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講真,男人為什麼比女人活得短?

講真,男人為什麼比女人活得短?

(本文由 Nautilus 授權轉載,姜Zn/譯)在年輕男性,尤其是20歲左右的小夥子中,意外和危險行為導致的死亡事件比在其他人群中多得多——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順帶一提,保險公司們也深諳這一點。另外,不論生活環境或生活方式如何,男性都更容易比女性死得早,也更容易在早年間得心臟病或某些類型的癌症。實際上,在導致美國人死亡的原因中,對於前15條中的大部分,男性面臨的風險都更高,而這15條原因導致的死亡佔到了總死亡數的80%。

這顯然是有進化方面的原因的,而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為什麼」。為什麼自然選擇把男人弄成了這樣?這當然是個很引人入勝的學術問題,不過鑒於我現在已經50多歲了,我得承認我每長一根白頭髮,變老這個問題和我的關係就更密切了一點。

事實上,在很多物種中,雄性都有著更短的生命周期和更高的死亡率。自然選擇不是一定會偏袒那些通常和健康、活力或長壽聯繫在一起的性狀。自然選擇喜歡的是更高的繁殖成功率;用進化生物學的術語說,就是「適合度」。如果適合度提高帶來的益處強過了壽命縮減或健康惡化帶來的弊端,那麼生物學就會優先選擇提升了適合度的性狀。本質上說,啪啪啪比生日蛋糕上的蠟燭重要。

長壽與生育之間的權衡在女性中非常明顯:懷孕,生產和泌乳都很費力勞神。有研究表明,女性生的孩子的越多,體內的氧化壓力就越大;這可能會導致更年期后的衰老加速[1]。比方說,一項2006年的歷史研究表明,對於生活在鄉下的波蘭女性,孩子越多,更年期后的壽命就越短[2]。雖然這個問題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是看起來生育真的會削減你不少壽命。

但是對男性來說呢?儘管他們顯然不用承受懷孕之苦,但他們還是要把大量的能量花在提高繁殖的幾率上,而這也將在日後對他們自己產生不良影響。進行高風險行為以及提升體重(尤其指那些只有男性才有的,肩膀、後背以及手臂上的骨骼肌的額外重量),都是對這種「繁殖效力」的體現。 一生中,男性為了維持這些肌肉而消耗在新陳代謝上的能量和女性在懷孕和哺乳上的消耗在同一級別上;不過,這種能量消耗以及它們帶來的健康風險,對身體來說都是可操控的。人體各種功能的需求往往互相矛盾,需要進行能量權衡;而不管怎麼說,進化出操控這種權衡的生理機制都是個不錯的主意。最重要的操控機制之一就是激素。對男性來說,睾酮就負責調節身體對肌肉和生殖行為的投入;但是和其它所有東西一樣,它也有隨之而來的代價。

睾酮經常被描述為「雄性激素」。女性也會產生睾酮,但是比男性的要少得多。它的作用包括造成一些性別差異,比如刺激鬍鬚生長和使聲音更低沉;除此之外,它還是一種重要的合成代謝激素,對男性的能量消耗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也就是說,它能促進合成代謝,也就是「增肌」,並且能促進新陳代謝,也就是肌肉消耗卡路里的速度。睾酮也能促進對脂肪組織的消耗。以及,沒錯,它還能提升性慾和情緒水平。總之,睾酮能幹很多聽起來很健康的事情——但是它可是把雙刃劍。

消耗脂肪可能有些好處,比如讓你在鏡子里顯得好看一些。但是在野外,體脂少意味著你更容易受到食物短缺和疾病感染的影響。這在很多生物身上都有體現:它們猛增的睾酮水平標誌著它們花更多努力去繁殖,這使得其它的、和健康有關的生理需求受到挑戰。澳洲袋鼬(Dasyurus hallucatus,一種生活在澳大利亞的、中等體型的有袋動物)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雄性袋鼬會經歷一次驚人的睾酮水平上升,造成極其強烈的交配衝動——和很高的死亡率,原因是雄性之間的劇烈衝突,以及脂肪的消耗。雌性袋鼬能活到3歲,而雄性袋鼬能活滿一年就很走運了。生態學家傑米·海耐哲(Jaime Heiniger)相當傳神地描述道:「它們[雄性]很有可能就是把自己給啪死的。」[3]

