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涵養中國美術原典之《千里江山圖》

涵養中國美術原典之《千里江山圖》

故宮要展出藏品宋代大青綠山水巨制《千里江山圖》,這幅名列古代現存的10大名著的作品,氣象開闊,壯麗輝煌,引人入勝,由此可以打開一扇讀圖了解古代美術的窗口。美協主席劉大為呼籲說:要讓我們的青少年記住幾張經典美術作品。

《千里江山圖》卷(局部),北宋,王希孟作,絹本,設色,縱51.5cm,橫1191.5cm。

古代畫院與少年俊彥

圍繞《千里江山圖》有很多令人驚嘆的地方!民國時,陳寅恪先生曾寫過一副著名的對子:大清皇帝同學少年,南海聖人再傳弟子。因為,和陳寅恪同為清華研究院導師的王國維曾是溥儀皇帝的老師,另一位導師梁啟超的老師康有為則號南海聖人。這是一則調侃。而《千里江山圖》作者王希孟的老師是宋徽宗趙佶,宋徽宗做皇帝命運悲慘,被金兵擄掠,死於非命。而作為藝術家,他當之無愧是歷史上影響最大的藝術家,除了他的繪畫和領導的畫院,人們至今普遍使用的仿宋體原創專利發明人就是宋徽宗的瘦金體。王希孟少年時就進入了皇家畫院,開始雖畫得不太好,但宋徽宗認為此生「孺子可教」親自指導,王希孟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時間就創作完成了《千里江山圖》這幅不朽的經典之作。《千里江山圖》創作完成之後敬獻給宋徽宗,宋徽宗又把《千里江山圖》賜給了當朝宰相、著名書法家蔡京,蔡京在這幅作品上留下了一段跋語:政和三年(1113年)閏四月八日賜。希孟年十八歲,昔在畫學為生徒,召入禁中文書庫,數以畫獻,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不逾半歲,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在古代,繪畫實際上就是今天的照相,皇家需要通過繪畫來記錄國家社稷的重大事件和皇帝統治天下的盛世景象。因此,有專家認為從夏商周時期就有宮廷繪畫,漢代已經有專職的宮廷畫師。西漢末年劉歆在《西京雜記》中記載了宮廷畫師毛延壽因王昭君不願行賄而把昭君畫丑,致使昭君被漢元帝遠嫁匈奴的軼事。唐初在翰林院中有畫師的職位。但作為官府獨立的機構,始於五代后蜀皇帝孟昶於公元956年建立的翰林院圖畫院。宋徽宗時期,是古代畫院的高峰期,宋代甚至在科舉考試中專設了「畫科」。元代以後,皇家畫院就衰落消失了,但宮廷繪畫的依然,如義大利人郎世寧在清代如意館任畫師。但這個如意館是下屬在清廷內務府造辦處的,藝術家完全被當做技術性畫工了。古代畫院創造了世界級的經典藝術,是人類文明代表性成就之一。也只有這樣集中了天下經典和最著名的畫家群體,才能產生和培養出像王希孟這樣訓練有素的少年藝術天才。

青綠山水畫是山水畫的源頭

山水畫是全世界唯一的畫種,它並不是以描繪客觀山水為主要追求的,而是重在表達人的主觀感受,要求畫可觀、可游、可居,通過飽游飫看,達到身心交融、天人合一的境界。山水畫始於魏晉時期,山水畫的獨立首先是山水的主體意識的覺醒,這與魏晉時期對知識分子的高壓,使得一批文人走入山林,與自然山水相唱和,完成了山水人格化審美有關。同時道家思想深入知識界如以陶淵明為代表和佛教傳入佛教繪畫的需要也有關係。山水畫從作為人物畫背景而獨立為一個畫種,目前我們見到的最早的作品是青綠山水畫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圖》。

山水畫是從有色彩開始的,而青綠山水正是最古老的山水畫種類,畫別名「丹青」正是與青綠山水有關,丹即丹砂,青是青雘,都是礦物質顏料。早在《漢書?蘇武傳》:竹帛所載,丹青所畫。《晉書?顧愷之傳》:尤善丹青。而有色山水畫一般包括大青綠、小青綠(以石青和石綠兩種顏料作為主色)、金碧山水(比青綠山水畫多一種泥金色)、淺絳山水(以淡紅青色渲染為主)。

