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作不死的王爺因一場裝病斷送了太子位

不作不死的王爺因一場裝病斷送了太子位

原創 歷史風雲錄 2017-08-11 22:48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李金鍚

皇帝所坐的龍椅並非特別舒服,有的人當皇帝是風生水起,有的人則非常痛苦。但是無外乎,這把象徵權力和至尊的座位總是會引起很多人的覬覦,因為慾望的擴張是無法駕馭的。

隋煬帝楊廣為了當上皇帝可以說是煞費苦心,綜合考慮他稱帝后的倒行逆施,應該是之前忍的太久了。唐太宗李世民卻非常爽快,一場玄武門之變將競爭者全部淘汰。不管用權謀、用武力、甚至用偽裝,至少候選人們都為了自己的理想在努力,而宋太宗的一個兒子卻因為一座假山直接斷送了自己的前途。

一、顛簸不穩的太子位

根據古代倫理要求,皇位繼承人一般都要立嫡立長,所以作為宋太宗長子的趙元佐便毫無意外的成為了大宋第三任皇帝的預備役。

但父親迫害自己四叔引起了趙元佐的極度不滿,並且全力營救四叔趙廷美。營救失敗后竟悲憤致狂,日後為了表達心中的悲憤,他一把火燒了宮殿,同時被燒掉的還有自己的太子位。宋太宗感念父子情,才勉強將元佐廢為庶人。

大哥倒了,儲君的位置自然要順延到二哥,身為老二的趙元僖一度成為準皇儲。

比較有頭腦,善與朝中權貴交好,頗有些手腕,看樣子將來成為皇帝也是一個比較聰明的皇帝。但一個人成就再大也是基於自己健康的身體。淳化三年,趙元僖突然去世,傳說是家中小妾爭寵要互相毒死對方,結果誤傷了准太子。太宗皇帝聽后震怒,下令降低趙元僖葬禮規格。

二哥本得父親喜愛,在朝中又頗有威望,卻在春風得意之時死於非命,死後又被皇帝所厭,這命運無常實在不好揣摩。

二哥死了,機會就到三哥手中,事實上後來的宋真宗正是宋太宗的第三子。但是前兩任匪夷所思的結局讓皇帝不敢再輕易立儲,後面的皇子經過兩次風波心思也活泛了起來。作為以後的藏書家、書法家,皇五子趙元傑卻對皇位沒有想法,因為他太能作。

二、一座假山上百萬

趙元傑為了慶祝生日,修建了一處極度奢華的園林,其中作為園內標誌性建築的假山就花費了一百萬錢。他看著竣工的園林非常高興,邀請朝中的大臣們一起開生日聚會。

那個階層的生日派對當然不是泳池、美酒、閃光燈了,吟詩作對、阿諛奉承還是要有的。眾人都在用園中美景進行創作時,只有自己王府的屬官姚坦低頭不語。

趙元傑正在興緻勃勃之中,他一拍姚坦的肩膀,「快快稱讚一下我的假山。」

誰知姚坦冷冷地回了一句:「在我眼裡哪有什麼假山,全是血山!」

一聽這話,趙元傑很生氣地質問道:「此話怎講?」

姚坦解釋:「我是農民出身,還未做官之前,親眼看到過州縣衙門的官吏催繳賦稅的場面。如果哪家交的遲了,就逮捕全家的男丁,押到縣衙去受鞭刑,那些人被抽的全身是血。這座假山所用的費用都是農民繳納的稅賦,試問不是血山又是什麼呢?」

被掃了興緻的趙元傑勃然大怒,指著姚坦說:「一派胡言,父皇也在修假山。那假山比我的更加壯觀,那也是血山?!」

姚坦偏偏忘了宋太宗也在修園林,諷刺當今帝王是殺頭的大罪,不禁面無人色地癱倒在地。

三、峰迴路轉

趙元傑顯然不會輕易放過冒犯他的人,很快姚坦所言就被皇帝知道了。換做一般人也就罷了,偏偏當時的皇帝是宋太宗。他聽到姚坦所言,被深深地震撼了,於是下令拆毀自己宮殿後園的假山,並派人到姚坦家裡好好誇獎其一番。

如果是這樣,雙方皆大歡喜,還能在歷史上留下一段佳話。可惜這不是趙元傑想要的結果,既然姚坦惹到了我,他就必須要付出代價。問題在於皇帝已經對姚坦進行過表揚了,公開唱反調是不可以的。於是皇五子想出了裝病逼宮的辦法。

趙元傑生病在家休息,身為父親的宋太宗得知非常著急,立即派遣太醫去醫治。可過了一個多月還不見好,宋太宗怕自家老五和老二似的英年早逝,故非常憂慮。後來,他將兒子的奶媽召進皇宮,詢問到底是什麼病情。

奶媽答道:「五大王本來沒有病,只是朝野奸臣當道,蒙蔽了皇上,五大王不屑與這種人為伍,才會悶出病來。只要陛下驅逐了奸臣,五大王自然就能痊癒了。」

誰知太宗皇帝聽后非常生氣,說:「姚坦是我親自選的品行端正的君子來輔佐自己的兒子。這個趙元傑自己不聽勸諫,又謊稱有病,這就是用盡手段逼迫我將正義的文臣趕走,這怎麼得了!我兒子年紀這麼小,根本就想不出如此惡毒的招數,一定是你們這幫人唆使挑撥的。」

隨後,皇帝命人將趙元傑拖到自家后苑,打了幾十大板以視懲戒。接著太宗因為這件事又親自召見姚坦,對其安慰道:「你在王府能夠端正自己的言行,及時指出王爺所犯的錯誤,確實非常不容易。你放心,不要被那些讒言所影響,我不會聽的。」

經過這件事,趙元傑的形象在父親眼中一落千丈,自此徹底與皇位無緣了。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