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影《怒》:在信任感的邊緣挑戰人性

日影《怒》:在信任感的邊緣挑戰人性

渡邊謙,森田未來,松山健一,綾野剛,山崎葵,妻夫木聰,廣瀨玲,除了尚只有十八歲的絲絲稍顯稚嫩,其餘隨便哪一個都是可以獨挑大樑的演員。如此強大的卡司,也為這部電影奠定了佳作的基礎。

我想用四個詞來大概講述一下這部電影,即已知,未知,信任,恐懼。

千葉,渡邊謙飾演的父親槙洋平帶回了離家出走去了風俗街的女兒;

東京,身為同性戀的優馬在昏暗的房間里「看中了」了一個瘦弱的男人大西直人,並將他帶回家中;

沖繩,隨母親剛剛移居過來的高中生小泉遇見了一個孤島上的背包客。

這是我們已知的。

與此同時,警察仍在找尋一年前八王子殺人案嫌疑人的線索。

三個身份不清的神秘男人,他們的真實過去,與這庄案件是否聯繫,是我們未知的。

這種未知貫穿了整部電影直到最後才揭曉了謎底,當我們以為兇手是這位時,在下一個鏡頭裡那位則呈現出更大的可能性,而到了另一位的時候又覺得更加符合嫌疑人的身份,讓我一時懷疑兇手是不是有三個?

最先和這個三個男人接近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無條件的信任他們。愛子主動向寡言的田代做便當,一心想和他長廂廝守。

優馬把直人帶到時日不多的母親面前,還問他願不願意和自己葬在一起。

小泉為田中保守無人島的秘密,不時去看望他,與他談天說笑。

看到這裡,不禁讓人感到心安,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人就是這樣一種生物,當你認識了一個人後還想去了解更多,信任危機也就開始了,越親近越怕背叛,就去會懷疑,去恐懼。

無論是千葉的普通父女還是東京社會精英優馬都或多或少受社會直覺偏見的影響,對田代和直人產生了懷疑。

愛子的爸爸告訴她田代可能是兇手,讓這個本以為自己雖然與他人不同也能獲得普通人幸福的女孩開始搖擺,愛子在前面一直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的姿態,直到站在告示牌前向父親問出了「因為是愛子嗎?」

她開始不確定,害怕自己真的不正常,怕遇到的那個愛人是殺人犯,所以她報警,在瓢潑大雨中顫抖哭泣,對父親說「我打電話給警察了…」

優馬看到了直人和女生約會,他看上去雲淡風輕地詢問直人,實則內心恐懼,怕付出的感情是假,說過的約定是假,所以在面對直人被提問后的沉默后,他開始懷疑這個人。

直人消失了,優馬在接到警察的電話後果斷抹掉了關於他的一切痕迹。

而沖繩島上的少年辰哉亦然,他和田中是唯一知道小泉經歷了什麼的人,他以為他們一起分享了同一個秘密並為之愧疚痛苦,遂與他親近。

然而在所有信任被打破時,他近乎崩潰,由此犯下大錯,為沖繩篇畫上一個悲涼的句號。

不得不說這個劇中的演員們著實為這部電影大大提色,每一個人物形象都是飽滿的,人人都在飆演技。

而另的一看點則在於妻夫木聰和綾野剛這一對男男CP,導演也「不負眾望」的給了這兩人三條線中唯一有的激情戲份,讓腐女們大呼過癮。

李相日將大量的聲音和影像蒙太奇融於電影中,

教授坂本龍一絲絲入扣的鋼琴伴奏賦予了這部電影無法言說的沉重感,不喧賓奪主又恰到好處,讓演員們的情緒隨著音樂噴薄而出,委實震撼。

另一方面無論是剪輯取景還是光的運用都非常考究,會讓你被某一個畫面驚艷到,也讓這三個不相關的故事產生了奇妙的共振。

我沒有看過原著,儘管有熱愛原著的讀者在看了這部電影后指出了其中一些詬病,但不能否認的是在看完整部電影后我有馬上衝進書店把小說買來一口氣讀完的衝動。

什麼叫怒?我們活著,同時忍耐著,這是人性道德的束縛,是人和動物的區別。而當這種束縛消失,自我意識變得過於偏執,這時候憤怒可以隨時爆發。

所以才說,世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

至於兇手是誰,這三個男人又有怎樣的故事,不敢劇透太多,以免有讀者第一次看的時候因為提前知道而對結局和一些感人的細節失了興緻,這大概也是沒有事先看過原著的一點好處吧。

以愛與青春為名,陪你一路成長

不失初心,不忘初衷

全球最電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