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知心的酒最珍貴,朋友,願意和我干一杯嗎

知心的酒最珍貴,朋友,願意和我干一杯嗎

我不愛喝酒,尤其是白酒,又辣又烈,喝一口從嗓子眼一直燒到胃。我大伯父是個愛喝酒的,每頓飯都要小酌二兩。喝多了,總愛跟我們兄妹幾個說叨年輕的時候走南闖北遇到的那些酒友。

「你都說了三百回了,一次喝趴下是在東北,大排檔。還有一次,在山東。」

「這你就不懂了吧!山東人、東北人是能喝,但是酒桌上有句話,東北虎、西北狼,喝不過江蘇的小綿羊。」大伯父晃了晃酒杯,一臉得意地看著我,「哎,大學生,考考你,江蘇小綿羊是誰啊?」

「宿遷?怎麼說也是個酒都啊!」

「嘿,還真不是,說的啊,是徐州,他們的酒量可以和內蒙古大漢叫板。那還是00年的時候,我在徐州打工······」

印象里,說到江蘇人,很少會跟酒量掛鉤。都說江南魚米之鄉,第一反應是小橋流水、粉牆黛瓦、吳儂軟語,想象一下小家碧玉端著海碗大口喝酒的畫面,不由一陣惡寒。

不信邪的我又去網上查了資料,在搜狐網發布的《酒量各省排行榜》里,山東第一、河北次之,第三就是江蘇。

聽大伯父說,江蘇乃至華東人愛喝的是洋河酒。不信?來江蘇省的大街小巷走一遭,不管是街邊小店還是商場超市,洋河的藍色標誌最顯眼,也最多。「為什麼愛喝洋河?不辣,喝起來不幹口,也不容易上頭。像我這樣平時能喝1斤多的,喝洋河,最起碼2斤!所以才說江蘇人能喝啊。」

「真的有不辣的白酒?」這個認知顛覆了我24年來對白酒建立的印象,立馬去網上查閱了大量資料,一探究竟。

原來,所謂的「不辣」是洋河一直倡導的「綿柔」口感。酒入口綿柔壓力小,喝完舒適負擔小,無形之中自然能夠多喝上兩杯。但要釀成綿柔酒,卻並不簡單。

綿柔酒的核心是「三低工藝」即低溫入窖、低溫發酵、低溫餾酒。「三低工藝」就好比是人們平時煨湯時講究的「小火慢燉營養好」。而高溫操作的話,就好比是「燒烤」,高溫催生一時的美味,卻讓食材失去了最佳的營養價值,優秀的廚師都會用小火慢燉,讓食物一點點入味。

作為一名文科生,「綿柔」一詞對我來說其實並不陌生。「鐵骨柔腸」、「上善若水」、「百鍊鋼化作繞指柔」,綿柔是一種東方獨有的哲學和美。但把綿柔和白酒結合在一起,確實令人費解。洋河為什麼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這樣的疑惑一直伴隨著我,直到我研究了洋河酒的產地。

洋河酒產自宿遷。在宿遷一帶,雖然沒有雄偉險峻的高山,但多碧水悠悠,以洪澤湖、洛馬湖、古黃河、淮河、京杭大運河等「兩湖三河」著稱,盡顯自然生態之美。老子說「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水盡顯大自然的綿柔之力。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多水的自然生態區域,更加容易孕育富有綿柔資質的地理、人文。這也就不難明白,為什麼洋河酒飽含綿柔的品質特色。

「一日茶,一夜酒,一群不談正經事兒的朋友。」這是我最想要的生活狀態,卻因為受不了白酒的辛辣不得不放棄。但是現在,朋友,願意和我醉一場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