致命的吸引:雄性袋鼬會經歷一次驚人的睾酮水平上升,造成極其強烈的交配衝動——和很高的死亡率。圖片來源:Nautilus

睾酮對人類壽命和衰老的影響要更細微,也更難評判。但是,既然我們知道男性的壽命更短了,那麼我們就可以做一些對比分析。由於「以實驗的手段控制男性的睾酮水平以測定睾酮對壽命的影響」這種實驗是反倫理的,科學家們只能去尋找更微妙的線索——通常得到歷史資料里去找。比如說,在19世紀晚期的和奧斯曼帝國,隸屬某些宗教教派的男性接受的不但是閹割,直接就是生殖器完全切除,包括陰莖和陰囊[4]。在工業時代之前的朝鮮皇宮裡,太監相當常見;而在17至18世紀的歐洲,男童合唱團里也有閹伶歌手的存在[5]。雖然還有其他關於閹割的民族志記載,但上述的幾例獨特在,它們對這些人的壽命有所記錄。在和歐洲男童合唱團的記載中,閹人的壽命和普通男人無異;而對朝鮮的研究則顯示,太監的壽命更長。科學就是這樣。即使這幾項研究的結果一致,它們提供的證據也不足以支撐一個確鑿的結論。這是因為有些其它的因素,如營養水平和社會經濟地位,都能影響人的壽命,而它們與睾酮的作用無關。

因此,為了更好地理解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需要研究一下睾酮的增加對「完整」的雄性動物的影響。 鳥類學家發現,在通過實驗手段提升了雄鳥的睾酮水平之後,它們往往能築更多的巢,趕跑更多的競爭者,以及撫養更多後代[6]。此外,天生睾酮水平高的雄鳥也具有上述的優勢。如果睾酮對生殖適合度有如此大的幫助,那為什麼不是所有雄性都把睾酮水平維持在這麼高?還是那個原因:想得到好處,是要付出代價的。一方面,那些睾酮水平被提高的雄鳥的生殖適合度更強了;另一方面,它們的生存率降低了。這些雄鳥儲備的脂肪更少;對它們來說,撐過繁殖期也更困難。

鳥類之後,我們再來看看人類。健康的男性補充睾酮的行為越發普遍了,而這正能幫助我們理解繁殖效力與壽命之間此消彼長的關係。雖然現在斷定「在補充睾酮的男性的壽命更短」還太早,但是一些證據已經浮現了出來。一項2014年的研究發現,對於那些接受了補充睾酮的治療的老年男性,與接受治療前相比,他們在第一次治療后的90天內出現非致命的急性心肌梗死的可能性更高[7]。高睾酮水平倒是能促進肌肉增長,但是老年男性的其它器官可能承受不了提高的新陳代謝帶來的負擔。不過,顯然在這方面我們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

維持肌肉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睾酮可不僅僅能改變新陳代謝:在男性的一生中,睾酮對免疫系統也有顯著的影響。用耶魯大學的一位進化生物學家斯蒂芬·斯特恩(Stephen Stearns)的話來說,「大男子氣會讓你得病。」確實,男性在對抗感染這方面不如女性。這種差別有幾個潛在的原因。也許,男性只是接觸感染源的機會更多。或者,在對抗感染的時候,男性在化學上處於不利地位——而支持這個假設的證據正在增加。

