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電商——是經濟功臣還是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大失誤?

電商——是經濟功臣還是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大失誤?

這是一篇思索電商出路的文章

淘寶的唯一性

從阿里自身的數據報告和財報中可以看到,僅僅淘寶商城就匯聚了超過5億的消費者,年總交易額過萬億。這樣的淘寶和阿里,不僅在,在世界上也是唯一的。唯一一個幾乎壟斷了整個網商行業,唯一一個靠著網商做到如此程度的。

國人在為祖國有如此擎天巨擘驕傲之餘,有沒有想過,為何會如此?互聯網技術起步相對歐美晚,相信在英國,在美國等發達國家早就具備了相當水準的技術和模式。

福布斯封面「馬雲和他的阿里巴巴40000大盜」

來看一組建立時間

淘寶網(2003年5月)

亞馬遜(1995年)

ebay(1995年)

Target(2000年)

zappos(1999年)

新蛋網(2001年)

再看一組收入數據(2017年)

eBay第一季度凈營收為22.17億美元

亞馬遜第一季度凈利潤為7.24億美元

阿里2016年四季度報告期內營收532.48億元人民幣(合76.69億美元),核心商業收入465.76億元人民幣(合67.08億美元),凈利潤為225億元。

騰訊一家壟斷社交軟體市場

淘寶的特殊性

對比國內外大型電商平台,淘寶最大的特色—假貨泛濫。國外有報告稱:龐大的阿里巴巴帝國是構建在非法假冒產品的基礎上的。人山寨的「特色社會主義」和國外對於正版版權的保護形成了截然的對比。

在2015年之前,淘寶對於假貨的容忍度是很高的。為了表面上保護客戶,淘寶設有一個執法制度:商家會因各種違規行為而被扣分。出售假貨每次扣12分,累計被扣36分或48分(取決於侵權行為的性質)后,阿里巴巴會關閉相關店鋪。這個令人困惑的制度給予賣家足夠的機會繼續運營。除非賣家在一年裡累積了太多的扣分,否則他的違規記錄在經過一年後就會清零,由此讓除了最明顯的違規者之外的其他所有商家都能夠繼續營業。那些被封殺的商家只需使用不同的名稱重新註冊店鋪,就可以重新開始售假。

對於馬雲而言,這是個難題:一方面,打假的力度要足以讓世人認為他尊重正品版權的神聖不可侵犯;另一方面,又不能因此讓仍是他的衣食父母的小賣家們沒了生計。

淘寶出不窮的假貨

在,電商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2003年-2010年是淘寶的紅利期.從2009年以後,淘寶的流量成本越來越高,2016年千萬在一家淘寶代運營公司做文職,百草集的數據顯示新客戶成交一單的淘寶成本高達80元以上。淘寶網在2013年有一條明顯的界限。13年以前小商鋪泛濫,13年以後淘寶平台大型經銷商通過價格戰等一系列手法把小商鋪淘汰出淘寶市場,從那之後淘寶也失去了馬雲的初衷了。

再回過頭來看看實體,從10年以來的「關店潮」。隨著電商的興起,實體經濟下滑到衰弱。淘寶創造出電商、網銷、物流等數百萬職位的背後是數千萬人的下崗。

電商興起的背後是實體的衰弱

或許大家會認為,這是被時代所「淘汰」,時代的發展必然伴隨著一批人被淘汰。但是看看歐美等國,電商同樣發達的同時,實體同樣壯大。電商被約束在一個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淘寶的興起和國家的扶持分不開(伴隨著抵制亞馬遜和ebay),百度的興起和國家的扶持分不開(伴隨著抵制谷歌)。反觀國外,從未有一個零售商或者電商近乎形成壟斷的局面。我相信在歐美,若是他們政府願意的話,扶持出一家堪比淘寶的「巨頭」並不困難,然而別人沒有這樣做。

往年步行街繁榮的景觀

從某些程度上來說,的電商可以說是社會經濟管理的「嚴重失誤」!一個商業小店鋪的背後,是一個中產階級家庭,摧毀了他們的生存環境,是一場社會性的災難。回望往年,王府井、西單、大柵欄等商業景觀已經一去不復返,商業街商圈天街廣場,人也越來越稀少了。或許等現在的中年人老去,廣場上不在熱鬧,人們的生活習慣也越來越依賴於網路。說道這裡很多人會跳出來辯解「這樣很方便啊!」但是,逛街、購物、散步等等,不僅僅是單純的逛街、購物、散步,它們生活的一部分,是我們的一種生活形態、生活情趣和生活方式。我們正在逐漸喪失這些生活方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4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