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痕迹中定火源 灰燼里「淘」真相——走進火災調查專家

痕迹中定火源 灰燼里「淘」真相——走進火災調查專家

原標題:痕迹中定火源 灰燼里「淘」真相——走進火災調查專家

廣東最年輕火災調查專家黃路生:

痕迹中定火源 灰燼里「淘」真相

「他選擇堅守在滿目瘡痍的廢墟之上,闖入煙火迷宮,在浩如煙海的燃燒痕迹中尋找唯一真相。火場用煙塵與毒氣傷害著他的身體,他卻為之付出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這是給廣東省首屆「莞邑十佳消防衛士」獲得者黃路生的致敬詞。

黃路生在火災現場勘查。

灰燼里「淘」出的熔珠

33歲的黃路生,2008年從廣東警官學院畢業后加入消防隊伍,如今成長為東莞市消防局防火監督處火調科工程師。6年,他參與調查亡人火災60多宗,準確率達到100%,指導東莞全市34個消防大隊調查火災320多宗,無一因調查失誤引而起法律訴訟。2012年,他被省公安廳聘請為廣東省火調專家組成員,成為全省最年輕的火調專家。作為一名火調專家,他又有些什麼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數萬張照片,找尋火災的真相

在黃路生的辦公電腦里,存放著數萬張火災事故的照片,這些照片記錄著他參與的亡人事故或較大火災事故的調查。

「每一組照片,它們的背後都記錄著一個讓人警醒的火災事故!」黃路生說,每次看到這一組組照片,他的內心都會不由地觸動,尤其是那些記錄著已經離去生命的照片。

「6年的火調工作經歷帶給我最深刻體會就是:火調的過程就是讓痕迹說話、讓痕迹發聲。而火調人員,就是讓現場痕迹發聲的傳聲筒。我的工作就是撥開迷霧,破開暗黑,讓痕迹發聲,說出秘密,還原事故真相!」黃路生說。

接下來,黃路生通過一個個典型的火災事故,講述了他是如何在廢墟的灰燼中尋找出一個個的真相的。

痕迹說話:尋痕畫線找原點 自燃電池現真身

今年發生在長安的「2·14」火災,該事故造成3死1重傷。

事發當天凌晨,他第一時間走訪現場。結合目擊群眾了解,他很快鎖定這起事故的起火部位——事發商鋪一角落的堆放物。

在確定起火部位后,接下來他就得走進廢墟里尋找起火線索。他仔細地察看現場不同方向被燒毀物品留下的痕迹,因為「現場留下的火燒痕迹是不會說謊的」,燒痕可以給火調人員清晰的方向——「最早起火部位的物品,最後燒損的程度往往是最嚴重的。」

根據這一原理,他全副武裝,冒著煙塵和熱氣走進現場。商鋪里非常雜亂,裡面堆放有大量的燒焦物,雜亂無比。經驗豐富的他根據燒焦物不同的燒焦程度,很快從商鋪不同方向畫出多條直線。他這樣做是要尋找那些直線最後的聚集點,這個點很有可能就是此次火災的起火位點。

在初步判定起火點后,他和戰友們開始了最艱辛的搜尋工作。逐層逐層,從外向里,尋找現場燒損物留下的燒痕,再根據現場的燒痕,用桶把一些灰燼依次收集起來,再用水對現場一些重要燒損物進行沖刷。經過努力,他終於找到了此次火災事故的「真兇」——自燃的鋰電池。

「之所以要用桶依次把現場的灰燼進行收集,是因為不同位置的灰燼還可幫助我們分析火勢的延伸方向,從而找到事故的真兇。」黃路生說。

熔珠為證:廢墟灰燼找熔珠 助警察鎖定真兇

2011年1月13日,他剛進入火調科沒多久,樟木頭鎮發生了一起8人死亡的火災。「特大火災事故,領導重視,社會關注,死者家屬希望可以儘快找出真相。」黃路生說,當時的他心裡沒有底,感覺壓力很大。

當天凌晨2時,大火剛撲滅,現場溫度很高。走進火災現場,雙腿泡在水裡,連水都是燙的。雖然那時候是冬天,但全身都流滿了汗。

「火是有規律的,燃燒後會形成特有的痕迹,我就根據這些痕迹從而找到起火源。有一類電線短路引發的火災,尋找火災的真相最有力的證據便是找到熔珠。」黃路生說,熔珠是通電電線短路高溫產生的一種物質,通過鑒別熔珠形成原因,能夠為火災產生的原因提供強有力的證據。尋找熔珠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十分仔細,因為熔珠很小,只有米粒般大小。而事故現場往往一片狼藉,都是火災灰燼、雜物和水。因此,每一次,他和隊友都得用鏟子、漏勺一點點地把雜物、灰燼過濾、清理,從中找到查明火災原因的關鍵——熔珠。