青綠山水畫最早出現在魏晉,到唐代形成了以大小李將軍李思訓、李昭道父子為代表的第一個高峰。《千里江山圖》是古代大青綠山水畫的經典代表作,體量宏大、構思周密、技法深入、色彩絢爛,它把古老的青綠山水畫推向了成熟的高峰。唐代開始有水墨畫,但以青綠山水為主。宋代以後,水墨畫興起,青綠山水畫走向式微,但歷代大畫家,都還是畫過一些青綠山水畫的。宋以後的董其昌、文徵明、唐寅、沈周、仇英,直到20世紀的黃賓虹、潘天壽、張大千、吳湖帆、謝稚柳、賀天健等名家都畫過,但青綠山水已經不是繪畫主流了。青綠山水畫的特點是色彩濃麗、富有裝飾性、象徵性,很適合皇家富麗堂皇氣派的表達。青綠山水畫與文人畫的水墨表達是不太一樣的,畫起來在技法上的局限也較多,因此後世畫家多是偶一為之。

《千里江山圖》的經典性

《千里江山圖》是古畫中少有的鴻篇巨製,作品畫在絹上,高51.5厘米,橫長1188厘米。作品本身沒有作者落款,後世是根據作品的收藏者、當朝宰相蔡京在畫上的題跋,才知道作者是宋代王希孟。

根據作品繪畫布局的結構大致可以分為六個部分。全卷以郭熙「三遠」透視法的平遠觀察視點,顯得遼闊宏大。第一段近景平實,中景綽約,遠景開闊,一條寬闊的河流從遠方湧入,給人一種山水近人,心曠神怡的溫馨之感。在水面分隔之後,畫面進入了第二部分,近峰起伏踴躍,中峰推浪鼓盪,山勢漸雄;山間樓台隱現,連起一架飛虹廊橋,跨越山水,氣貫彼岸。彼岸蜿蜒而上、依山鋪陳方顯出人間仙境。這已是第三段,山勢如含苞花蕊,簇擁相攜,樓台如雲中仙閣,憑山臨水,江山盛景,人間天堂。此一段山蜿蜒綿長,餘音裊裊,竟如人工築園般精巧回味。隔岸有小舟相望,山腳峰迴路轉,山頭卻是異峰突起,一覽眾山。如果說第三段是畫卷人氣高峰,仙山瓊閣,那麼第四段就是山水交響,攝魂聚氣。第三、第四段當為全卷畫眼。第四段與第五段是在群峰交錯中的蜿蜒水道相過渡的,無三峽之險,卻有長江龜山、佘山相峙之妙,峰巒相峙,豪氣相銜,畫家把主峰壯美氣勢如巨浪般層層推遠,一浪出去,一峰遞進,其勢向中遠景傳送,一抹濃重的遠山把氣勢托住,作者匠心之妙,嘆為觀止。開闊的江面向遠山腳下浩浩遠去。在第五、六段相鄰處,遠、近景山勢平緩,如平沙漠漠般遼闊,山高水長,天光明媚,在舒緩的島嶼上,一峰兀立,宛如響鼓雷鳴,與敦實有力的起首相呼應,收官收得氣壯山河。10米長卷大開大合,氣勢恢宏;起承轉合,銜接自然靈動。每一段點景人物姿態自然,每一片樹生動率意,千姿百態,與工筆細寫的亭台樓閣、舟船橋渡形成鮮明對比。

此畫卷首有清乾隆帝御題:「江山千里望無垠,元氣淋漓運以神。北宋院誠鮮二本,三唐法從弗多皴。可驚當世王和趙,已訝一堂君與臣。易不自思作人者,爾時調鼎作何人?丙午新正月御題。」乾隆一生名下有4萬首詩,數量幾乎等於《全唐詩》,但無一首留得住,他還好在歷代名畫上亂題亂寫,往往破壞了畫作的布局。但他主導的《石渠寶笈》編撰,對保護整理古代繪畫是有貢獻的。卷尾除蔡京題跋外,還有元代書畫家溥光和尚的題跋:予自志學之歲,獲睹此卷,迄今已近百過。其功夫巧密處,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謂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設色鮮明,布置宏遠,使王晉卿、趙千里見之,亦當短氣。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獨步千載,殆眾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為不妄雲。常看常新,相信不會是溥光一人的感受。

有專家認為,此卷水是南方的水,滋潤平和,作者畫水的筆法細密平和;山卻是北方的山,峭拔聳立,畫家勾皴有力,設色雄麗。宋徽宗講究以詩入畫,深入觀察、體驗生活,立意要高,出筆要精到。曾傳說他考問學生,皇家園林的仙鶴從低墩子邁上高墩子是先邁哪只腳的?正是在如此嚴格的訓練和指導下,少年王希孟才會有如此成就。

這件作品解放后曾分別於建國初、20世紀80年代、和建國60周年三次展出,每次間隔近30年。著名美術史論家、人民大學責任教授陳傳席說他曾經對比過最近兩次展出的情況,覺得後面那次畫面比前面那次暗淡了,作品不拿出來展未必就是最好的保存方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