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火龍街道女店主因何慘死刀下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火龍街道女店主因何慘死刀下

上期回顧:夜幕下的漁船上,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被人殺害,當地群眾議論紛紛, 「希望警方儘快破案為民除害」的呼聲此起彼伏……詳情點擊上方藍字ffwxb可以查閱。

小店血案

在蕪湖市弋江區火龍街道,有一個叫郭西的自然村,205國道從村邊經過,村民郭某每天早晨去市區打工,妻子陶某則在家經營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雜貨店。

兩口子都已經人到中年,家境雖然談不上有多富裕,但也稱得上衣食無憂,從來沒有想到會遭人惦記和謀害。

雜貨店是一棟三層樓房,三樓是卧房,中間一層是商店,與路面平齊,一樓是地下室,用於堆放雜物並停放腳踏車。

2013年8月27日下午3點左右,郭某收工后回到家中,發現面向馬路的商店捲簾門被拉下,進屋喊妻子,卻沒有應答,走到樓下地下室,發現陶某滿身是血倒在地上,已經沒有呼吸,郭某驚得慌忙報警。

偵查人員迅速趕到現場,現場勘驗的結果令人吃驚。死者身上有多處致命傷,多集中在胸腹部,僅心臟部位就有7處創口,此外雙手、腿部和嘴上也都有傷口,行兇手段十分殘忍。

中秋國慶「兩節」即將來臨,集中整治夏秋社會治安的「雷霆行動」正在鋪開,犯罪嫌疑人在此節骨眼上於光天化日之下行兇殺人,無疑是對平安蕪湖的肆意踐踏。市領導為此做出指示:「此案性質惡劣、社會影響大,要儘快破案。」

嫌犯畫像

將現場勘驗與現場訪問緊密結合是專案組所做的第一步工作。通過現場勘驗和痕迹物證的分析,刑警們不斷完善和矯正訪問方向,進行著層層剝筍式的推理——

從死者陶某胃中食物的成形程度,推斷出死亡的大致時間;從現場財物丟失情況,推斷案件性質是搶劫殺人;從現場嫌疑人留下的鞋印大小、步幅,推斷嫌疑人的身高;從鞋印的花紋,推斷鞋子的材質和品牌,進而查出此品牌皮鞋在附近有售;從受害人傷口的形狀、深度推斷出兇器的長短和質地;從嫌疑人沒有留下指紋和兇狠熟練的作案手段,推斷此人可能犯有前科、心狠手辣;從嫌疑人選擇男主人上午離家的時間段作案,推斷他可能熟悉現場情況……

偵查員在兇案現場還發現多處撒有可疑粉末,經反覆核實、化驗,證實粉末是胡椒粉,並不屬於受害人所有,是有人在作案現場有意拋撒。警方推斷嫌疑人可能是想利用胡椒粉濃烈氣味來打掩護,以防警犬的追蹤。刑警們進而聯想到不久前他們曾在這一帶用警犬成功追捕一名逃犯,引起附近村民嘖嘖稱讚,由此推斷嫌疑人可能就是本地人,不太像是流竄作案。

在嫌疑人的畫像漸漸明晰的同時,視頻偵查組全面調取了案發前三天現場周邊的監控圖像。又根據現場緊靠馬路有公車經過的特點,調取了案發時間段所經過的公車行車記錄儀掃到案發店門口的影像。儘管案發地點處於城郊結合部,許多視頻影像資料缺失,案發地帶基本屬於監控盲區,但警方還是收集到長達3000多小時的視頻資料,從中篩選出部分有價值的視頻,捕捉到一個帶鴨舌帽的人,在案發前和案發時段出現在現場附近。

無獨有偶,在對案發周邊進行「村不漏戶,戶不漏人」的「地毯式」走訪中,有村民反映案發前一兩天,有個戴鴨舌帽的中年人在附近小便,不時地往受害人陶某的小店觀望。至此,「身高1.70米左右、有前科、戴鴨舌帽、家住附近的中年人」便成為專案組秘密尋訪的重點對象。

經過對重點人群多達3000多人次的走訪調查,警方對1000多名基本符合條件的男子進行了摸排、甄別。

3000多小時的視頻、3000所人次的走訪、對1000多人的甄別……從上述幾組數據中不難看出,警方為了緝拿真兇所經歷的「大海撈針」般的巨大工作量。最後,一名叫王宏金的男子漸漸浮出了「海面」。

