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回憶|我們因此與法結緣,寫在2017高考畢業季......

回憶|我們因此與法結緣,寫在2017高考畢業季......

又是一年聯考季,

那些年,貌似已離我們很遠,

但卻讓我們記憶猶新,

那些年我們為青春而揮灑汗水,

那些年我們為夢想而努力奮鬥,

還記得一起奮鬥的時光嗎?

還記得一起瘋狂的歲月嗎?

還記得一起感人的歲月嗎?

讓我們聽聽上海公訴人的聯考故事……

於力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公訴處檢察官

1985年,我參加完聯考後填寫志願。雖然我之前被提前選派參加北廣(現傳媒大學)的播音、編輯專業面試,並且順利地過關斬將,但是京腔的面試老師略帶著遺憾隨口說到:「就是帶個眼鏡……」於是沒有被錄取。

我原以為至少可以進個編輯專業。所以在選擇第二志願時就隨性許多,父親曾經去過廈門,對那裡的風景讚不絕口,於是便在廈大招收的三個專業--法學、哲學、政治經濟學中挑了兩個漢字少的。至於政治經濟學,由於要多寫了幾個字,便懵懂的學上了法律。 可沒想到,政治經濟學係為了畢業生的就業問題,改名經濟系,此時正是正趕上改革開放第一波浪潮,經濟系畢業生被一搶而空。這「發財夢」便落了空。

就這樣,可能是因為近視眼戴眼鏡的關係,我的第一志願落空,第二志願的廈大也因為我填寫的法學在先而錄取了我。當年全國也沒有幾個學校有法學專業,普通老百姓也不知道法學是個什麼樣的專業,和「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自然科學更是大相徑庭。就是這樣的懵懂卻開啟了我三十多年的法律生涯。

王琳

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市級優秀公訴人

聯考,一次人生方向的選擇。

1999年,我18歲,和所有的同齡人一樣走進了聯考的考場。清楚地記得當年的志願,方向極端明確,清一色的法學專業,大有華山一條路的氣概。如果從那年考進華東政法學院國際法系算起,我和法律結緣已經又有一個18年了。

為什麼當時會一心選擇學習法律,最初的動因似乎已難追尋。或許是受到「依法治國」大背景的感召,或許是被某一篇閱讀理解中的某一句法諺所激勵,更有可能是或許在看了某一部連續劇後為能成為一名檢察官或律師而感到心潮澎湃。但不管怎樣,法律一定在我18歲前在某個時刻,在我心中埋下了一粒種子,所需的就是有一個機會去破土、去抽芽……

我想聯考就是這樣一個機會。

那時,儘管搞不清法學的學科分類;儘管不了解各大法學院的院系特色;儘管沒想好法官、律師、檢察官哪個更有吸引力,但就在這樣一片懵懂中,我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法律。可能有時,一個決定並不需要很多打滿對勾的理由,所需的只是一種情懷和一份憧憬。很慶幸如今的我還是走在當年聯考選擇的道路上,也正在為了當初那粒種子的開花、結果而不斷的努力……所以,儘管聯考已經過去很久,回頭看卻也有不少感慨:雖然聯考並不能決定人生高度,但是卻往往能影響人生的方向。

吳菊萍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命名檢察官,市級優秀公訴人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聯考考生。我們那個年代,輸入前一段時間流行的一款小遊戲做出的准考證都是微微泛黃的那種。所以於我而言聯考的年代似乎已經很久遠了,但是聯考前填志願的那種糾結卻仍歷歷在目。

外語老師勸我填報外語專業,說能說會道的我適合做外交官。政治老師則勸我讀法律,有正義感還能說的人就該去做律師。其實當年我對於這兩個專業都很懵懂,覺得能夠伸張正義的職業都很偉大。後來在分數已達第一專業上海外國語大學的情況下,我卻陰差陽錯地被北京師範大學法學專業提前錄取,從此走上了學習法律的道路,後來又一口氣讀了政法大學的刑法學研究所,在從事公訴工作7年後又讀了華東政法大學的經濟刑法方向博士研究所。並且,在公訴的崗位上一干就是14個年頭。

感謝命運的安排,讓我在猶豫不決中選擇了法學,在學習工作中漸漸明白公訴是特別適合自己的一份職業。每個干過公訴的檢察人都有一個公訴情結,在娓娓道來中體會法律,在筆耕不輟中思量正義。我將永遠珍惜這最好的安排,守住內心的公訴情結。

