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在電影里看不到的星戰,如今只要289就能抱回家

你在電影里看不到的星戰,如今只要289就能抱回家

NON-EXIST DAILY

編者按作為美國文化符號之一的《星球大戰》系列,今年迎來了40周年的紀念。這個由喬治·盧卡斯創造的冒險故事是無數人童年的回憶,直至今日還在不斷延伸發展。

在電影之外,星戰宇宙里又後續加入了小說、漫畫、動畫等等,而在這些不同的表現形式里,我們還發現了不少電影中看不到的有趣設定和情節。

Princess Leia (From "Star Wars: A New Hope")The City of Prague Philharmonic Orchestra;John Williams;Paul Bateman - John Williams: The Definitive Collection Volume 1 - Star Wars

對電影愛好者來說,購買藍光套裝的樂趣之一,大概就是能欣賞到許多電影上映版中難得一見的場景。在上周奧蘭多舉行的星戰慶典(Star Wars Celebration Orlando)中,視效總監約翰·諾爾就在現場播放了幾段珍貴老鏡頭:

比如《新希望》中萊婭公主罵塔金不是人,金色中隊隊長忘台詞爆粗口,帝國軍官抱怨塔金邀功,沒有後期配音的維達原聲慢悠悠地說「你這人沒信心真讓人煩」等等。

但並不是所有這類刪減片段都會公開,有些在拍攝電影的過程中因為各種原因被刪減和改變的情節、台詞、人設,其實能在之後出版的電影小說和漫畫中找到解釋和補充,有些甚至和電影中的完全不一樣。

「我不喜歡這台詞,刪了重拍。」有時候,劇本中出現的改動,可能是因為演員不喜歡某一句台詞,或者更簡單——沒時間。

言情劇版漢·索洛

在漢·索洛被碳凝成一具雕塑前,萊婭公主與他的「吻別」可以說是星戰銀幕上的經典。在原劇本中,萊婭公主說完「我愛你」之後,漢的台詞本來是「我也愛你」,但哈里森覺得不夠勁兒,就即興發揮說了句「我知道」,這也成了星戰迷們津津樂道的一件趣事。

但跟《帝國反擊戰》小說相比,劇本簡直弱爆了。在小說中,這一段簡直像是言情劇:

「我愛你,」她輕聲說道,「我以前沒辦法告訴你,但這是真的。」

漢露出了標誌性的驕傲微笑,「那就不要忘記你的愛,因為我會回來的。」

聽上去跟施瓦辛格的「I』ll be back」沒什麼區別,不知道哈里森對此有什麼感想。

話癆C-3PO的正確用法

先不說長相酷似泰迪熊的伊沃克人能用石頭木箭對抗武器精良的帝國軍隊有多不科學,光是他們參戰的理由就有些奇妙。電影中,C-3PO像哄小孩一樣繪聲繪色地講述義軍的壯舉,還在盧克的原力協助下漂浮在半空,給小熊們帶來了「神的憤怒」。

在小說中,伊沃克人可沒那麼容易被說服,他們完全無動於衷,銀河系的命運對他們來說是個過於抽象的概念。直到盧克表示,帝國將把所有的光都撲滅,摧毀他們頭頂的星星后,首領才同意幫助義軍。這大概是你能聽到C-3PO說的最感人的話,辭藻精美,通俗易懂。但為什麼沒拍出來?或許是因為光這一段就能拍半個小時……

對於伊沃克人的參戰,最不高興的還要數銀河皇帝本人。扮演者伊恩·麥克迪阿梅德在慶典上表示,被一群毛茸茸的泰迪熊打敗,這太沒面子了,絕對是私仇。但是被自己精心調教的徒弟坑了,也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啊。

絕地武士拜見娘家人

在電影中,安納金和帕德梅德的「地下戀情」只有少數幾位親密朋友/敵人知道,而在前傳小說《克隆人的進攻》,以及電影的刪減片段中,這對小情侶不僅一起回到了納布老家,還有了一段(喜聞樂見的)見家長場景。傲嬌的帕德梅不承認安納金是自己的男朋友,然而家人們早已看穿了一切;安納金在餐桌上表示帕德梅身處危險,遭到了一記「待會兒要你好看」的眼刀。

