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韓國女主播微博向王思聰「討薪」 網路直播平台進入洗牌階段

韓國女主播微博向王思聰「討薪」 網路直播平台進入洗牌階段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直播早就成為了網路泛娛樂的新風口,直播市場也正上演著百團大戰。映客、花椒、一直播等迅速搶佔市場紅利,鬥魚、虎牙、熊貓等持續領跑,YY、天格等老牌直播平台也完成了整頓融合。隨著直播平台的一些「毀三觀」現象的出現,監管部門近期也頻出重拳整頓。

韓國女主播微博討薪

前段時間,韓國女主播在微博發布了一封《TO熊貓TV領導「王思聰先生」》公開信,疑似控訴熊貓TV 拖欠薪酬等「罪責」。信中尹素婉透露,熊貓TV的高層疑似炒作她與某公司簽約2000萬簽約金的新聞,以此來增加王思聰公司的利益。此外,她控訴王思聰沒有支付其只在熊貓TV做直播應得的經濟補償金,並表示很多網紅都曾遭受此不公待遇。

對於尹素婉的指責,熊貓TV回應稱,此前與尹素婉的經紀公司簽署了正規的商業合同,並在合同有效期內從未出現違約行為,簽約費用為商業機密,網傳信息僅為輿論臆測。至於經濟糾紛的原因,熊貓直播表示尹素婉在合同期的約定直播量不足70%,消極對待合同規定的應盡義務。

第一次溝通無果,尹素婉於7月3日再度表示,對熊貓TV很失望,就算給她5000萬也不會再簽熊貓TV了!對此,曾負責與尹素婉溝通的前熊貓員工「Armanini」也通過微博強勢懟回去:不要臉,給5000萬,誰要你啊!

總之,整件事雙方各執一詞,直至現在雙方仍在互懟,且雙方開撕后曝出的內幕讓一眾吃瓜群眾實在摸不著頭腦。也有傳言稱,尹素婉是要在轉會鬥魚前,踩著熊貓漲熱度。

24家上市公司「走進」直播間 各家態度都不同

除了知名度較高的幾大直播平台,上市公司也在大眾娛樂的同時,悄悄走進了直播間。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統計,目前參與直播的網紅直播概念上市企業有24家。它們有的已經將直播業務列入企業戰略規劃,不斷拓展;有的因砸重金直播巨虧,仍然樂此不疲;也有企業依靠直播平台轉型后將直播業務轉手,變現退出。

在眾多涉足直播行業的上市公司案例中,宋城演藝是少數在收購直播平台六間房后,成功實現業務協同發展,且六間房的收入已經成為公司營收的重要來源。據宋城演藝2016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該公司共實現營收26.44億元,同比增長56.05%;實現凈利潤9.02億元,同比增長43.10%。靚麗財報的背後,六間房的貢獻不容小覷,年報稱六間房作為公司子公司,其2016年營收10.90億元,凈利潤2.35億元,分別佔比總營收的41.23%,凈利潤26.05%。

*ST智慧是在直播行業並沒撈到什麼好處,但卻仍然興趣不減的典範。2016年在直播浪潮風生水起的時候,*ST智慧在啟動了「視吧」直播平台,試圖找到新的盈利點。然而其2016年年報卻披露,該公司耗資近16億投入的「視吧」虧損嚴重,與砸錢投資相比,視吧收入渠道單一,依靠用戶充值2016年營收5.53億元。然而,面對血虧,*ST智慧卻表示仍長線看好直播業務,但會調整直播業務戰術,謹慎砸錢。

此外,作為較早布局直播平台的愷英網路則表示「直播已是紅海,趁早退出為妙」。愷英網路於2015年年報中提到將於2016年推出一個多方位直播綜合平台「板栗娛樂」。之後在2017年年初,在投資者交流平台上愷英網路表示,「希望將更多精力聚焦在核心業務上,公司已售出板栗娛樂」,因該事宜未達到披露標準故未對外披露。也許在不久后直播行業趨於穩定,A股市場上將會湧現更多的「愷英網路」。

監管插手成日常 行業進入深度洗牌

除了帶來經濟效應、盈利效應,冬粉聚集效應,直播也豐富了網民的娛樂生活,並提供了自主選擇性。但是從「快手大媽」「快手黃鱔女主播」,再到未成年重金打賞主播......擾亂社會秩序的現象頻出,圍繞直播平台的輿論爭議不斷。

各方監管意見、政策法規接連下發,要求對直播行業進行規範,凈化市場環境,這也是直播平台即將進入規範下半場的預警鈴聲。據不完全統計,在近一年的時間裡,國家網信辦、文化部、廣電總局各自「出招」近10餘次。「每一次監管都膽戰心驚,所以大家基本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某位直播平台高管如是說。

6月30日,在繼5月24日10家直播平台被關停后,又有30家平台因內容違規遭文化部查處;一方面嚴打低俗、獵奇內容,另一方面,7月5日下午,北京市網信辦等單位全面啟動了互聯網直播服務企業備案工作。在政策監管更加嚴格的當下,直播平台市場競爭也更加激烈,隨著北京時間、新浪、網易、優酷、愛奇藝30多家網路直播平台率先備案,直播行業的瘋長或已徹底結束,行業已經進入深度洗牌。而監管的每一次出手,都意味著行業的一次洗牌,最後「剩」者為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