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高考出分那天,閨蜜把我拉黑了。

高考出分那天,閨蜜把我拉黑了。

等這座城市關了燈 我們陪你入睡

心儀

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散了。

當我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一切都已為時太晚。

而我至今都不明白的,則是如何挽回一段斷裂的關係。即使責任不在我,甚至不在彼此間的任何一方。告別就是這麼難。

2015年夏天,我聯考失利。聯考,誠然是人生的一道坎。無論家長、老師還是我們自己,做了那麼多的準備,無非是為了去掉所有借口,讓我們能夠在面對結果時求個踏實、說句無悔,別無選擇地把成敗與自身實力掛鉤。

可我沒能得到我想要的。

我不是個很信命的人,但我也同意聯考是實力與運氣的雙重考驗——不幸的是,我可能就是運氣不太好的那一批。

那年的6月7日、8日,天氣悶得驚人,我還偏偏得了感冒,在考場上頭昏腦脹,密密麻麻的小字兒在眼底投下一輪陰影。

十幾天後下分,果然成績比平時水準差了很多,我強撐著完成了報考,最終只落得湖北省的一所二本院校。

家人不滿意,我也不滿意。

我的成績通知單被翻了又翻,窗外工廠的煙囪排出又一輪黑煙。

Brina Blum丨攝影

我的家鄉在河北省的一個小城市。我一直以來的理想,就是去北京上大學。一方面是由於離家近,另一方面是那裡優厚的教育資源,在我心裡為好大學和北京的大學畫了個等號。

想去一所好大學的願望,在我看到那所二本院校的錄取確認網頁時愈演愈烈。我知道在北京讀書對以後的發展意味著什麼,我不想從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就低人一等。

於是我跟我媽說,我想復讀。

復讀的艱辛我考慮過,但如果我不復讀,以後只會過得更艱辛。我想再試一次,賭上這辛苦的一年。最後的結果無論是好是壞,起碼我儘力了。

人生這條路,我不想將就;所以復讀這條路,我從未猶豫。

Pablo Garcia Saldana丨攝影

我仍然在我原來那所高中復讀。

也就是在那個新班級里,我認識了小何,我講到的「閨蜜」。

復讀班的學期開學很早。在確定了復讀意願和辦完手續后,一個拼湊起來的班級誕生。我頭一次覺得熟悉的教室是那樣狹窄,因為裡面塞滿了三十幾個不甘於命運的靈魂。

人有面善之緣。大家都喜歡眼睛大大的可愛的女孩子,我也不例外。小何就是這樣的人,也是我的復讀班的同桌。

她也是不認命,一心想去北京,或者其他地方也好,但一定要是個好學校。從前環境的局限帶給我們一股子艮勁兒,非要跟現實一爭高下。

相似的價值觀和相似的背景拉近了我們的距離。如果有人想拍一部有關校園生活的電影,要尋找兩個女生間友誼的元素,我們那時候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樣本。

Jamie Taylor丨攝影

復讀的這一年,她住校我走讀,她不想在學校住的時候,我還經常偷偷地把她帶到家裡住。

當時我媽對她比對我都好,因為小何的父母都在北京上班,只有她自己在河北上學。我媽很心疼她,天天讓我給她帶水果。

我有輛電摩托,我們經常在吃飯的時間騎出校門,在大街上兜風。每天晚上上自習之前,都一起去學校小超市買零食。每次考完月考,我們都躺在操場的假草皮,數著勉強可見的幾顆星星,聊的是聯考和大學。

有一次她發燒,要留醫院打點滴。課上老師講的東西她聽不到,等她回來時,我就全部給她再講一遍。

總之所有的過往,都是最平凡也最真誠的往事,都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好的劇情。

那時,我們設想了好多聯考完要做的事。我們想一起去打工掙錢,然後一起去台灣吃小吃,再慢慢地從南方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玩回來。

