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深圳「科創市長」許勤急調河北:為什麼是他?

深圳「科創市長」許勤急調河北:為什麼是他?

4月2日上午,2017 (深圳)IT 領袖峰會在深圳五洲賓館開幕,包括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在內的一眾IT 大佬們,被議程表上標註的開幕式主持人——深圳市委書記、市長許勤「放了鴿子」。不過大佬們並未流露失望,因為他們頭一天已經從新聞中獲知,許勤即將離開深圳,赴任河北省委副書記。

其實在開幕式之前,許勤已經與大佬們見過面。對於這個由自己力主引進的常設性科技盛會和諸多老朋友,他傾注了感情。峰會組委會執行主席、數字聯合會主席吳鷹透露:「他昨天深夜從河北飛回深圳,早上和我們吃飯,開會前拍了合照,企業家和政府的親情就在這!」

當天下午,另一場道別在深圳市民中心禮堂舉行。在組織部門宣布深圳市委主要領導職務調整的全市領導幹部會議上,許勤回顧在深圳期間的工作時說,9 年來,深圳實現了從「深圳速度」向「深圳質量」的歷史跨越,走出了新常態下有質量的穩定增長、可持續的全面發展的新路子,率先實現了發展動力的轉換……「這9 年是我人生經歷中最為難忘、最為充實、最為寶貴的一段美好時光。」

這段顯然經過組織審定、由許勤親口說出的話,既是他對深圳這座城市的道白,也堪稱他9 年深圳任職作為的概括。講話的背後,深圳質量、全面發展、動力轉換等關鍵詞躍然而出,或許正是許勤被擢拔至更重要崗位的最佳註腳。

長跑健將

2010年6月5日傍晚6 點,深圳市民中心B區多功能廳,一場遲來的記者見面會,許勤作為新一任深圳市長走向前台。沒有豐富的表情和肢體語言,甚至語調語氣都全程如一,讓一些期待見識「個性官員」的記者不免乏味。但一組組精準的經濟數字和政策條文脫口而出,還是給與會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祖籍江蘇連雲港的許勤,2008年4月來到深圳,以國家發改委高技術產業司司長身份,掛職深圳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分管發展改革、科技等工作。在此之前的長達21 年裡,許勤一直在國家發改委(計委)工作,從普通科員做到副處長、處長,直至高技術產業司副司長、司長。從政之前,許勤1987 年從北京理工大學研究所院光電專業畢業,2004 年獲得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博士學位。

北京理工大學的白廷柱教授是許勤的研究所同班同學,他曾對媒體回憶,許勤愛好長跑,一直是學校長跑隊隊員,還多次代表學校參加北京市的學生運動會,「大多數人喜歡球類項目,而許勤每天早上堅持跑步,一圈接著一圈,雷打不動。」許勤的研究所輔導員魏平認為,這正是許勤個性的體現,「長跑最需要毅力,他是個不乏毅力的人。」

其實,長跑不僅需要毅力,還需要心平氣順,最怕打亂節奏,快衝快跑。21年部委工作經歷,已經證明了許勤是個「沉得住氣」的人,來到深圳后,更大的考驗在等著他。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令典型外向型經濟的深圳遭受了巨大衝擊,大量製造業企業經營困難,持續繁盛多年的華強北呈現前所未有的凋敝之象。翌年,市長許宗衡因腐敗落馬,改革之城蒙上了一層陰影。與此同時,時任深圳市副市長唐傑曾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憶及,深圳還面臨土地空間、能源資源、城市人口、環境承載力四個「難以為繼」的局面,如何從「殺出一條血路」到「走出一條新路」,是擺在深圳主政者面前的迫切任務。

「本屆政府受命於一個重要的歷史節點,是在一個關鍵轉型時期產生的新一屆政府。」許勤對自己的挑戰和使命有著清醒的認識。為此,在上任伊始,主持制訂深圳市「十二五」規劃時,他和同事們主動將GDP預期增速下調為10%,「突出轉型的決心,突出兩大轉變,將從深圳速度轉為深圳質量,從經濟快速前行轉為社會經濟全面和諧發展。」

