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其實,梅蘭芳才是最懂女人之美的男人

其實,梅蘭芳才是最懂女人之美的男人

你知道女人的美都體現在哪嗎?很多人都洋洋得意地說懂女之美,可是你又懂多少呢?就算真懂,也難有誰能將其演至極致並超越梅蘭芳的了吧?

巾幗英雄之美

《木蘭從軍》的花木蘭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一首《木蘭辭》我們曾背得琅琅上口,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也早已深入人心。1912年的今天,梅蘭芳首演了根據這古樂府《木蘭辭》改編的京劇《木蘭從軍》。

根據故事情節的需要,梅蘭芳既唱旦角,又反串小生。劇中的花木蘭六易服裝,長槍扎靠,英姿威武。他把沙場女英雄調兵遣將、氣度非凡的巾幗之美演繹得頗為生動。

除了替父從軍的花木蘭,梅蘭芳還扮演過運籌帷幄的穆桂英、破敵降虜的梁紅玉等巾幗英雄。

《穆桂英挂帥》的穆桂英

楊家將屢次率兵擊潰遼軍,保住了大宋江山,天下太平;佘太君離朝帶領全家轉回河東,然而忠心耿耿的佘氏太君心繫國家安危,遂派文廣、金花進京打探。此時安王造反,宋王校場選帥。

少年氣盛的文廣、金花在校場刀劈王倫奪得帥印。宋王得知楊門之子遂封穆桂英為帥出征。為了國家安危,老年的穆桂英披上舊日的鎧甲,滿懷豪情又擂響了出征的戰鼓。

梅蘭芳以其爐火純青的表演塑造了一個舞台新形象,女子的英帥之美淋淋盡致『。

純情少女的端莊之美

《鳳還巢》中的程雪娥

《鳳還巢》全劇情節巧妙,是一出充滿風趣的輕喜劇。劇中行當齊全,在當時是一出難得一見的新鮮「群戲」,受到觀眾盛讚,久演不衰。

梅蘭芳在《鳳還巢》中,依據戲的風格以傳統的扮像塑造了純情少女程雪娥,表演傳神,在眼神運用上特別注意「神不離法,法不離神」,唱腔流暢,充分表現出大家閨秀端莊麗雅的風度。

劇中程雪娥偷覷穆居易時,那回眸一笑、那含情脈脈的眼神,都被表現得淋漓盡致,配合上輕盈柔美的身段,把劇中人物的心情和形象,鮮明生動地顯示出來,再加上流暢的唱腔,充分體現了梅派藝術表演「神」、「味」、「美」的特色。

忠於愛情的剛烈之美

《霸王別姬》的虞姬

秦末,楚漢相爭, 韓信命李左車詐降項羽,誆項羽進兵。在九里山十面埋伏,將項羽困於垓下。

項羽突圍不出,又聽得四面楚歌,疑楚軍盡已降漢,在營中與虞姬飲酒作別。

虞姬自刎,項羽殺出重圍,迷路,至烏江,感到無面目見江東父老,自刎江邊。這段歷史故事人們大都熟悉。

《史記·項羽本紀》中有一段這樣的記載:霸王項羽在和漢高祖奪封建統治權的戰爭中,最後兵敗,自知大勢已去,在突圍前夕,不得不和虞姬訣別。

梅蘭芳由此中,「不得不和虞姬訣別」引發聯想,創下《霸王別姬》一劇。

「勸君王飲酒聽虞歌,解君憂悶舞婆娑……」梅蘭芳的劍舞讓人難忘,忠於愛情剛烈之美更令之瞭然於心。

醉悠悠的柔情

《貴妃醉酒》的楊玉環

《貴妃醉酒》又名《百花亭》,講唐玄宗與楊貴妃約於百花亭賞花飲酒卻爽約,楊貴妃醉酒排遣心緒一事,凸顯了楊玉環對唐玄宗的柔情。20世紀50年代,梅蘭芳去蕪存精,從人物情感變化入手,從美學角度糾正了它的非藝術傾向。

劇中,楊玉環的飲酒從掩袖而飲到隨意而飲,梅蘭芳以外形動作的變化來表現這個失寵貴妃從內心苦悶、強自作態到不能自制、沉醉失態的心理變化過程。

繁重的舞蹈舉重若輕,像銜杯、卧魚、醉步、扇舞等身段難度甚高,演來舒展自然,流貫著美的線條和韻律。

要說他不懂女人的美,不懂如何表現這樣的美,你信嗎?

梅先生所創立的「梅派」不但是京劇的流派之一,是世界三大表演體系之一,更重要的是「梅派」是一種藝術態度,它的美學影響著京劇乃至各個地方劇種幾十年的發展,甚至於任何的藝術領域上都有「梅派」的影子,那種美又豈是一般人能懂得演繹的呢?

梅蘭芳的出現,不但是京劇史上的里程碑,而且他扭轉了京劇以老生擔綱的局面。在梅蘭芳出現以前的京劇舞台,主角幾乎是老生,旦角兒只是陪襯的作用。為什麼呢?

那時的旦角兒以青衣的唱為主,而那時的青衣演員幾乎是沒有任何身段的,光是唱,人們常說「抱肚子青衣」就是指這個。

只要有青衣戲,台下的觀眾把椅子背向舞台「聽戲」,而梅蘭芳出現后,觀眾把椅子又移向了舞台「看戲」。

因為他大刀闊斧地改革旦角的容妝、服飾,還為青衣增加了身段表演,為旦角創造了「劍舞」「綢舞」「雲帚舞」「盤舞」等等一系列的舞蹈。

過去青衣的手是不能露出水袖的,而梅蘭芳卻為旦角兒的手增加了「戲」,通過他觀察蘭花的形態,創造出49種旦角兒的「蘭花指」。

到了前蘇聯,戲劇大師斯坦尼拉夫斯基等看了梅蘭芳的表演,直言說:「看了梅先生的表演,我認為我們自己演員的手都應該統統砍掉。」

要說誰是最懂女人之美並能將其演到極致的,答梅蘭芳,大抵是沒錯的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