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空空狐余小丹再爆料:投資人只看利益 沒有價值就止損

空空狐余小丹再爆料:投資人只看利益 沒有價值就止損

2017年2月20日,因此前發文自述重病期間被資本踢出局而被熱議的女性閑置電商交易平台「空空狐」創始人余小丹通過個人微博表示,在仔細思考後會再次創業。近日,她也通過個人微博陸續爆料了「空空狐事件」後續。

余小丹在2月20日發文《少女丹的事務所》表示,「雖然全天消耗我精力的賺錢方式我已經想了一陣子,但我還需要考察,還需要想得非常仔細,因此需要時間。在那之前,我不會開始。希望這可以回答,這段時間一直收到的關於我還會創業嗎、什麼時候開始的問題」。

余小丹在2月10日的微博中爆料稱,公司在4個月前就是周亞輝控股了,無償轉股合同也早就簽完了,但4個月後,自己還沒有收到簽完字的合同。「投資人只看利益,是不可能雪中送炭的,沒有價值就會及時止損,一分錢都不會給。在個人感情上,我沒有很恨這些股東,狡猾的周亞輝也好,囂張的曹毅也好」。

余小丹也在微博中講到,不會在病好了以後奪回自己的股份。

2016年12月7號,余小丹曾發文《20天》,詳述了自己在病中被資本踢出局的始末。2017年1月4日,余小丹再次發文《錢啊》,「控訴」病後委託「乾媽」王丫米任代理CEO,但王丫米卻在此期間欲瓜分自己的家產、搶走6萬塊東西,在公司負債199萬的情況下不顧員工斷掉社保而賣掉公司等內幕。

出生於1990年的余小丹於2014年4月創立空空狐,空空狐被定位為國內最大的女性二手服飾垂直領域的C2C平台。空空狐曾於2015年6月獲得由紅杉資本領投的2000萬人民幣A輪風險投資,2015年8月獲得由崑崙萬維領投的1500萬美金B輪風險投資。

雖然全天消耗我精力的賺錢方式我已經想了一陣子,但我還需要考察,「是否可以賺到預期的錢」「賺的錢和我付出的精力是否讓我覺得值得」還有「我的個人生活不會因為工作失去」,確定每一項,我都還需要想得非常仔細,因此需要時間。在那之前,我不會開始。希望這可以回答,這段時間一直收到的關於我還會創業嗎什麼時候開始的問題。

在完全忙不過來的日子到來前,我想到的是可以售賣時間,提供按小時計費的服務。

簡單的說,你有需要我做的事,如果在我已經給出的服務列表裡面,對應的收費價格你覺得沒問題。然後給我發郵件,包含你要求的服務和你自身的簡介。如果我接受這個訂單,將在24小時內回復你的郵件。然後你付費。然後我們在約定時間和地點完成本次服務。

我提供的服務內容:

a.對方是早期創業者,我回答關於項目啟動、招聘、融資時遇到的疑問。

b.對方是投資機構,需要企業家創業者提供第三方視角,幫助對方評估一個項目是否值得投資。

我幾乎每次都妥協,而且覺得對方只是要點東西而已,對對方來說不用花心思就可以得到好處。非常像,但丫米是二者合體,而且是升級版。有人問我,你為什麼會相信丫米,你們一點都不一樣啊?除了丫米一直跟我說她跟我很像以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她覺得我生活得很糙需要生活上的關愛。買日常生活用品給我。而我缺少在自己的爸媽那接受過這種生活照顧。外人看來就是個普通的套路,但對我來說,這套路非常深,不集中出現一百個破綻我破不了的。

從職業操守來說,他們差勁。但從個人感情上,我沒有很恨這些股東,狡猾的周亞輝也好,囂張的曹毅也好,我就是覺得他們挺沒意思的,但算不上最差的投資人,比他們惡劣的我見過了很多。我肯定是能不跟他們相處就不相處,但是他們不是投資圈的垃圾,是投資圈的平均水平還略偏高一點的。在我生病說,周亞輝跟同事說要給我付手術費(當然可能是軟化我防備的一句話),但是我還是有一點感動。我願意相信有一絲真的可能性。

今天我登上了以前工作時用的微信,昵稱是Danielle那個微信。那個號裡面全是工作時的人,我本來沒需要忍耐噁心跟他們聯絡了。但我還是得登上去處理後續事情。心情低落極了。我還得跟那些人說話,公司都給他們了,他們還要找我。找不到我,就狂打小辛電話,小辛只是一個創始員工,讓她替我承受這些我太懦弱了。因為現在我已經能說話了,不像住院期間身體那麼差了。雖然我很怕氣死,但我還是跟小辛說我的事我自己來處理吧。我又沒給小辛錢,她幫我做的事情都夠多了。

