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老人離世兒媳離家出走,保姆掙錢給他患病孫兒治病,期待他兒媳回家

老人離世兒媳離家出走,保姆掙錢給他患病孫兒治病,期待他兒媳回家

張集縣的白雲芳在縣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外焦急的徘徊,滿面愁容。已經過去五年了,她一直在為一個與自己豪無血緣關係的孩子掙錢,直到把孩子送進手術室,她的心依然沒有放下來。

12年前白雲芳經人介紹到64歲的劉長順老人家當保姆,負責照顧老人的生活起居。老人身體不好,患有多種疾病,他的老伴已去世,只有一個兒子,兒子劉強和兒媳在城裡做服裝生意,平日無暇照顧老父親,白雲芳的工資也是由老人的兒子劉強支付的。

劉強是個聰明能幹的人,做服裝批發兼零售,生意做得順水順風,對老父親挺孝順,每個星期不管有多忙都會抽時間回家和老父親吃頓飯。而且,他對白雲芳也大方,每個月除了工資之外,還會給她一個紅包,一次100元到300元不等,雖然不多卻是對她勞動的肯定。

白雲芳家在農村,當保姆一個月能掙3000多塊錢,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農閑時在外打工掙點辛苦錢。他們有一個女兒在讀書,一家人靠著她和丈夫打工掙錢、撫養女兒,生活過得還算可以,可這一切卻因為老人孫兒的出生徹底改變了。

劉強和媳婦結婚好幾年都沒有小孩,後來一檢查問題出在劉強身上,吃了好幾年葯,終於讓媳婦生了一個男孩,取名小樂。一家人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小樂就被檢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劉強雖然有些難過,但覺得自己做生意能掙錢,可以給兒子做心臟手術,他還是比較樂觀。只是醫生說,小樂的心臟手術得分次做,這意味著劉強必須得準備一大筆錢。為了給小樂多掙些錢,劉強把服裝店交給媳婦打理,他在一家建築工地上找了一份工作。

小樂第一次手術后,服裝店因為貨物積壓多了,資金周轉出現困難,劉強很著急,就四處借錢,甚至還從白雲芳手裡借走了3萬塊錢。但是,劉強到省城進了一批服裝,開車回來的途中,因為過於疲勞和著急,結果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圍欄當場去世了。

劉強的去世,給劉長順老人的打擊是致命的,由於整天沉浸在喪子之痛中,病情迅速惡化,不得不住進醫院。昂貴的醫療費用,讓這個家庭變得拮据起來。兒媳婦在丈夫去世后,也無心打理服裝店,服裝店的生意每況愈下,拖了一年多實在經營不下去了,便把服裝店悄悄的處理了,丟下老人和小樂,離家出走了。

白雲芳又要照顧多病的老人,又要帶年幼的小樂,負擔陡然增加了許多。當然,她也完全可以甩手不管這對祖孫,畢竟他們只是雇傭關係,而且,自從老人住院之後,已拖欠了她好幾個月的工資。可是,面對這一老一小兩個病人,白雲芳實在不忍心離開。

在兒媳婦離家出走半年後,老人病情更加嚴重,那天晚上,他含淚拉著白雲芳的手,流著淚把一份遺囑交給她,遺囑上寫著讓白雲芳處理掉他的住房,贈予白雲芳十萬塊錢,其他的錢用於小樂第二次手術治療的費用。除了遺囑上寫的,老人還交待白雲芳,希望能夠找到兒媳婦,把小樂交給她撫養。

老人病逝后,白雲芳和丈夫給老人辦了喪事,按照老人遺囑賣了房子。可是房子還沒有出售,一批要債的人卻紛紛找到了白雲芳,拿著當初劉強打下的欠條找白雲芳要錢。劉強在最後幾次進貨,借的外債高達50多萬元,他的媳婦離家出走之錢把轉手服裝店的錢全部帶走了。

房子賣了70萬元,還了所有的債務,剩下的錢根本不足以支付小樂的第二次手術費。白雲芳就把小樂帶回了農村,由公公婆婆帶著,她則又到外面打工掙錢,為小樂的第二次手術準備資金。

一晃又是五年過去了,白雲芳在另外一家當保姆,一個月3500塊錢。女兒雖然已考上大學參加了工作,但是公公婆婆的身體狀況也開始出現問題,加上每年花在小樂身上的錢,手裡的余錢並不多。

白雲芳把自己掙了五年的錢和當初賣房子還債剩下的錢,全丟進了市第一人民醫院。望著每天不斷增加的醫療費用單,她感覺自己都快窒息了,她害怕錢不夠,也不想因為這個孩子而拖累了一家人。本來對於收養小樂,公公婆婆就有些意見,這一次又拿了那麼多錢給小樂做手術,丈夫雖然沒說什麼,但她已從公婆的臉上看出了不悅。

白雲芳每日都期盼著小樂的母親能夠回來,也希望小樂的母親能夠看到小樂康復起來,可是直到小樂第二次手術康復出院,小樂的母親依然沒有出現。

小樂已經7歲了,因為城裡讀書費用太高,白雲芳也只能讓小樂在鄉下讀書。白雲芳依然在城裡打工掙錢,不過,她一直都沒放棄尋找小樂母親的念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