事實上,按照深圳的條件,即便在當時條件下,追求更快的速度也並非難事,比如不主動淘汰高耗能企業,還可採取投資拉動措施。但深圳沒有走上這樣一條許多其他地方都在行走的路,而是選擇了苦練內功,刮骨療毒。在許勤擔任市長以來的7年裡,深圳在全國率先進行了商事登記制度改革,持續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引進大學、醫院和科研團隊……

這一系列全面改革舉措,讓深圳從難以持續的衝刺跑轉向心平氣順的勻速跑,為深圳擺脫迷茫、重拾衝勁贏得了機會。

就在宣布許勤調任河北的同一天,中央還宣布了建設雄安新區的「千年大計」。外界普遍認為,許勤將在雄安新區的建設當中發揮重要作用。「千年大計」當然非短期之功,選中許勤,或許與他的「長跑思維」不無關係。

新任河北省委委員、常委、副書記許勤4月4日赴雄安新區安新縣調研

科創市長

位於深圳龍崗和南山區的柔宇科技,是全球柔性顯示領域的一家「獨角獸」領軍企業,許勤去考察過多次。其創始人劉自鴻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許勤給他印象最深的是對科技產業的熟知、遠見,和平易近人、謙虛的態度。「許市長對科技創新的重視,是對深圳最大的貢獻之一。」劉自鴻說。

《人民日報》主任編輯、人民網深圳頻道總編輯呂紹剛曾經多次採訪過許勤,在他的印象中,許勤低調、務實、勤政,「是典型的理工科專家型官員」。「特別是創新發展話題,他明顯更願意,也更善於與人分享。」呂紹剛告訴第一財經,有一次面談,許勤說:「雖然我也算比較懂科技的,但深圳好多年輕人和企業做出的東西,常常讓我也覺得意外,眼前一亮。這是深圳非常有意思的現象,你有空,也可以多去看看。」

的確,發改委高技術產業司出身的許勤,甫一到深,就帶來了一股強勁的「科技風」,9 年下來,其在推動深圳科技創新上的作為,也為自己贏得了「科創市長」的美譽。「深圳土地資源有限,只有不到2000 平方公里,水、氣、油等資源基本依賴外部供給,市場外向型程度高,要實現有質量的穩定增長、可持續的全面發展,唯有創新、創新、再創新,以創新打破要素成本的制約,以創新提升發展質量,以創新增強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2015 年,在接受《瞭望》雜誌採訪時,許勤如此闡述他把科技創新作為施政重點的原因。

掛職深圳后,在許勤的推動下,深圳成為了國家發改委批准的第一個創新型試點,並出台了三大新興戰略產業發展規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創新之都,深圳建設科技、產業創新中心的定位,被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

2016 年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也是許勤作為深圳市市長的最後一份「施政總結」顯示,當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超過800 億元,佔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提高至4.1%——單就這一指標而言,堪比韓國、以色列。

此外,深圳新增國家省市級重點實驗室、工程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企業技術中心等創新載體210家,累計達1493 家。新組建神經科學研究院等新型研發機構23 家。PCT國際專利申請量增長約50%,佔全國一半。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增加值增長10.6%。新增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2513 家,累計達8037 家。

