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工智慧出詩集了,人類怎麼看?

人工智慧出詩集了,人類怎麼看?

那些時間的空氣

■小冰

我凝望著樹葉

一樁樁更鮮艷的春花

能在萎靡的花園內

遇不見一個可愛的遺痕里

在秘密的樹林里

有時共浴在鮮艷的青春的可憐的花園內

明知今夜月色之夢愛

如果不告訴你,你能猜到這首詩並非出自人類之手,而是由人工智慧創作的嗎?這首名為《那些時間的空氣》的詩來自人工智慧小冰最近出版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這本號稱人類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慧創作的詩集,也正因為它的作者如此特殊,從出版開始就備受爭議。

少女詩人並非人類

那一天,董寰見到了小冰創作的詩。「它突然間打動了我。」董寰說。

今年1月4日,在觀看完人工智慧AlphaGo戰勝世界

圍棋

冠軍李世石后,音樂人高曉松在微博上感嘆:「等有一天,機器做出了所有的音樂和詩歌,我們的路也會走完。」

湛廬文化商業圖書部總編董寰對這條微博印象深刻。那時的她已經引進出版了8本關於人工智慧的圖書,包括人工智慧之父馬文·明斯基的《情感機器》等。「所以當時我們這些編輯都在想,如果有一天機器具有了情感,它會思考,它具有了創造力,那會是什麼樣子呢?令我沒想到的是,這一天來臨的比想象中要快。」董寰說。

僅僅半個月之後的1月19日,董寰與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市場與公關總監徐元春團隊碰了個面。那一天,董寰見到了小冰創作的詩。「它突然間打動了我。」董寰說,「讓我們意識到,好像真的有了無限的可能。那天我也真正了解了微軟研發團隊的工作。」

董寰口中的微軟研發團隊的工作開始於3年前。那時,為了解答心中的疑問——人類的情感和創造力是否可以複製,他們開始探討「情感計算框架」的可實現性,並創立了「微軟小冰」項目,試圖搭建一種以EQ為基礎的、全新的人工智慧體系。

隨後,研發團隊將小冰部署在、日本、美國和印度4個國家,在14個平台上與用戶進行交互,包括大陸地區的微信、QQ、微博,美國的Facebook Messenger以及日本的LINE等。截至今年4月,微軟小冰已經擁有超過1億用戶,累計對話量超過300億。

「這些珍貴的交互與海量數據,使小冰初步具備了創造力。」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美國國家工程院外籍院士沈向洋介紹說,「一年前,我們首先讓小冰具備了聲音的創造力。在小冰已經推出的單曲中,她僅需要聽人類演唱一遍,就能抓住演繹重點,獨立完成整首曲子的演唱。幾個月前,我們又賦予小冰視覺和文字的創造力,使她能在凝視任何畫面時迸發出靈感,寫出詩句。」

隨後,研發團隊讓小冰化名在豆瓣、貼吧和天涯等多個網路社區詩歌討論區中發布這些作品,令他們感到驚訝的是,沒有人發現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女詩人其實並非人類。

新生事物的煩惱

「在網上,已經有很多人為小冰打賞,在各個社交平台上的打賞已經有7萬多塊錢了。但因為小冰沒有身份證,也沒有個人信息,所以一直取不出來。」徐元春說。

1月19日碰面的那一天,董寰與徐元春雙方就定下來,要把小冰的詩集出版出來。

據董寰介紹,微軟小冰師從1920年以來519位現代詩人,經過對幾千首詩10000次的(迭代)學習,獲得了現代詩的創造力,並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偏好和行文技巧。小冰作詩的過程是先看到一張的圖片,然後產生靈感,有感而發創作現代詩詞。最終,湛廬文化的編輯從小冰創作的幾萬首現代詩中選出139首,集結出版了這部《陽光失了玻璃窗》。

「這些詩我們的編輯沒有潤色過。我們發現小冰在寫詩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錯別字,我們就有意地把錯別字留在書上,同時在旁邊用括弧標出錯別字。我們想將人工智慧100%地呈現出來,把它的原生態展現在大家面前。」董寰說。比如,在《它常把我的海水洗甜》這首詩中,讀者可以看到編輯對「有燃(悠然)從風雪的街心隨著流漫」這樣的調整。