——可最後,我們什麼都沒做。

Jordan Mcqueen丨攝影

我和小何的關係,在第三次模擬考試后悄然改變。

在一年復讀的過程中,我們歷次考試的成績其實相差不多,你追我趕。但在三模時,我考了全班第一,她不知道什麼原因,排到了倒數。

那幾天小何特別不開心,跟我也不像從前那樣。我感到一道無形的幕布把我們隔離開來。我們不再一起吃飯、一起消遣,並在一起的書桌間好像隔開了幾十米。

從這之後到聯考的一段時間,我和她都很少交流,基本上就沒說過什麼話。

這種微妙的僵持,持續到了聯考的前夜。那時我給她發了一條簡訊,大意是說要加油、穩定心態之類的。

Freestocks Org丨攝影

小何只回復了一個「嗯」。

6月7日很快來臨。第一次聯考是緊張,第二次反而很平靜。考試前幾天下了大雨,空氣中彌散著一股泥土的清香,我身體狀態也不錯,翻翻黃曆的話可能是「萬事皆宜」。

48小時,6張試卷,我就這樣結束了一年的辛苦。出了考場,我和媽媽熱烈討論了一會兒,就馬上要來手機給小何發了消息。

我說:你感覺怎麼樣?

直到深夜她才回復我:不好。

後來的事情表明,這兩次尷尬的交流還不是我們關係的谷底,只是風暴的開端。

Ehud Neuhaus丨攝影

我又享受了一次從考完到出分的清閑。

第二次拿到成績通知單,我覺得還算滿意,至少發揮到了應有的水平。那幾天我忙著查學校、填志願,也覺得小何當初可能只是一時心情不好,就沒再多問。

6月底,錄取情況公布了,我被林業大學一本錄取,如願來到北京。我很開心,終於沒有白費兩年的功夫。

欣喜之餘,我又趕緊去問小何。小何回答我說,「我報上了一所三本,在南方」。

我本想回復她一些平常的雞湯式的話語,沒想到還沒來得及發出,就看到這句消息的後面,緊接著一句:

「以後我們不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再見。」

等我再發消息過去,發現她已經把我拉黑。

我和小何的故事就在這裡戛然而止,沒有下文。這一年的時間裡,我曾試圖聯繫她,但也從未有迴音。

Jeremy Yap丨攝影

我像回放電影一樣,檢視過我們相處中的每個細節,卻總是想不通我在何時做了不該做的事,或者傷了她的心。

我曾認為,小何只是個比較悲觀的特例,成績不夠理想就失去了希望,因此她說「和你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也只是出於自卑和憤怒。

我也曾認為三本和一本並沒有那麼多的不同,好的大學也不一定代表著好的人生,往後還要靠在社會的奮鬥,沒什麼差別。

Toa Heftiba丨攝影

可來到大學,我卻常聽別人說起,聯考不是「人生節點」,而是「人生起點」。

「好聯考就是好大學,好大學就是好文憑,好文憑就是好工作。」聯考又似乎真的把我們放進了不同的世界。都市或縣城、一本或三本、好專業或壞專業,都是天壤之別。因此——我們的一生就已經定型了嗎?

孰是孰非?我感到困惑。

今日話題:你對你的聯考成績滿意嗎?

我能理解,有些讀者的高中一本率高達90%以上,因此對於「小何」的表現,可能你的第一反應是「戲多」,或者「別人考得好,她在多想什麼」。

但小何代表的群體確實存在,在面對這樣的心理落差時,誰都很難平衡。同桌考上清華而你來到211,和復讀時的同桌考上211而你在三本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我們記錄這段故事,不是為了抱怨命運,也不是在強調三本和一本的不同,更不是嘲笑那些因為各種原因而沒能在聯考中達成自己願望的人。

誰也不能改變過去,但我們能讓未來少一些遺憾。

還是那句話,奮鬥終歸未晚。

錦岩&橙子文字

油條兒頂圖

貓大大配圖

貓大大編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