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成都小區里的階級鬥爭,一次中產階層內部的瘋狂碾壓事件

成都小區里的階級鬥爭,一次中產階層內部的瘋狂碾壓事件

昨天晚上我看見朋友圈有人發出了這麼一篇東西,大意是:

成都攀成鋼片區的萬科·金潤華府一極具優越感的業主,為爭奪成師附小望江校區優質教育資源,寫文聯合片區內望江錦園、望江水岸同樣具有一定優越感的業主,抵制「年收入50萬以下,無金錢也無權利」的低素質樓盤業主孩子與自己孩子同校。

集合了社會精英的小區和收入水平較低的小區爭搶學區房,階級優越感油然而生,就差公開說:「你們這些窮鬼憑啥跟老子搶」了。

公開信中這位優越感十足的金潤華府業主號稱居住在內的業主大部分都是生意人,另外望江錦園、望江水岸的則是省直機關管理層業主們,這篇赤裸裸的號召權錢交易的文章已經惡臭到讓我懷疑是高級黑的地步。

我搜了一下,這個片區的房價,大多徘徊在2萬/平左右,雖然高於成都的平均價格,但是相對於樂天聖苑、環球匯天譽等均價超過24000元/平左右的樓盤來說,也並不是那麼高不可攀,敢問這位業主的優越自信感從何而來?

這次搶學區房事件,把中產的「底褲」都給扒了!

我們在接受教育的時候,學的都是謙讓、寬容、善良、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美德,可現實教給我們的,是不得不去爭搶、陰謀、失態、睚眥必報不顧他人的卑劣。

這些事的起因很簡單,開發商為了抬高房價,承諾了不存在或者有問題的學區房,大家都知道,現在買房子,大多為了孩子上學,哪個開發商不抓住這個痛點來營銷呢?於是就造成了一家好學校十幾個小區都在賣,可學校資源就那麼點,承諾無法兌現,業主們投訴無門,只好各個小區之間你爭我搶,誰有手段、有關係、有財力,誰家的娃就能上好學校,人民「火併」人民,一次次上演。

你奮鬥了十幾年,好不容易優雅地踏入中產階級,最終還是活成了當初自己不齒的樣子。

在他們看似光鮮的外表下,其實是疲憊而小心的靈魂。一方面嚮往真正上層社會的生活,一方面堅守著自己那點有限的蛋糕,生怕被下層的人給搶了去。還要警惕著一步走錯就掉出中產隊伍,淪為社會底層。

名為中產,其實可憐。

當然,對於這事也有人說:這篇從家長邦流傳出來的公開信就是一篇高級黑的文章,是附近的某小區因為去靜坐示威還是沒讀上想讀的學校而寫的挑撥離間的文章。

真假我暫時不發表評論,網路熱點事情的反轉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很容易打臉。就這件事而已,我覺得核心點主要在於這幾點:

中產階級的焦慮症與高房價

這篇文章雖說自說自黑,令人啼笑皆非。但也充分了反映了中產階級目前的焦慮.而這個階級的內部鬥爭,已經到了一個極其殘酷的階段。

因此,我們也就能理解此事件中多個小區集中互懟,只為競爭一個學位而不惜洋洋洒洒拋出千字文。

因為那是一種優渥的資源。生物進化論告訴我們,人存在的根本目的,其實就是對資源的佔有,佔有的資源越優質、資源越多越好。

學區房的本質就是這種優質資源。要知道學區房是體制內產物,而體制內繞不開聯考,因此採取從「高中-國中-國小」倒推邏輯來聊學區房似乎也沒毛病,即普遍觀念會認為好的高中會影響國中,好的國中會影響國小。這以上海升學率的統計數據來做比例,看一下中產階級為何為學區房而瘋狂:

從這個表中,包括赫赫有名的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剛。上海中學,一本率接近100%16年清北錄取了55人,要知道清北在上海每年共錄取200出頭,一個學校佔比達1/4,華東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一本率97%,而上外附中,雖清北復交錄取人數比不上四大,但部分畢業生的去處基本是被耶魯、哥倫比亞這樣的常春藤錄取,還有被斯坦福、牛津、早稻田、港大這樣的世界名校錄取,只有百分之十幾的人會參加國內聯考或保送,成績也很突出。

這些牛校的生源是從哪裡來的呢?來看看上海的國中。

上海國中有一個特點,民辦國中整體比公辦要強。四大八大總預錄人數的前10名里公辦國中就只有靜安的市北,總預錄人數101人,這些數據幾乎都是市北的理科班貢獻的。

雖說上海灘民辦國中整體要強於公辦,但單從區內來講,靜安區和長寧區的公辦還是要強於民辦的。靜安有撐起公辦半邊天的市北初,還有靜教院和市西,靜教院是九年一貫的學校,其國小部在靜安區也是一梯隊。

國中的廝殺根源又在於國小。我們來看國小。民辦公辦都有一些頂尖的學校。

國小是家長們爭奪的主戰場,每一所國小又因其教學特點吸引著對娃有不同需求的家長,比如世界外國語國小優勢就在於外語;愛菊國小的藝術特色是其最大優勢;逸夫國小以數學特長聞名;上外附小,是一路學霸到常青藤的起點。

那麼,總體來看,上海優質教育資源的佔比情況是怎麼樣呢?

從以上數據可以簡單看出:

1、優質校招生規模相對而言偏大(可能是由於社會期望和擴建);

2、優質資源佔比1/5,也就是10個小孩,有8個無法享用優質資源;

沒有任何人比中產階級更明白教育的意義,他們就是不斷從一輪又一輪的考試中擊退自己的競爭對手,取得不錯的學歷,這些學歷、知識、能力等軟實力讓大部分的中等收入人群都享受到了學習給自己帶來的好處,在經濟學上被稱之為路徑依賴,既然你已經通過學習取得了現今的生活地位,那麼你也有衝動讓你的下一代去延續你的生活成長方式。

在這樣的思維下,學區房的價格被年年推高:

另一個更殘忍的現實是,隨著二胎的開放,孩子的競爭對手也會越來越多,我們看下上海過去這些年的新生兒數量。

由於對龍寶寶情有獨鍾,2012年的新生嬰兒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時說明,這個年份出身的孩子可能面臨著更為激烈的競爭。

教育資源有限+競爭加大+超級中學的誕生,讓中產階層對學區房更是趨之若鶩,也成為了家長實力的一場弱肉強食的大比拼。

不過說到底,心急如焚的家長們,也別過於糾結你們的孩子是否能上優質國小,在如今社會的十字路口,將來他們可以成為貴族,也可以成為平民,最終這條路,終究是自己走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