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長城汽車出大事,解僱洋工程師被訴,年跳槽逾6000人

長城汽車出大事,解僱洋工程師被訴,年跳槽逾6000人

在SUV界銷量志得意滿的長城汽車,在用人方面的口碑可並不咋的。

5月24日,一名長城汽車前工程師大衛(化名,德籍)向牛車網爆料說,他將起訴長城汽車,原因是長城汽車合同違約,無故解僱自己。

據大衛透露,他在2015年5月3日進入長城汽車傳動模塊工作,通過了試用期和評估。長城汽車並沒有按照合同和法律支付其全額工資、定期定量繳納社保和稅、提供超時加班補償和規定休假。於是大衛向保定勞工部表述一切,隨後長城汽車人力資源發來通知,告知其工作表現不能滿足工作要求,薪水將被削減一半。

因長城汽車並未說明大衛哪方面不足,大衛並未同意。就此事,大衛與長城汽車人事經理爭論。2016年9月份,大衛被解僱。

對於此事,長城汽車也作出了回應稱,大衛的工作效果無法滿足約定要求,雙方解除勞動合同,而後長城汽車按照法律支付一定賠償,但大衛的索賠超出有關法律與合同要求。長城汽車透露,此案已經交給勞動爭議仲裁部門裁決及一審法院開庭審理。

這起勞動合同糾紛看上去非常之小,但其背後卻暴露出了長城汽車在人事管理上的漏洞不小。

兩周前的5月11日, 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親口承認,長城汽車在2016年流失6276名技術人員,接近三分之一。他表示:「工作壓力大,發展受限制,我們技術人員普遍年輕,後來的人上升空間有限,關鍵還是外邊企業看重我們員工守規矩、能幹事的能力,誰能抵抗得住3倍-4倍薪水的誘惑。」

但大衛的起訴,卻把長城汽車為何流失這麼多人才的另一面揭示了出來。

在業界,長城汽車的鐵腕管理一直非常有名。車透君此前曾聽內部人士透露,長城汽車執行的是軍事化管理,廠區里密布著攝像頭,員工在廠里走路,都是戰戰兢兢的。

「俺們每天都在睡意朦朧中睜開雙眼,匆忙奔波在上班路上,經過十多個小時的身心歷練后又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公司,匆匆躺下,就這樣一覺到天黑或天明,又匆匆投入下一天的歷練,沒有夢想,更不敢奢望娛樂。」「是的,太累了。」

這是在長城汽車的貼吧里隨便翻看,便能看到的留言。

還曾有媒體爆料了長城的軍事化管理手段。

每個員工從入職開始,就被魏建軍強行規定要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軍訓,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周末不休息,暈倒了送上旁邊的救護車,蘇醒過來再接著練;想要升職,也必須先經過一禮拜的軍訓洗禮。從貼吧上可以看到,有近一半的員工離職,都是因為熬不過軍訓,「前天軍訓昨天離職」的,也比比皆是。

而據財報顯示,長城汽車內部薪酬差距非常之大。

Choice金融終端數據顯示,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去年年薪為575.28萬元,而副董事長王鳳英去年年薪也高達551.41萬元。

但員工收入水平卻不甚理想。據公司財報,2016年長城汽車員工平均薪酬為9.5萬元,在上市車企中排第58位,而上汽集團、江淮汽車、長安汽車的同期員工薪酬分別為16.2萬元、13.5萬元與13.4萬元。

員工為何頻頻跳槽?國外技術人員為何又留不住?這確實值得魏建軍和長城汽車好好反思了。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