在位於深圳柔宇科技總部,一名員工展示柔性感測透明鍵盤

深圳缺乏大學和科研院所,這一「先天不足」也逼迫許勤帶領深圳獨闢蹊徑,走出了一條主要依託企業搞創新的新路。曾經擔任深圳市科協主席的周路明,對此十分了解。他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舉例說,華大基因和光啟研究院就是在這一思路下引到深圳的,許勤在它們的引進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華大基因最初來的時候,本來是中科院的團隊,是體制內的國家隊,但(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覺得束縛太大,包括人員招聘、薪酬體制、科研規劃、資金使用,不是按照源頭創新及其產業化的規律來運行。深圳的市場環境比較好,他願意做一個民辦的體制,深圳也能夠接受。以前民辦科研機構和中科院競爭國家資源配置受到很大限制,但是深圳開了這個口子,民營科研機構跟國有的一樣支持,而且支持的力度很大,華大基因作為深圳源頭創新新體制的第一例,充分釋放了活力。光啟是從國外引進的,也體現了類似的創新性、靈活性。」周路明說。

如今,深圳「以市場為導向、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呈現出「6個90%」的鮮明特徵:90%的創新型企業為本土企業、90%的研發人員在企業、90%的研發投入源自企業、90%的專利產生於企業、90%的研發機構建在企業、90%的重大科技項目由龍頭企業承擔。企業成為技術創新的主導者、組織者和風險承擔者,培育出3 萬多家創新型企業集群。

中央提出規劃建設雄安新區7個方面重點任務,其中之一就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在這方面,許勤在深圳9 年的探索,可謂極佳的經驗積累。

「深圳質量」提出者

如果說科技創新尚屬集各方智慧與能力的「顯學」,「深圳質量」的提出,則堪稱許勤個人在深圳發展上的重要理論貢獻。對此,官方正式表態亦不吝讚賞——3 個月前的1月1日,在宣布許勤擔任深圳市委書記的深圳市領導幹部大會上,時任廣東省委組織部長李玉妹代表省委講話稱,許勤「有宏觀視野和戰略眼光,在深圳速度基礎上提出了深圳質量、深圳標準理念,確立了有質量的穩定增長、可持續的全面發展工作思路」。

「深圳質量」正是許勤升任深圳市市長的2010年提出的,那一年,也是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0周年。這年10月,深圳市委、市政府下發《關於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決定》,首次提出了要實現從「深圳速度」向「深圳質量」的跨越。在2011 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許勤對深圳質量作了進一步的解讀:創造「深圳質量」,就是堅持以質取勝、追求更高的物質文明;就是堅持以人為本,追求更高的社會文明;就是堅持文化強市,追求更高的精神文明;就是堅持內涵發展,追求更高的城市文明;就是堅持低碳理念,追求更高的生態文明。

2016 年深圳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組數字,體現了「深圳質量」戰略的成果:GDP 增速逆勢上揚,初步核算數19492.6 億元,同比增長9%;轄區公共財政收入7901 億元,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136 億元,增長15%,四年翻了一番多;資源能源消耗「低中再降」,預計萬元GDP 能耗、水耗分別再下降4.1%和8.9%;PM2.5平均濃度27 微克/立方米,下降10%,繼續處於國內城市領先水平,空氣優良天數提高至354 天,居內地城市最優水平,實現了經濟質量和生態質量「雙提升」……在供給側改革成為舉國要務的語境下,深圳的供給側改革交上了一份耀眼的答卷。

時針撥回2012年12月8日,習近平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后首次離京視察,目的地深圳前海。視察過程中,他對包括許勤在內的陪同人員表示,(前海)開發建設過程中,要充分發揮特區人「敢為天下先」的精神,敢於「吃螃蟹」。有人評價,作為常「吃螃蟹」市長的許勤,可能是「最懂上面」的地方官。也有人說,與其說是「最懂」,不如說是「最會貫徹」,而且不是被動的依葫蘆畫瓢式貫徹,而是帶著因地制宜的思考。年屆而立的深圳特區,一度讓外界生出「不行了」的錯覺,回頭來看,這幾年深圳的改革探索不僅沒有停滯,反而在實踐和理念上均有重大進步。這些,不能說主要是許勤或其他深圳主政者的功勞,但也與這位在深9年、任市長7年,頭髮稀少、風格低調的專家型官員是分不開的。

而深圳9年於許勤的河北任職,意義不言而喻。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2篇文章,獲得232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