樟木頭鎮「11·3」火災就是因為事發商鋪一日光燈電線短路引發的。他和隊友在事故現場的灰燼中找到了一顆米粒大小的熔珠,並把熔珠送檢。省里專家結合事故現場調查、視頻、群眾證人證言,從而最終確定該起事故的真兇。

緊盯疑點:燒了6天6夜 肇事者竟是傷者

2012年4月9日,東莞市中堂建暉紙業有限公司發生火災,大火連續燃燒了6天6夜,造成嚴重影響。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直徑粗達2.5厘米的高壓電纜發生故障?又是什麼原因導致如此高的高壓電纜橋斷開掉落?帶著疑問,黃路生走進了火災現場。現場勘驗環境十分惡劣:腳下是沒膝、高溫的積水,頭上是被長時間燒烤、隨時有可能倒塌的樓板,身邊是現場救援頻繁往來的叉車,臉上、身體上混雜著汗水和樓板上滴下的滾燙熱水,不遠處是還在燃燒的紙堆。混雜著高溫濃煙的空氣中,即使他戴著口罩,但是仍聞得到刺鼻的氣味。

在確定起火部位后,他一心撲在那堆廢紙上,試圖尋找電線熔痕和熔珠。他四處查看,突然,遠處停放著的一部破爛的叉車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到叉車附近,發現有大量電纜和電纜橋架掛在叉車叉臂上。那會不會是叉車撞擊了高壓電纜橋架?

調查中有一個細節引發他的關注。「火災事故發生后,涉事工廠有一名叉車工人的頭部被砸傷送醫。」整個紙廠車間,都是一大卷一大卷的紙,這名工人是如何傷至頭部的呢?難道火災與這名工人有關?他立即將此線索告知外圍詢問組的同事,讓他們著重調查叉車工的受傷事宜。

果不其然,外圍詢問組的同事在問話上有了新的突破,這名叉車工交代,是他在搬運紙卷過程中,把叉車升得太高,不慎撞跌電纜橋架及電纜線,導致了高壓線被拉斷,引發短路,從而導致了火災。為徹底解開這個謎團,他和戰友在這個惡劣的火災現場待了七八天。

大膽推理:殺人偽造火情 火眼發現疑點

2015年12月28日,萬江某出租屋火災,現場發現了一具遺體,且有煤氣泄漏。寒風中,事故周邊擠滿了圍觀的群眾。「煤氣瓶還在廚房中」,現場救援人員告知黃路生,接報到達現場時,煤氣瓶里的煤氣已經泄漏,並引發爆燃。

顧不上危險,全副武裝,帶上工具,黃路生一頭扎進悶熱的事故現場。廚房破碎的玻璃呈塊狀,碎片較大,現場燃燒痕迹較少。客廳、房間燃燒得並不嚴重,房間的衣服也沒有被火燒到,只有嚴重煙熏的痕迹。但是,死者是側面躺在床上,部分遺體嚴重燒焦炭化,且死者無明顯掙扎痕迹,極不符合人在火災中逃生的本能反應。

作為一名火災事故調查人員,直覺告訴他,這絕對不可能是一起普通的火災。他大膽推理判定這起火災極有可能是人為縱火引發。正因為如此,根據相關規定,最後此案移交給公安刑偵部門作進一步偵查。

公安刑偵調查人員在現場提取了大量的火災現場殘留物,同時加強對外圍人員的排查,並結合死者遺體的屍檢報告,證明了黃路生的判斷是正確的。最後,公安刑偵人員確定遇難者是窒息而死後,被人側放在床上,然後打開煤氣瓶,引燃了現場,造成火災致人死亡的假象。警方迅速組織展開進一步偵查,並很快將殺人放火的犯罪嫌疑抓獲歸案。