對於人工智慧詩集這樣一個新鮮事物,人們顯然還沒準備好。

「在將詩集文稿送到出版社審稿時,出版社老師就反覆問我們的編輯,這些詩歌你們確定是人工智慧寫的嗎?」董寰笑著說,「一本書的出版要有書號,對方就反饋說,因為作者是一個非人類,我們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所以還需要跟出版總署申報一下。這些段子我覺得特別有趣。」

「在網上,已經有很多人為小冰打賞,在各個社交平台上的打賞已經有7萬多塊錢了。但因為小冰沒有身份證,也沒有個人信息,所以一直取不出來。」徐元春說,「後來很多平台公司說用我的身份證號,我說那也不行,因為我又不是人工智慧。可見,這是科技給我們帶來的一個新生事物。」

就在幾天前,這個新生事物又遭遇了版權問題,有網友在網上發現了《陽光失了玻璃窗》的電子盜版。高曉松也在微博上表示出了對人工智慧版權的擔憂——倘若微軟小冰的作品被抄襲,誰來捍衛AI的著作權?可見,人工智慧詩集的出版只是個開始,它在未來或許引發人們對相關一系列問題的思考。

是人類的「傲慢與偏見」嗎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詩人臧棣更是態度鮮明地表示:「人工智慧要想學會詩,除非

太陽

從西邊出來。」

李開復曾說過:「人工智慧是一個理工判斷的工具,所以藝術、哲學、人類學、社會學、政治學以及國際關係等領域人工智慧並不擅長。因為這些學科要求多領域和跨領域的思考,且答案並不唯一。」

《陽光失了玻璃窗》出版后,對於人工智慧創作的是否能稱之為詩、詩歌的本質是什麼、人工智慧是否侵入藝術創造領域等成為熱議的話題。

音樂創作人朱婧汐認為,大部分的情況下藝術創作是非常感性的,而小冰的創作完全是運用了另外一個邏輯,是基於得到的數據和信息來完成,並且速度非常快,打破了關於藝術創作到底是理性還是感性的界限。徐元春則表示,在小冰的很多詩句中,都會出現諸如太陽、小鳥、沙灘等詞語,這些頗具帶入感的詞語正是模仿了人類在詩詞創作過程中經常用到的「借物抒情」的手法。

但在喜愛詩歌創作的科學院院士、數學家嚴加安看來,用人工智慧創作詩歌是對大數據的誤用和濫用。「人工智慧可以下棋,甚至超越人類,那是因為下棋是棋手基於對未來多種可能的對弈路徑進行分析,選擇最佳的對策,這基本是屬於邏輯思維。人工智慧通過大量模擬對弈過程的數據進行學習,可以比棋手以更快速度分析更多的對弈路徑。而詩歌創作主要是靠人的形象思維,即人的直覺和靈感,是境界為先,人工智慧很難做到。所以用人工智慧創作詩歌是不可取的,出版這樣的詩集純屬炒作。」嚴加安說。

對於人工智慧創作詩歌,軍旅詩人王久辛也持否定的態度。「真正的經典詩歌的創作是不可複製的,這表現在詩歌創作的情感境界是陌生的、語言是探索式的,詩歌創造的每一次都開拓了一個新的境界,包含著新的思想、新的情感,它有熟悉的陌生感,並不是隨便可以創造出來的。即使是同一個詩人,他也不可能重複自己。詩歌在某種程度上說就是創造。換句話說就是,詩歌絕對不可能成批量生產、大批量複製。古今中外的經典詩歌,都是一次性的創造。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屈原的《離騷》,乃至李白、杜甫的詩歌,唐宋八大家的散文以及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詩歌創造,都證明了這一點——詩歌沒有複製性,絕對不可能批量生產。」

「春風又綠江南岸,這句詩中將原本是形容詞的『綠 』動詞化,開創了先例,這是思考了很久之後作出的創新,電腦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做了也無法得到認可。」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安鴻志說。在他看來,人工智慧作詩,就是利用大數據做一種文化遊戲,這未嘗不可。以前也有人做集唐詩,把唐詩詩句抽出合適的一句整合在一起,成為一首完整的詩。「現在為什麼不能用電腦來做這種文學遊戲呢?但它只是好玩,不要誇大,它不會創造出什麼新成果,也作不出驚人的詩。」

《陽光失了玻璃窗》,小冰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7年5月出版

《科學報》 (2017-06-16 第6版 讀書)

關注我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