▲ 電影《克隆人的進攻》刪減片段「見家長」。(來源:starwars.com)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如此生活化的帕德梅,這時的她不是參議員,而是大學教師的女兒,一個熱戀中的姑娘。這段鏡頭確實拍了出來,只不過在最終上映版里被刪了。

40年間,「老三部」電影經歷了數次重製,前傳又在這基礎上對故事的背景進行了適當地擴充。因此就出現了略有不同的人物形象和細節。

人形賈巴 vs 鼻涕蟲賈巴

在所有被更改了設定的人物中,赫特人賈巴大概是最悲慘的一位,在《新的希望》小說版和最早的漫畫版中,賈巴都是一個人形生物,而不是一條大鼻涕蟲,他「有一坨格外龐大的肌肉和肥油……頂著一顆表皮粗糙、滿是瘤子的腦袋。」

1977年的電影《新希望》中第一次提到了這位銀河系外圍地區犯罪集團老大,當時盧卡斯本打算讓演員穿著毛大衣,拍一個類似楚巴卡但是長得更外星的生物。但由於特效技術的限制,直到6年後的《絕地歸來》,觀眾才親眼見到了這條眼神獃滯的蠕動著的生物,它黏糊糊的聲音則是用一碗融化了的乳酪錄製而成的。

▲ 1976年的刪減鏡頭、1997年和2001年重製版賈巴。▲ 漫威出版的星戰漫畫中賈巴的造型,這部漫畫屬於正史之外的「傳說」

90年代修復整個「老三部」時,賈巴與漢·索洛討價還價的場景被重新加上,根據設計師在星戰慶典上透露,還是用了許多卷廁紙和上貼牆紙用的膠水,才做出了那些「溝壑縱橫」的皮膚皺褶。

▲ 1983年工業光魔的設計稿,以及1985年《絕地歸來》的拍攝示意圖。(圖源:wikipedia)

導演,X翼被後期扣掉了!

在《新的希望》小說里,盧克加入的本是藍色中隊,但在電影中被替換成了紅色中隊。原因就在於拍攝時使用了一塊藍幕,以便後期摳象合成,但藍色中隊的道具會和背景混在一起,不得已只能改了顏色。在去年年底上映的《俠盜一號》中,藍色中隊又一次出現,就是為了致敬這個電影拍攝中出現的花絮。

▲ 藍幕拍攝TIE戰機時的照片。(來源:starwars.com)

盧卡斯處女作亂入星戰

把風暴兵敲暈了扒衣服,堪稱潛伏的慣用手段之一,屢試不爽,大多數人也根本不會在意他們究竟是誰。《新希望》電影中,盧克和漢·索洛為混入死星基地而聯手對付的TK-421,就是整個星戰系列中最早被叫出衝鋒隊編號的倒霉蛋。

▲ 當帝國軍官問TK-421在哪兒時,他可能正在上廁所……(圖源:Dave Jones/YouTube)

而在小說中,這一編號是THX-1138。如果你對星戰冷知識比較了解,就會發現這是盧卡斯處女作的片名。這部電影還給《俠盜一號》提供了一個彩蛋:保存了死星設計圖的資料庫中,機械臂抓取文件的畫面就源自《THX-1138》。

▲ 就像這樣。(圖源:電影《THX-1138》)

除此之外,在小說中還有一些與電影中略有不同的人設。比如「逃跑小能手」格里弗斯將軍並不會笑,也不會咳得像個肺結核病人。不喜歡飛行的歐比旺坐在副駕上,完全攔不住自己玩命開飛車的徒弟,想喊他的名字出口卻是「安納納納納納納」,我數了一下,一共六個「納」。被漢·索洛一槍崩掉的賞金獵人格里多,還曾與年幼的安納金打過一架,諸如此類。

六部曲中講述的是與走天一家有關的故事,小說和漫畫則可能把重心放在一些主線之外的人物身上,我們也就得以一窺C-3PO、達斯·摩爾、塔金這些角色鮮為人知的經歷。

不想殺老師的徒弟不是好西斯

在前傳《幽靈的威脅》中,我們知道銀河皇帝有一位叫做達斯·摩爾的學徒,但這個角色在電影中幾乎沒說幾句台詞就被砍成了兩半。即使是在動畫劇集《克隆人戰爭》中,也只提到了他如何「起死復生」的故事。他究竟是誰?西斯的「二人法則」又是怎麼回事?