睾酮會抑制免疫系統的功能,而雌二醇,主要的女性類固醇,能增強免疫力。(不過,後者會提高女性患自體免疫性疾病的風險——再次強調,鑒於雌二醇對繁殖有好處,大自然是願意做出這種妥協的。)在野生鳥類、爬行動物和哺乳動物中,睾酮都被發現會降低免疫力、提高感染的嚴重程度,結果是提高死亡率。這一點在人類身上是否適用還未可知,但是對於那些居住在感染高危地區的男性,這個發現似乎符合科學家收集到的數據。2005年,科研人員在宏都拉斯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感染了瘧疾的男性體內的睾酮水平比未感染的男性(控制組)的低。而當瘧疾被治癒后,這些男性的睾酮回到了和控制組相同的水平[8]。

而感染並不是男性需要擔心的唯一一種疾病。睾酮和其它性激素也與更高的癌症風險有關,尤其是前列腺癌。比如說,睾酮水平更高的男性群體中,前列腺癌的發生率也更高[9]。再重複一次:啪啪啪比蠟燭重要。

那麼,雄性為什麼得承受睾酮帶來的負面影響呢?達爾文主義的解釋是,相對於雌性,對雄性哺乳動物來說,潛在的繁殖回報是巨大的。交配機會是對雄性適合度的一個重要約束。理論上,一個雄性如果在一年中和100個不同的雌性交配過,那麼它就有潛質成為100個及以上後代的父親。但是對雌性來說則並不是這樣。一夫多妻制在哺乳動物、其它靈長類及許多人類社會中都能見到,這顯示出了雌性與雄性之間適合度約束的差異所帶來的影響。女性也可以通過獲得更多交配機會來來提高適合度,而不是通過生育更多孩子。雄性哺乳動物之所以願意動用代價高昂的激素(如睾酮),投資於高能耗的身體,以及進行高風險的行為,其本質的原因都是:潛在的適合度回報真的太高了。

如果你是個生活在幾百萬年前的更新世的原始人類,這個理論對你來說還有些道理。但是它和當今世界的男人有關係嗎?也許吧。雖然文化對人類的影響極其深重,但是自然選擇的條款——性狀變異,性狀遺傳力,以及差異繁殖成功率——都是很難逃避的。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男人沒法進化出其它的繁殖策略。在「參與高風險行為」和「搭載高能耗、削減壽命的物理特徵」之外,男人還進化出了另一種形式的繁殖效力:「父方投入」,即「父愛」。這在靈長類,甚至哺乳動物中都是很罕見的。要進化父愛,男性們首先得保證自己活得足夠長,能照顧自己的後代。換句話說,實踐父愛的能力意味著健康水平提升以及可能的壽命延長。在這種投資面前,高風險的行為和高能耗的身體組織都只能讓路。確實,當男人成為父親並參與帶孩子的時候,他們的睾酮水平可能會下降,體重可能會上升[10, 11]。那麼,也許父親的身份有助於健康。

父愛有益於健康。圖片來源:ICELIA

我不認為在男人(或人類整體)身上,自然選擇的過程已經結束了。由於我們進化的歷史,男人可能還得接著承受短命以及身體不好之苦;但是進化的核心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改變」。在本質上,人類的可塑性是非常強的。這種可塑性背後的生理特性也許能解釋為何我們進化出了下述這些特徵,而這些特徵正是人類這一物種的獨特所在:又大又耗能的大腦;很長的生命周期;很長的兒童期;需要很多照料的後代。它也許也能解釋為什麼地球上有超過70億個人類:這可是很高的繁殖適合度。人類進化出了與眾不同的繁殖策略(比如說父愛),而這些策略可能是我們進化上的成功的原因之一。但這並不能改變一個事實:想要繁殖,男人還是需要睾酮。他們可能永遠也擺脫不了與睾酮聯繫在一起的、壽命與健康的代價——話雖這麼說,但這總比當一隻澳洲袋鼬強多了。雖說那種死法絕對爽上天吧。(編輯:姜Zn)

本文由

Nautilus

授權果殼網編譯發表,嚴禁轉載。參考文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