前在波蘭完成部署;羅馬尼亞的反導防禦基地中裝備有通用型發射裝置,既可以發射反導導彈,也可以發射「戰斧」巡航導彈,北約計劃在波蘭部署同樣的發射裝置。

歐洲地區的所有戰略目標都將處於北約巡航導彈的打擊範圍之內,俄羅斯將採取必要措施消除這一威脅。問題的關鍵在於歐洲並沒有因為反導防禦系統的部署而變得更加安全。

3不可控的地區衝突

不可控的衝突破壞了歐洲的穩定,尤其是烏克蘭東南部地區的武裝對峙給歐洲安全局勢帶來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歐洲是世界上民族構成不太複雜的地區,但並不意味著民族問題在歐洲不存在。相反,歐洲時不時爆發出來的民族矛盾引起了世人的高度關注。特別是近幾年大量湧入歐洲的移民,更是給歐洲原有的民族問題增添了新的變數。

歐洲民族問題最為嚴重的地區,首推巴爾幹地區。這裡因科索沃問題、波黑問題、馬其頓問題的嚴重性,曾被稱為是「歐洲的火藥桶」。

其次便是東歐地區,特別是前蘇聯地區,由於前蘇聯解體後分裂而成的國家大都具有複雜的民族構成,使得這一地區的民族問題備受矚目,如喬治亞的南奧塞梯問題、阿布哈茲問題等。另外,西歐地區也還存在著一些民族問題,有時甚至相當激烈,如英國的北愛爾蘭問題,西班牙的巴斯克問題等。

4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威脅

歐洲面臨的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威脅不斷增強,來自中東和北非不穩定國家的歐洲移民浪潮加劇了這一因素。

從微觀層面看:

移民融入問題多年來一直困擾歐洲,內生性恐怖主義已侵入歐羅巴的骨髓。無論柏林、巴黎、倫敦,還是羅馬、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移民與融合問題越來越成為歐洲一個頑疾。在此背景下,極端主義趁機而入,恐怖組織滲透觸目驚心,內生性恐怖主義威脅日益凸顯。

從宏觀層面來說:

恐怖和極端主義發展壯大也源於西方國家多年來實施的對外干涉政策: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敘利亞戰亂……與歐洲緊鄰的中東地區持續動蕩,極端主義快速滋長,越過地中海、巴爾幹向歐洲大陸蔓延。

5網路空間安全威脅

綜合來看,歐盟在網路安全體系建設方面成效顯著。歐盟網路安全體系主要包含三大部分,一是立法,二是戰略,三是實踐。立法體系包含決議、指令、建議、條例等,戰略體系包含長期戰略與短期戰略,實踐則包含機構建設、培訓、合作演練等多項內容。

在立法方面,2006年3月馬德里和倫敦公交系統遭遇恐怖襲擊后,歐盟頒布了《數據保留指令》,該指令要求電信公司將歐盟公民的通信數據保留6個月到兩年。

但2014年4月8日,歐洲法院裁定《數據保留指令》無效,理由是該項指令允許電信公司對使用者日常生活習慣進行跟蹤,侵犯了公民人權。

在實踐方面,2013年1月,歐盟委員會在荷蘭首都海牙正式成立歐洲網路犯罪中心,以應對歐洲日益增加的網路犯罪案件。

網路犯罪中心連通所有歐盟警務部門的網路,整合歐盟各國的資源和信息,支持犯罪調查,從而在歐盟層面找到解決方案,維護一個自由、開放和安全的互聯網,保護歐洲民眾和企業不受網路犯罪的威脅。

2013年4月,歐洲部分私人網路安全公司聯合成立了歐洲網路安全小組,通過聯合600多名網路安全專家針對問題作出快速有效的反應,建立夥伴關係。同時利用「一線經驗」優勢,在網路防禦政策、風險預防、緩和實踐、跨境信息共享等問題上向政府、企業和監管機構提供更有效和實用的建議。

當前,北約開始修改華盛頓條約第五款(「集體防禦」條款),將北約加盟國的國家和軍事指揮系統設施遭受網路攻擊列入集體防禦範疇。但是在現代條件下,發起網路攻擊的真正源頭往往不只一個,會出現毫無根據的指責以及運用軍事手段的犯罪,而且也尚不具備根除上述安全威脅的條件。

二、歐洲安全局勢現狀和未來發展方向

1歐洲安全局勢現狀

俄羅斯同北約的關係至今也沒有走得更近。歐盟和北約領導人奉行單邊主義政策,把俄羅斯塑造成製造世界負面事件的兇手。美國在沒有任何有利政局的支持下,對敘利亞政府軍機場進行導彈打擊就是顯著例證。在完全沒有證據證明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情況下,這次行動得到了幾乎全體歐洲國家的支持。

顯然,歐洲安全局勢並不符合快速變化的國際關係特點。敵意、高壓和制裁絕不是追求和平的最好方式,只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構建新型互利的歐洲安全系統。

2通過對當下局勢進行現實評估,可以得到未來歐洲安全的兩種發展方向

1、消極的發展方向

俄羅斯同北約之間現有的矛盾將會繼續加深;北約將會繼續擴張,並在「東側戰線」(俄羅斯一線)保持大規模軍事活動;俄羅斯被迫對局勢作出回應,採取必要的遏制措施;需要俄羅斯同西方國家聯手應對的共同威脅和挑戰將被置之不理,其結果是歐洲安全變得更加脆弱。

2、積極的發展方向

西方國家同俄羅斯開始互相理解對方的利益和擔憂,雙方建立對話,逐漸加強互信,最終確立開放和實用主義的雙邊關係,歐洲政策中不會再包含強制性夥伴條約。事情如果按照積極方式發展,歐洲的安全和穩定將得到加強。

歸根到底,文化的衝突是安全最大的威脅,歐洲 必須採取果斷措施穩定局勢,保證歐洲各個民族享有平等和完整的安全環境。從現實角度來看,歐洲作為一個整體必須需要採取具體而實際的措施來克服共同的威脅和挑戰。

這一切並非只為自身利益,而是為了整個歐洲的安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