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九寨溝震后一日

九寨溝震后一日

8月8日晚9時19分,九寨溝時光酒店外,10歲的翁鈺晗靠著一堵圍牆,與幾個小朋友玩興正濃;40公裡外,陳暢濤一家三口在中巴車內昏昏欲睡;千古情演藝中心內,數千名遊客,正在體驗劇場用聲光電技術,對汶川地震的場景還原。

地動山搖只在瞬間。翁鈺晗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便埋入倒塌的磚石中;陳暢濤的中巴車被巨石砸中,一頭滾落水中;而那數千名觀眾,在意識到周圍的晃動,並非舞台效果后,驚叫著湧向出口。

震后一日,救援仍在接力,更多的遇難者被發現。四川阿壩州政府應急辦消息,截至8月9日13時10分,九寨溝地震已致19人死亡,247人受傷,死亡和受傷情況主要發生在漳扎鎮轄區內。

全文2547字,閱讀約需4分鐘。

▲甘肅消防翻越滑坡山體抵達九寨重災區 成功救出一名被困傷員。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往家報平安時,他9歲女兒還沒找到

地震發生時,廣州教師陳暢濤一家三口,正在從九寨溝景區到黃龍景區的路上。

地動山搖的瞬間,巨石從山頂滾落,砸中行駛中的中巴車,車輛隨即落水。陳暢濤受傷,被送至40公裡外的九寨溝中醫院,妻女則一同失聯。

陳暢濤的哥哥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9日上午10時,正在九寨溝中醫院的陳暢濤,借用一名醫生的手機,給家裡打來電話。「本人精神狀況還行,受了點傷。」而當家人再次聯繫陳暢濤時,則顯示無法接通。

按照計劃,7日抵達九寨溝的陳暢濤一家三口,於昨天從九寨溝景區赴黃龍景區。「一共十三個人,都是同事,租了一輛中巴。」地震發生時,中巴車正行至神仙池路口,被滾落的巨石砸中后落水,陳暢濤本人被救,42歲的妻子王錦滔和9歲的女兒陳月瑤則一直處於失聯狀態。

探員從九寨溝中醫院獲悉,除失聯的兩人外,陳暢濤其餘同事目前均已得到救治。

下午2時,陳暢濤的家人再次接到電話稱,已恢復與王錦滔的聯繫,而9歲的陳月瑤,仍然生死未卜。

有人永遠失聯了。8月9日凌晨6時20分許,紅原縣一民兵駕車趕往九寨溝地震救災途中,在插針梁子山頂處與一輛川F籍自駕車相撞。因傷勢嚴重,送醫后不治。

事發時,藍天救援隊正在繞行紅原前往九寨溝救援途中,行駛至紅原與黑水交界處,看到這一幕。都江堰藍天救援隊隊長苟少林告訴新京報記者,川F籍自駕車回成都,遇難民兵所駕駛車輛,則是去九寨溝救援,「路上會車的時候速度過快,就撞一起了」。

現場視頻顯示,一輛金色轎車翻下公路,另一輛車橫停在馬路邊,兩車前端均受損嚴重,保險杠掉落。十餘人正在現場處理事故。紅原縣交警大隊一名副隊長表示,目前該路段交通已經恢復。

▲獨家連線四川九寨溝附近酒店地震親歷者。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透過碎磚,他看到女兒的紅上衣

翁清瑋坐在倒塌的圍牆邊,緊緊捏著女兒的手,一遍遍摩挲。兩個月後,這雙手本應去參加鋼琴考級,他聽老師說,女兒「起碼得8級」。

8日晚9時19分,四川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截至目前已致13人死亡。死亡者名單中,有溫州泰順籍商人翁清瑋的女兒,今年10歲的翁鈺晗。

