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喜劇不好笑!大鵬范偉的組合為何沒成爆款

喜劇不好笑!大鵬范偉的組合為何沒成爆款

文/新浪專欄 水煮娛 肥羅君

2015年暑期檔,大鵬主演的《煎餅俠》豆瓣6.1,票房首日就達到1.39億。那部喜劇,將整個國產喜劇市場,帶入了一場新的狂歡。

兩年以後,作為這個暑期檔最受關注的喜劇,大鵬+范偉《父子雄兵》的成績是:豆瓣5.3,票房首日2630萬,小輸給了同檔期的口碑武俠片《綉春刀2》。這個成績,無論是片方、觀眾還是大鵬本人,恐怕都難說滿意。

豆瓣上點贊最多的短評說:我要跟《煎餅俠》道個歉。

《父子雄兵》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好笑。

起碼對於觀眾來說,有范偉,有大鵬,有喬衫,這部主打父子情的喜劇理應比現在,更笑一些。

《父子雄兵》背後,是複製《煎餅俠》票房奇迹失敗的大鵬,也是最近幾部喜劇越演越疲憊的范偉,而在持續沒有喜劇爆款問世的大鵬和范偉背後,是已經許久沒有出產過爆款的國產喜劇。

如果說2012年《泰囧》的走紅,讓喜劇電影在一夜之間站上了國產電影票房的風口浪尖,而2015年《煎餅俠》、《夏洛特煩惱》的成功,則許了國產喜劇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那麼國產喜劇接下來,卻用毫不歡樂的成績單給國產喜劇的未來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父子雄兵》為什麼不好笑?國產喜劇為什麼沒了爆款?這兩個問題,或許是同一個問題。

從《煎餅俠》到《父子雄兵》,大鵬的搞笑+煽情套路為什麼不響了?

《父子雄兵》不是《煎餅俠》的續集,大鵬也不是電影的導演,可是電影的每一個細胞里,都寫著:大鵬喜劇。

這是一部從喜劇套路、煽情模式到動作場面設計都透著《煎餅俠》風韻的作品,只不過,從《父子魂斗羅》到《父子雄兵》,影片增添了一個父子親情的點,並且找來了范偉。

大鵬搞笑、范偉煽情,電影的商業計算原本不可謂不精密,可是同樣的有笑有淚、先喜劇后煽情的套路,這一次,卻不靈了。

其實整個故事非常簡單,就是很努力很勤奮但是窮困潦倒的大鵬欠了黑社會一筆賬,於是給老爸辦了一場葬禮來還錢。

應該說整個故事在邏輯上就有非常大的問題,光是主線就讓人覺得不對勁:一個急著跑路的大哥,養著一群小弟吃著大餐開著豪車,為什麼要為了50萬折騰的要死要活的?又有哪一家的葬禮,禮金能賺到50萬?

當然整個故事最大的邏輯bug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不管對方是不是黑社會大哥。那麼建立在這麼一個故事基礎上的主角的命運,憑什麼讓觀眾同情呢?

當然最大的問題還不是故事,因為觀眾對喜劇的邏輯要求一向沒那麼嚴格,只要好笑,一切邏輯漏洞都好商量,問題是,它不是很好笑。

準確地說,也不是所有的戲都不好笑,葬禮那場大戲,喜劇包袱還是響了好幾個,尤其是喬衫穿著喪服吃面,還有在棺材里給奶奶打電話的戲,觀眾肯定還是笑了的,但是除此以外呢?搞笑的部分就非常乏善可陳了。

歸其原因,編導沒有圍繞葬禮這個根本的梗,去設計更多的矛盾和衝突,從而發揮喜劇本身結構的力量,而是弄了一堆各種各樣的和主線沒太大關係的段子,結果那些段子又硬,又不夠好笑,於是整部喜劇的喜劇效果就非常尷尬了。

但是最尷尬的,還是煽情。

其實很多人說《煎餅俠》的煽情就很硬,我卻覺得非常好,雖然有很強的設計的成分,但那種草根逆襲的態度,還有對《古惑仔》情懷的巧妙借用,還是非常管用。

但這種巧勁,《父子雄兵》卻完全失去了。父子情拍好了,本可以引起大家足夠的共鳴,但最後大鵬和范偉的父子情,卻沒有給觀眾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包括對魂斗羅的情懷借用,雖然感覺非常燃,但卻和這段父子情沒有太多契合點,編導賣力煽情了,觀眾卻普遍無感。