在小說版《幽靈的威脅》文末,有一個關於摩爾的全新短篇故事《終局》,我們得以從這個達索米爾人的視角,了解他被帕爾帕廷議員從出生地解救出來,繼而培養成西斯的經歷。「二人法則」也第一次被正式提及:「存在於同時代的真正西斯永遠只有兩人:一位導師,一名學徒。」果殼閱讀新出版的《達斯·貝恩》三部曲,則從緣起到發展,對這一古老法則進行了詳細解釋。

一言不合就放閃電

「一言不合就放閃電」的皇帝,同時也是光劍高手,看看他和尤達大師的那場對決吧。但絕地長老會畢竟不是吃素的,在《西斯復仇》小說版中,三位大師在逮捕帕爾帕廷時,與他進行了好一番光劍對決,而不是像電影中那樣被(省時省力地)一擊斃命。

其實,皇帝本人對這一段打鬥也頗感意外。「當盧卡斯說起有大場面時,我想就是放放閃電撂倒一大片,沒想到真的上了光劍。而且,原力閃電竟然不是皇帝獨有的,當看到《克隆人的進攻》里杜庫放電那一段時,我心裡想的是,這傢伙怎麼也會這招?」

相比之下,溫杜大師或許才是真炮灰,為他心疼一秒。但薩繆爾·傑克遜在慶典上表示,星戰宇宙里的人從高處掉下來多半死不了,所以溫杜大師一直在樓下默默期待回歸,盧卡斯影業你們看著辦吧。

最後,威爾人到底是誰?

威爾人大概算是與星戰最有淵源,又最神秘的種族了。製造了克隆人士兵的卡米諾人雖然被稱為「神秘種族」,但至少他們在電影中露了臉;威爾人作為古老而傳奇的守護者,與原力有很強的聯繫,教會了奎-岡·金原力靈魂技能,似乎還記錄著銀河系的歷史,盧卡斯影業對此卻並沒有作出更多描述。

多部小說中都曾提及威爾人,《俠盜一號》中奇魯·英威和貝茲·馬彪斯的設定就是威爾守衛,而整個系列的最初名字也叫《威爾日誌第一部:星球大戰之星際殺手盧克的探險》。這個標題被盧卡斯自己斃了,盧克的姓氏也從Starkiller(星際殺手)變成了Skywalker(天行者),雖然走天和弒星一樣都挺中二的。

▲ 盧卡斯手稿。

在六部曲之後的電影里,還有其它一些沒有拍出來的場景,而後續出版的小說和漫畫,則對這些缺失的片段做了補充和解釋。例如《原力覺醒》中,C-3PO換上了一條紅色的胳膊,漫畫《C-3PO:幻肢》就是關於這背後的故事。

小說《塔金》講述了最高星區總督的旗艦「女執行者」號的由來,這艘殲星艦取代塔金之前的「腐肉尖峰」號,在電影《俠盜一號》中緩緩掠過正在安裝死星激光主炮的巨大圓盤。

《塔金》目前已由果殼閱讀引進出版,漫畫《C-3PO:幻肢》也即將上市,如果你對死星的結構感興趣,或許還可以看看已經出版的《死星完全圖解》。

在多次修複電影的過程中,估計老盧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該用哪個版本,塔圖因小酒吧里先開槍的究竟是格里多還是漢·索洛,更是變成了堪稱星戰電影史上的「甜咸之爭」。由此看來,小說和電影版之間會存在這些差異,也就不難理解了。

但作為一個星戰迷,我其實並不太在意這些。無論是小說、漫畫、動畫還是電影,只要能看到自己喜歡的角色在那個遙遠銀河系的冒險,就真的會像盧卡斯說的那樣,瞬間變回12歲的孩子,跟在那些虛構的人物背後,去親身經歷一場傳奇。

* 一個硬廣

題目里的289包括:平裝版《星球大戰》正傳三部曲、前傳三部曲、《達斯·貝恩》三部曲和《塔金》,寫289是因為我們就喜歡這個數。

不過既然要買,為什麼不順便捎上《死星完全圖解》呢?全彩頁,精裝版,只要多加42,死星圖紙抱回家!

你還在猶豫什麼?馬上拿起手機下單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