暑假前,翁鈺晗告訴翁清瑋,學校布置的暑假作業中,要求完成一篇遊記。翁清瑋合計了一下,從溫州來四川20多年,很少出門旅遊,今年」要帶女兒出去轉一轉」。

翁清瑋是溫州泰順縣洪口人,上世紀90年代來到四川,從事廣告生意。在成都沉浮十多年後,他定居自貢。女兒翁鈺晗在自貢讀書,今年暑假后,即將升入五年級。

」今年四川都熱,九寨溝比較涼快。」翁清瑋和幾個朋友計劃了一場舉家出遊。8日晚6時,他們在九寨溝時光酒店入住,簡單收拾后,晚8點多,來到酒店一樓的餐廳用餐。

孩子吃飯總是很快,不多時,翁鈺晗便跟幾個朋友的孩子,走出酒店大廳嬉鬧。翁清瑋往外看了一眼,女兒倚著一堵圍牆,」玩得很開心」

噩運不期而至。9時19分左右,翁清瑋突然感到」周圍都搖起來」,隨後,餐廳突然停電,四周一片漆黑。經歷過汶川地震的他,抓起手機就往門外跑,想抱走女兒。

酒店外,翁清瑋看著坍塌的圍牆,心「一下子死了」,他反覆用溫州方言喊著女兒的小名,沒有得到回應,透過碎磚的間隙,翁清瑋看見了一抹紅色。

那是女兒的上衣。

「最多兩分鐘,把女兒拽出來。」翁清瑋回憶,眼前的女兒「渾身都是血」,彈鋼琴的雙手,被碎石劃了一個口子。

在九寨溝縣醫院,經過十多分鐘的急救后,醫生告訴翁清瑋,」女兒沒了」。

坐在回自貢的靈車上,冰棺里是翁鈺晗小小的身體,翁清瑋的腦海,一遍遍迴響起女兒彈奏的《卡門》,他不懂音樂,只覺得那一刻」很美妙」。

恐懼佔據了唐藝的大腦,也支配著她被人流裹挾,涌到劇場出口處。

「很多導遊和工作人員站在門口喊,『大家不要慌,要保持鎮定』,但效果不是很大。」她說,混亂中,一些遊客被推搡,並受傷。

從劇場出來后,遊客開始尋找各自團隊,各地導遊也重整隊形。剛剛還是觀眾,此刻卻成為地震親歷者,一些遊客驚魂未定。

唐藝身邊,一戶家庭的小女兒,一直在放聲大哭。

「空曠地面、停車場,都擠滿了人。」唐藝和一些團友買來水和食物,打算到車上對付一夜。她看到,千古情演藝中心已經坍塌,現場面目全非。

有人則再也沒有離開劇場。

凌晨1時許,武警四川總隊阿壩州支隊第十三中隊在演藝中心廢墟中,挖出一名被困人員,確認無生命體征。經身份識別,這名女性遇難者,是劇場的一名員工。

▲九寨溝景區附近受損的酒店大門。新華社發

▲九寨溝著名景點火花海震後幾近乾涸 此前美景暫時消失。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撤離九寨溝,10歲的她記住了美景與「害怕」

更多的遊客,正在從九寨溝景區撤離。

中青旅渝北分社的陳姓導遊回憶,昨晚,自己正帶團往九寨溝景區。距離目的地不到20公里處,地震不期而至。「外面風很大,大巴車開始左晃右晃,還以為是車輪壞掉了,緊接著前面的路就塌陷了。」他說,如果當時再往前走一點,「車上的大人小孩估計就不能安全回家了」。

大巴車被困時,已是深夜,陳姓導遊說,在救援團隊的安排下,旅行團就近住到村民家中。中午12時左右,開始往成都撤離。「現在也不知道到哪裡了,車子走走停停,好在大家都能平安撤離,沒有人受傷。

遊客冉旻(化名)稱,下午1點半左右,他們已抵達綿陽平武縣,同行的還有29名遊客,大多來自福建、重慶、北京,遊客都沒有受傷,下一步將趕往成都返家。

鑫傳奇旅行社的一隊遊客,則是剛到藏家樂遭遇了地震,牆塌后,導遊腳部受傷,有兩名遊客輕微擦傷,目前,遊客44人回到九寨溝縣城。

四川全球通重慶分公司劉姓導遊介紹,地震時,50名遊客入住沙壩鎮溫馨家園酒店,「因為今天結束行程,所以昨晚很早就睡了」。地震后,遊客被疏散到開闊地帶,現已到達江油市。劉姓導遊稱,撤離的旅行團分兩條路線,一是撤離到平武,而是從甘肅文縣撤離到廣源再上高速離開。

8月9日下午,在耽擱了近一天之後,10歲的劉芳宇一家終於回到北京。這個第一次去九寨溝,也是第一次遭逢地震的小女孩,最大的感受是「害怕」。

劉芳宇和父母,正在一輛前往黃龍機場的大巴車上,「車子突然很晃,行李架上的行李都快要掉下來了,但直到司機叔叔說地震了,我們才知道,很害怕」,劉芳宇說,為了儘快逃離,車子並未因為晃動停留太久。一路上,劉芳宇看到,「從山上不斷滾落的石頭,最大的比我還高。」她伸出胳膊比劃著。

在首都機場,爸爸問劉芳宇,九寨溝什麼最漂亮,她想了想回答道:水。

在一則現場視頻里,九寨溝景區著名景點之一「火花海」,已經面目全非:黃褐色的河床裸露在外,大樹倒了,樹枝插進了地面。一天之前,翡翠一樣的水面,還讓四萬多遊客流連忘返。

新京報記者 王煜 趙朋樂 潘佳錕 王飛翔

編輯 王巍

校對 陸愛英

往期重案回顧:

58公斤黃金被扣18年,5名商人獲1100萬元國家賠償

講述|我在燕郊傳銷窩點卧底的6天

靜海「蝶貝蕾」傳銷窩點起底:牆上寫著「成王敗寇」

「樂平案」4當事人各獲220餘萬國家賠償

京籍女申請兩限房,外地男首付又還貸,離婚爭房法院判:不是共同財產

本文為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原創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