劇組還在結尾處放上了演員們和父親的合照,這本來也是一個很討巧的設計,但前提是電影本身的煽情意思到了,然後去錦上添花一下,可是這一下變成了雪中送炭,效果就不好了。

總之,整部電影原本是想把港式惡搞喜劇和大鵬式煽情,用一個父子情的紐帶串起來,最後實現一個笑中帶淚,有笑有淚的喜劇效果。

構想很好,可是在編導不太給力的創作下,最終變成了既不夠好笑,更不夠感人,兩頭不靠岸。

《煎餅俠》也不是非常高級的喜劇,但卻是非常聰明的喜劇,可是《父子雄兵》卻把一部設計地很聰明的喜劇,拍笨了。

范偉老師的喜劇表演怎麼也越來越套路了?

即使再喜歡范偉的觀眾,也不能不承認,最近范偉接連幾部喜劇的表現,確實給人不太給力的感覺,而這種無趣的頂點,正是《父子雄兵》。

最大的問題就是,這部電影根本不該由范偉來演。

首先是角色不合適,在看過范偉那麼多角色透出生活智慧的喜劇之後,觀眾很難再接受范偉演這麼一個又軸又硬的角色。

更大的問題是角色搭配,很明顯的就是,范偉和喬衫才像一對父子,而大鵬很明顯就像是隔壁老王的孩子,這麼不搭的父子,本身就很難演了,何況范偉又是一個極其依賴配合的喜劇演員。

注意一下,我說的是喜劇演員。作為一個演員,范偉是完全可以一個人撐起一部戲的,因為范偉是那種非常有想法的演員,有很強角色塑造能力的演員。

但是作為一個喜劇演員,那些范偉最精彩的喜劇演出,基本都要依靠一個很醒目的角色設計,然後是群戲的配合,比如賣拐,又比如《天下無賊》里的「劫個色「。

反之,如果失去了這些,范偉在喜劇中還是可以很好地完成角色,但基本就很難出彩了。

更重要的是,范偉最擅長演出的,還是能接到地氣的小人物,越是有生活氣息,越是真實感強的角色,范偉演得越好,比如《看車人的七月》、《耳朵大有福》這種生活中的小人物。又比如給他贏得金馬影帝的《不成問題的問題》,那又是一個時代中的小人物。

而這正是《有完沒完》、《絕世高手》和《父子雄兵》中,范偉的角色所缺乏的。無論范偉在這些電影中怎麼演,都很難賦予這些表演以新意,包括過去那些渾身抽抽的老包袱,這一次,也不怎麼管用了,就是因為范偉本就不是喬衫這種自帶喜感的演員。

說到底,范偉的喜劇越演越套路了,一是沒找到適合的角色——演這些喜劇,本來就是對范偉的一種浪費,二是這些角色的建構本來就是有問題的,范偉一個人撐不起一座危樓。

所以范偉喜劇越來越不好笑的問題,其實是國產喜劇越來越不好笑的問題。

國產喜劇不好笑是種病,得治!

與其說被過度消耗的范偉老師越來越無趣了,不如說被過度消費的國產喜劇,整體都越來越無趣了。

簡單來說,在《煎餅俠》《夏洛特煩惱》達到了國產喜劇票房和口碑的一個高潮之後,行業和觀眾原本在等待著下一個高潮,但結果卻是,下一個高潮再也沒有到來。

整個國產喜劇,失去了爆款感。

從口碑上看,《夏洛特煩惱》之後評分最高的《驢得水》是8.3分,但除此之外,7分以上的作品就只剩下了韓寒那部備受爭議的《乘風破浪》。

而那些群星雲集的喜劇作品,卻大部分在6分以下徘徊,比如王家衛集合梁朝偉金城武的《擺渡人》是4分,周星馳的《西遊伏妖篇》5.6分,陳木勝導演、古天樂主演的暑期檔喜劇《喵星人》,是4.4分。