不懼艱險:屍水浸濕衣服 抗壓尋求真相

「曾經有同事和我說『路生,在休息時間,我非常歡迎你來我這裡坐坐,但工作,呵呵……就免了罷!』雖然同事說的是玩笑話,但火調人員的崗位,確實是比較不受歡迎的一個。因為,火調人員都是出現在發生亡人火災或較大火災事故的現場。」黃路生說,「現場燒損了隨時可能塌陷的樓板等物品、煙塵、毒氣、污水、遇難者遺體……每一樣,火調員既要對抗它,又要無限接近它。因為,這就是火調員的工作。」

2013年5月6日凌晨3時多,東莞市虎門鎮一棟3層別墅起火,造成8人死亡。為了儘快查找出火災事故原因,他第一時間進入事發現場。此時,大火雖然剛剛撲滅,事發別墅內外危險重重。由於8名死者死亡地點分佈在不同的樓層,且消防官兵救火時噴洒了大量的水,很多死者的屍體都浸泡在水中多時。大量的浸泡過屍體的水都滴在了他的身上,浸濕他的衣服。

「類似這樣的情況,我還得經常面對。」黃路生說,很多時候,事故現場環境惡劣,因此進入事故現場調查時,他都得全副武裝。由於戴著口罩,想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很難。

由於常年進入火災現場調查,導致他吸入了不少一氧化碳、煙塵等有害物質。2014年,他的肺部出現了陰影。因為身體健康問題,他也曾想放棄火調這個崗位。但是一想到該崗位的重要性,他仍堅持至今。「因為我的工作可以給社會一個個真相,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還死者一個尊嚴!」

8年春節僅回老家吃過一次團年飯

東莞市34個消防大隊執法人員本來就緊張,熟悉火調業務的人員更少。而東莞市消防支隊機關比較熟悉火災調查業務的人員仍然比較稀缺,他要面對的是34個大隊。基本上每周他都要到大隊下面去,針對不同的火災現場,耐心地向隊友講解。

黃路生說,這6年裡,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3年大年初一,他還沒來得及感受春節的氣氛,一大早便接到事故電話。長安鎮發生了一起亡人火災,需要前往調查。

家裡的父母和妻子都跟他說,能不能向領導批示晚一天再去。儘管有千萬個不願意,但他明白,從鎮街到遇難者家屬,都希望能早點找出原因。他顧不上吃早餐,匆匆趕往現場。他嚴格按照現場勘查規程,很快就確定了起火部位。還來不及鬆一口氣,他卻又接到另一宗亡人事故電話。他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再出發。

「這些年,我僅僅回老家陪伴父母吃過1次團年飯,其餘春節我都是在東莞度過。」黃路生說,「我對得起這身橄欖綠,我也感覺對家人充滿愧疚。但這是我的職業使命與擔當,選擇了它,就必須堅守。」

專家提醒:

防火關鍵是用電用火安全

黃路生介紹,很多的火災是可以避免的,很多的時候是因為個人不注意而引發,總結起來關鍵是兩點:

一是安全用電。電器出現故障,一定要及時維修,千萬不能讓電器帶「病」工作。選擇插座和質量過關的電器對避免火災同樣重要。不要忽略關閉電源,及時拔掉手機充電器。

二是安全用火。養成良好習慣,不要亂扔煙頭。不要讓兒童玩火,做好監護工作。要避免小孩在可燃物較多的地方用明火遊戲,在可燃物附近燃放煙花爆竹、玩火柴或打火機。

對話

記者:火調是一項比較特殊的工作,你覺得最艱難的什麼?

黃路生:最難的是,一方面要對抗惡劣的現場環境,一方面又要跟它無限接近。有時候在現場一待就是10多天,有時面對著屍體一蹲也是很久,心理壓力還是很大的。

記者:你參與調查的亡人火災有60多宗,查清率、準確率達到100%,你是如何做到的?

黃路生:除了過硬技術外,必須具備細心、耐心、公心,讓痕迹發聲,讓證據說話。

記者:在事故廢墟的灰燼中,尋找如米粒大小的「熔珠」證物,困難不小吧?

黃路生:那是肯定的。首先得判斷準確起火點,之後用小鏟子鏟,用漏勺篩,用水沖刷,整個尋找的過程是漫長且艱辛。

記者:面對自己的身體健康,你有想過放棄火調這個崗位?

黃路生:有!但這是我的使命,沒有願不願意,只有需不需要,而且這個領域,目前我的經驗還是比較豐富的。

記者:6年多火調工作,最讓你欣慰是什麼?

黃路生:最讓自己欣慰的是,每一次都為事故找出了「真兇」,還社會一個真相,還給死者一個尊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