公司已經早就是周亞輝控股了,到現在有4個月了。不願意臣服的員工都離職了,現在的公司已經不是我的公司。無償轉股合同早就簽完了,要不然周亞輝怎麼能指定他心儀的CEO來接受我公司。他們的條件我都答應,但是,四個月了,我還沒有收到簽完字的合同。這是要玩啥?直說吧。

不給我合同,但接管我公司。CEO小女孩Livia也是臨危受命。投資人只看利益,是不可能雪中送炭的,沒有價值就會及時止損,一分錢都不會給。這是每個投資人的基本原則。也就是說,如果我的公司是個爛攤子,他們還費這麼大力擠進來幹嘛?

無償轉股合同裡面有一條,是要求我全力配合股份轉讓和工商變更,如果因為我沒配合,要由我承擔所有損失。這條的意思是,他們覺得我可能病好了就要奪回來我的股份。我都說了不會了。我跟你們打交道已經煩透了,明白嗎。

合同四個月前各方股東和創始人我都簽字了,然而不寄給我原件。我想,合同我這沒有原件,他們要改我也沒辦法。契約精神和職業道德,已經刪了我很多次耳光。

我今天想,直接上微信問下他們要幹嘛吧。在群里跟周亞輝的人和接任我的CEO Livia問下,啥時候寄給我合同和工商變更需要我簽字的,一次性簽好我寄回去。要不然我還得一直在國內等著他們,萬一他們說是我不配合造成損失了呢?Livia說,要求我提供給她我重慶的手機號和對應的銀行卡,這樣他們方便網上報稅。what??工商變更完你們就是法人了你們自己辦。接著說,我們變更來不及怕趕不上報稅,用你的手機號幫我們吧。

我慫的時候是因為我需要錢,答應你們是我捨不得自己親手設計孵化三年的產品化為灰燼,另外也不想讓員工因為我病倒而失去工作。公司給你們,我沒有不服,是我能選的最好的選擇了。但現在我什麼都不要,意味著你們就沒有什麼能威脅我的了。

我提出的保證員工社保和平台正常運作,對方的其中一個條件是要周亞輝指定的CEO來接任。這個人去公司接替我的時候跟大家說她叫Livia,所以我不知道她中文名。據說是個漂亮的女孩,員工想著有領導了也挺開心。Livia跟工程師團隊開了會,說了她要全自動化篩選的意思,工程師團隊就絕望了。概念是fancy的,但是實現需要多少工作量完全沒概念。我聽到工程師跟我說這個會議內容,希望也破滅了,我擔心這麼下去公司價值會一直跌到賣不出去。除了毀滅我心愛的產品,我的股份也將一分錢都換不到了。

創始團隊跟了我三年,沒有我的公司他們不願意呆了。早早提了離職,交接完工作以後,就得去找繼任CEO簽署離職證明。到此交接完畢,他們就可以去招新工作了。Livia在上任第一天就趕緊簽署了我和小辛的離職。迫不及待要當CEO。我希望她有本事,因為我的股票價值取決於這家公司未來的發展了。

我現在都沒見過Livia,但是她做的事我聽過幾個。都比較絕望。其中一個是,在小辛離職后,她給小辛發了一份任務list,要小辛把以後的市場計劃給她。小辛問我,為什麼都離職還要做以後的市場計劃。我說,她沒當過CEO吧,她不知道離職員工是什麼意思?Livia,你誰啊。

我的團隊發行的產品是「空空狐」,行業前三,女性二手交易領域第一。有很多的遺憾但儘力了。股東接管我的公司后,以後產品都不會按照我的計劃來了,這我懂,所以我根本不再關注。上次創始團隊的工程師跟我說,現在的團隊連我們公司名字 ALBOT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他覺得難過。這是當時創始團隊很喜歡的名字,ALBOT= A Little Bit of Technology,也就是我們只有一點點科技含量的意思。我也很喜歡,我當時想了很久。希望創始員工看到這條微博會覺得欣慰。我不會忘的。

當時發公告跟大家說,我生病了和公司不再是我的時候。有人說,我不信你這麼高尚,為了員工的社保和工資,你願意放棄股份。其實是這樣的,我根本不想高尚。我覺得對不起的人只有從開始一直信任我、屁話不說跟著離開熟悉的故鄉來到北京的我的創始員工,除了市場薪資,我沒能實現給他們的股份收益。他們不怪我,但我很遺憾。他們應該得到的是更多。後來招聘的員工,沒有少付一分錢,我沒有虧欠,普通上下級,我只是希望不要因為我的變故把他們生活變得更艱難。我對高尚沒興趣,我只是想讓自己舒服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