除了口碑,票房也再也沒有達到《煎餅俠》的高度。

《煎餅俠》的最終票房是11.59億,而《夏洛特煩惱》則達到了更加驚人的14.41億。

這些喜劇的票房成功,顯然是當時蒸蒸日上的電影市場和電影的良好口碑共同成就的,而隨著國產喜劇的口碑隨著電影市場一同滑落,這樣的票房奇迹,已經漸漸遙遠地好像一個神話,但其實也就在兩年前而已。

讓我們回到這個故事的開頭,也就是《煎餅俠》和《夏洛特煩惱》創造神話的時刻,對於主創大鵬和沈騰(沒有人可以否認,這部電影也被打上了深深的開心麻花的烙印,也就是沈騰的烙印)來說,這兩部並不被市場十分看好的作品意味著什麼呢?

幾乎就是孤注一擲。

大鵬將這麼多年所有的好點子和被積壓的憤懣全部傾注到了《煎餅俠》里,而沈騰則是把開心麻花團隊這麼多年積累的喜劇經驗,都放進了《夏洛特煩惱》。

它們前後腳出現在一個正在高歌猛進的電影市場上,既滿足了觀眾的需求,也完成了創作者的自我表達,並且共同拉高了整個市場對國產喜劇的熱情。可是當業界急著從它們的成功中總結出一些所謂的爆款經驗時,卻尷尬地發現,即使是這些神話的創作者本人,也再難複製過往的成功了。

在那之後,包括《夏洛特煩惱》主演沈騰、馬麗的《一念天堂》,還有大鵬的這一部《父子雄兵》,顯然都沒有複製自己曾經創作過的票房神話。

那些當時看起來是必然的票房成功,事實證明,具有巨大的偶然性。這樣的爆款,為何難再得?

找回讓觀眾笑的能力,國產喜劇才能找回爆款和未來

為什麼國產喜劇沒有爆款了呢?因為喜劇都不好笑,可是為什麼那麼多喜劇都不好笑呢?

簡單地將原因歸納為主創者對付事兒,糊弄觀眾,就行了嗎?

將國產喜劇放在電影工業的整體生產能力中考慮,或許才能得出正確的答案。

當市場熱氣騰騰,從資本到觀眾,都期待著後來者能夠迅速創造出新的《煎餅俠》,新的《夏洛特煩惱》,但這一切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國產喜劇的產品線能夠持續生產出優質的喜劇產品,賣給更多的人更多的笑聲。

但喜劇,從來都是一門最講究的手藝活,當整個國產喜劇生產能力還達不到觀眾要求時,一旦喜劇開始將就,就難免迎來了口碑的每況愈下,而這種口碑的滑落,又進一步降低了觀眾對國產喜劇的信任,最終造成了票房和口碑的雙雙滑落。

《父子雄兵》正是在這樣一個喜劇的風頭已過的時候登場的,合格卻並非優質的喜劇產品,它註定難以成為新的爆款。如果說它有什麼價值的話,那就是讓觀眾看到了喬衫身上巨大的喜劇潛力。

而在《父子雄兵》之後,整個暑期檔國產喜劇其實已經沒有拿得出手的喜劇硬貨了。當喜劇市場急速墜落,已經很難判斷出它是市場窪地,還是票房黑洞。

喜劇一度是電影市場冉冉升起的明星,而現在最不缺的是質疑者。

觀眾對國產喜劇的信心,亟待修復。

這對父子雄兵接下來,都會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范偉下一部國內上映的喜劇,正是他最擅長的小人物喜劇——《不成問題的問題》。

而大鵬的《縫紉機樂隊》,已經成為被業界看好的下一部爆款。

這些喜劇人,會許國產喜劇一個怎樣的未來?

現在的國產喜劇,比任何時候,都需要觀眾的笑聲。問題是,在這個無處不是段子手的時代里,笑聲,和製造笑聲的能力,永遠都是稀缺品。

在明星和套路都被《父子雄兵》證明不好使之後,什麼樣的喜劇才好使?誰先讓觀眾笑起來,誰就能創造國產喜劇的下一部爆款,成為新的曙光與閃閃的星斗。

喜劇,好笑才是硬道理。問題是,誰能為國產喜劇,找回笑的能力——喜劇爆款力?

有空的時候,我們聊聊國產喜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