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如此活潑幽默的孔子,才是真實的孔子

如此活潑幽默的孔子,才是真實的孔子

南懷瑾老師曾說:如果把《論語》的對話場景還原出來,每一章句都是一部精彩的話劇和影視劇。只可惜難能找到有如此高修養的人來演呀。確實,南懷瑾老師在別裁《論語》的時候,特別重視對一些細微方面的描述。他能結合孔子在每一章句講話時的環境、語氣,並通過自己的想象,加以渲染,將當年孔子講學時的情形還原出來,讓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沒有拘泥於辭章句讀,停留在文的層面;而是結合了該章句說話者的身份、語境,事件的背景和所針對的特定的人和事,將章句暗含的語境深意立體、完整地展現出來。因此,南懷瑾老師的這本書讀起來便十分活潑、有生氣,完全不同於以往死板獃滯而晦澀的解釋。

而且書中的人物,如顏淵、宰予等人,形象也十分鮮明活潑,能讓我們更真切地感悟到當時當境對話的深刻內涵。而這也正是該書大受讀者歡迎的原因之一。

南懷瑾老師也曾講過,孔子也是一個幽默的、會時不時開玩笑的人。譬如《陽貨》篇有一章的原文是這樣的: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這是講孔子的一個弟子子游到武城做官,孔子也正好到當地,這便是他與子游之間的一些對話。

這在我們以前看來,就是一章極普通的孔子與弟子間的對話,但是南懷瑾老師卻繪聲繪色地講解道:一次孔子到了那裡,聽到弦歌之聲……孔子嘴巴一咧,這麼一笑說,子游真滑稽,在這樣一個小地方,用這種高級的方式來教育老百姓……過於小題大做了!子游便質詢孔子說,先生呀,以前您不是常這樣教導我們的嗎?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這個話,是你教育我們的!但人家實踐了,你不能笑人家呀,我應該教育他們啊!孔子看子游當真了,於是就說,是是是,馬上收回了剛才的話,並告訴其他弟子:子游的話是對的,我剛才是開玩笑說笑話的。』」

如此活潑幽默的孔子,才是真實的孔子,他率性地說、率性地笑,也沒有固執己見,更沒有一副道學的面孔。父親還提示道:我們不必像古人一樣,把孔子塑造得那麼好,孔子也是人,有時候也會說個笑話,或者說些不經大腦的話也是有的。確實,現如今的我們太過於尊崇聖人,容不得聖人有一絲一毫的瑕疵和污點。但是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就算是孔子,其最基本的,也是一個人,一個有著七情六慾的人。

我們本不該將我們所尊崇的對象想得完美無缺,因為事實上,聖人本來就不是完美無缺的。但是當我們有了這個想法之後,發現聖人也有著缺點和不足,此時又覺得是聖人欺騙了自己,覺得自己以前覺得的所謂的聖人真是一無是處,這樣便引發了對於聖人的無盡批駁與指責。

本,及南先生語錄微信公眾平台和新浪博客相關文章均為南懷瑾先生髮布,歡迎訂閱,其他平台轉載請註明出處!

助人助己,轉發點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