趙琪昊

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全國優秀公訴人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因為辯論的緣故,復旦大學的《獅城舌戰》是少不了的入門讀物。讀到復旦隊員寫他們用看錄像的方式學習辯論技巧:「看《刺殺肯尼迪》則要從蓋爾森檢察長最後的法庭辯論中領略『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為了增加語言的表現力我們還特意從電視中錄下蓋爾森檢察長的演講,跟著聽,跟著講,出口就是『剛才,一位天才的演員為我們演出了精彩的一幕……』。」騷年如我,當然心嚮往之,一心想著要把這赫赫有名的《JFK》找來一睹為快。

而90年代末,網路還是56K貓的時代,根本指望不上能下到什麼電影,沒資源,更付不起網費;盜版光碟固然開始普及,但淘片這事,往往還得講究隨緣。好在高中母校因為外語教學特色的緣故,資料室里存了不少原版錄像帶,終於有次在蒙塵許久的一箱子錄像帶里翻到了這部心水許久的片子。誰知這一看卻不得了——呃,是了不得——凱文·科斯特納飾演的檢察官瞬間取代了我當時內心所有的英雄偶像,直可奉為圭臬;影片最後那段30多分鐘的法庭結案陳詞,更是翻來覆去品味了無數遍,幾乎倒背如流(實際根本做不到,因為英語太差)。滿腦子只有一個念想:

怎麼會有這麼帥的職業?

怎麼會有這麼帥的職業!!

都說,做人如果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別。為了避免與鹹魚同流合污,依然是騷年的我,便從此暗下決定:欲成檢察官者,必先去念法律;慾念法律者,便去北京昌平吧……

雖然聯考沒有能如願,但許多年以後,我已然在另一個昌平(上海的昌平路上,就是這麼巧!)成為一名公訴人。

張璐

上海市黃浦區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市級優秀公訴人

選擇法律,不忘初心。

中學的我,喜歡寫些洋洋洒洒的散文,卻頗有些小文采,所以高三選擇了文科。聯考結束后,成績不錯,可以報考武漢大學,但是看著門目眾多的專業,我迷茫了,確實,自己從來沒有認真想過未來從事何種職業。於是,父母幫我查閱了武漢大學文科的歷年報考情況,告訴我,武漢大學法學專業錄取分數最高,在全國的排名也在前列,怎麼樣?學法律?我想了想,的確,重點大學的名牌專業,這恐怕是我最初選擇法律專業的動機,我希望在大學階段,能夠跟著優秀的老師和優秀的同學一起共度四年,我最終決定,我報考武漢大學法學院。

開學報到的第一天,法學院迎新處高高飄揚著「珞珈山上的王牌軍」的紅旗,看著那紅艷艷的旗幟,我內心激動,是的,在武大,我隨時都是很驕傲的告訴別人,我是法學院的學生。在珞珈山學習法律六載,法學院的老師都是當時國內各個法律專業的名師,我幾乎沒有逃過任何課,有幸聆聽他們的課,讓我受益匪淺。

畢業后,我成為了黃浦檢察院公訴科的一員,十年的公訴工作,讓我一點一點感受著法律書本上的理論知識和司法實踐的種種不同,更讓我學會利用法律知識解決實踐難題。十八歲到現在,法律已經陪伴我做過了我的半個人生。

前幾日,在母校的微博上看到學校對一名傑出校友的說「許多年前你有一雙清澈的雙眼,去往遠方而又回到起點,仍然清澈如初,不忘初心。」想想自己聯考擇業的經歷,是的,畢業十載,唯有不忘初心,成為優秀的法律工作者,才能對得起一名珞珈山學子的稱號。

顧斌

上海市奉賢區檢察院公訴科副科長,市級優秀公訴人

與法學結緣,是因為一部電影......

高中時,我很偶然地在電視上看了一部香港電影《法外情》,影片主要講述了老妓女劉惠蘭因自衛殺死了出身名門的嫖客曾某,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劉志鵬(劉德華飾演)出於正義感為她出庭辯護的故事。由於被告人是五十多歲的妓女,一般人都認為被告人必定敗訴,甚至無人肯為劉惠蘭辯護。劉志鵬在種種壓力下承接此案,與著名的主控官展開一番唇槍舌戰,終於取得勝利,被告人得以無罪釋放。劉志鵬在法庭上的表現深深打動了我,也在我心中埋下了種子,我暗暗立志,將來要當一名匡扶正義的法律人。

聯考填報志願時,我毫不猶豫的報考了華東政法學院,朝著自己的理想邁進。經過七年的法學教育,我畢業后踏進了檢察院的大門,成為了一名公訴人,在公訴席上繼續實踐自己的理想。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興趣成為了專業,而專業又變成了事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