警方大規模的實地走訪漸漸勾勒出嫌犯的畫像。

王宏金,1968年生,從小被人抱養,家庭教育缺失。1986年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1989年刑滿釋放;1991年又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1999年釋放;2000年因為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2012年釋放。

然而,正當警方覺得王宏金這位劣跡斑斑的「三進宮」與此前刻畫的嫌疑人特徵高度吻合的時候,卻從死者陶某指甲中提取的生物檢材中,驗出另一個男性的DNA數據。難道嫌疑人另有其人?更為奇怪的是,該數據後來竟然比中另一起案件死者的DNA,使案件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專案組通過仔細分析陶某與另一起案件死者的關聯性、調看相關屍檢錄像才意外發現,死者陶某的指甲在提取生物檢材之前,屍體在挪動過程中受到另一起案件死者生物檢材的污染。

一度被排除嫌疑的王宏金就這樣再次回到了重點摸排對象的名單里。通過走訪王宏金的關係人,得知王宏金平時在沈巷自己外甥承包的工地上打工,但案發時間段卻一直請假,通過調取他的手機通話記錄,案發時間他正在火龍街道一帶活動。而且,案發前王宏金四處找人借錢,顯得經濟拮据,很長時間沒有去棋牌室打麻將,但案發後的29號卻買了手機、打了麻將。還有人看到王宏金案發的當天上午穿著拖鞋和三角褲在洗T恤衫,一雙皮鞋放在旁邊。沈巷的工友還反映,王宏金從家裡回工地上班后,沒聽他提過火龍街道有人被殺的事。家門口發生了那麼轟動的「大新聞」,平時比較「八卦」的王宏金卻對沈巷的工友們隻字未提,這顯然不太符合常理。

王宏金的疑點顯著上升,9月8日,時任弋江刑警大隊大隊長的江世貴帶著辦案民警趕到沈巷,與王宏金進行了正面接觸。

在沈巷派出所,警方訊問王宏金長達8個小時,王宏金始終表現得情緒穩定,沒有對警方訊問表示反感,也不反問警方找他的原因,這同樣顯得不太符合常理。訊問結束讓王宏金回工地之後,辦案民警驅車返回市區,半路上江世貴突然覺得剛才應該查看王宏金錢包里的人民幣,也許上面留有死者的血跡。於是刑警們調轉車頭又回到沈巷,把正在補覺的王宏金從床上叫起。雖然在王宏金的錢包里沒有發現任何疑點,但這一次王宏金一改剛才被訊問時的神態自若,顯得極度緊張,這更加大了刑警們對王宏金的懷疑。

巧使妙計

儘管刑警們心裡認定「就是他」,但手裡依然沒有能夠給王宏金定罪的直接證據,於是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鬍建平坐鎮指揮,研究計策,決定給王宏金「上點手段」「加點壓力」。

警方依法將王宏金傳喚到刑警隊,然後請來戴著浴帽、穿著白大褂的法醫,煞有介事地剪了幾根他的頭髮,然後沒有跟他多話,不動聲色地放他回家。結果,以為自己不小心在現場留下什麼生物檢材被警方找到的王宏金,開始更加驚慌,迅速跑到一位朋友那裡,不僅告知對方他殺了人,而且要對方趕緊開車送他逃跑,否則24小時之內警方會來抓他。

偵查員的現場檢查讓王宏金心裡發虛

王宏金沒有想到,他的這番「狗急跳牆」的舉動,早已在警方的秘密監控之中。2013年9月16日晚上8時許,警方將正要外逃的王宏金捉拿歸案。當晚,在弋江刑警大隊的審訊室里,經過五個小時的鬥智斗勇,王宏金交代了自己全部犯罪事實。

在王宏金49年的短暫人生中,有一大半都是在獄中度過。從18歲第一次入獄,他三次被判刑,罪行一次比一次重,刑期一次比一次長。在他長大成人之後,接觸最多的人除了獄友就是警察。他自認為最善於和警察打交道,自以為再次犯罪不會被警察發現任何蛛絲馬跡。然而,事實證明王宏金高估了自己的反偵察能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在智勇雙全、命案必破的蕪湖刑警面前,王宏金的「最後瘋狂」終將隨著法院的死刑判決畫上永久的句號。

供認不諱的王宏金在指認現場

下期預告:審訊王宏金時,按常規也許一個星期都未必能讓他交代,如果他拒不交代,警方可能會因證據不足不得不放人。結果江世貴僅用了5個小時就讓王宏金繳械投降。

2017年6月27日蕪湖《大江晚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