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滄州獻縣一家庭祖孫三代兵,一門五軍人

滄州獻縣一家庭祖孫三代兵,一門五軍人

「在我們家,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不是春節,而是『八一』建軍節,因為十多口人的大家庭,就有五個當兵的。」在滄州市獻縣東升路一處小庭院里,說起自家祖孫三代五人當兵一事,77歲的高文義老人爽朗的笑聲飄滿了小院。

崇拜軍人,17歲成為「兵哥哥」

祖孫三代和睦大家庭中有5人當過兵。

高文義17歲當兵,「那時『高小』剛畢業,我的哥哥、姐夫都是軍人,他們每次回來都穿著軍裝,那叫一個帥啊,我當時就下定決心,說什麼也要去當兵,為此還哭過鼻子呢。」高文義笑著說。「當了6年通信兵,轉戰滄州、天津和山西,無論在哪裡,都刻苦鍛煉、努力學習,知道自己知識欠缺,就玩命地學,獲過一次嘉獎,當了班代,還光榮地入了黨。那時我是業務標兵,全連都向我學習。」高文義自豪地說起當兵往事時,高興地打著手勢。

1965年,高文義退伍了,正趕上縣拖拉機站招工,由於在部隊上開車熟練,他第一個被挑選上。開了兩年多拖拉機,由於愛人田淑芳是秦皇島人,在當地當教師,工作關係一時調不過來,高文義就去了秦皇島,住在了愛人的村裡。軍人出身的他言談舉止、說話辦事就是跟平常人不一樣,被村民一致推選當了村支書,一干就是6年多。後來,愛人工作調到了獻縣,高文義又在邢台短暫工作一年多,1972年才回到獻縣糧食部門工作,一直到退休。

「無論輾轉多少地方,無論工作如何變化,我感覺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部隊那幾年,部隊是個大熔爐,對我人生影響很大,對進入社會、事業發展都起到良好的助推作用。」高文義由衷地說。

子承父業,雙胞胎兒子去軍營

高文義和老伴兒翻看老照片,回憶一家三代當兵的故事。

高文義和愛人田淑芳有三個孩子,老大是女兒,兩個兒子高建國、高建華是雙胞胎。

兩個兒子從小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上學,高中畢業后,又一起到北京某部當兵。有意思的是,哥倆長得非常相似,走到哪裡,如果不是特別熟悉的人,準會弄錯。當兵3年多,哥倆一塊兒入黨、一塊兒參加軍人大比武、一塊兒立功受獎,又一塊兒退伍回家就業。

退伍后,哥哥高建國被安排到獻縣計量局,就是現在的技術監督局,弟弟高建華被安排到城建局,即現在的住建局。由於在軍隊鍛煉過,現在哥倆都是各自單位的業務骨幹,都在社會闖出了一片天地。「他倆最讓我放心的就是工作,因為有過軍營的經歷,錯不了。」談起兒子,高文義信心滿滿。

「將來有了重孫,還要去當兵」

轉眼間,當兵的兒子也有了兒子,高建國和高建華哥倆各生了一個兒子,高建國的兒子名叫高亞男,高建華的兒子名叫高鵬,兩個小夥子的身體還都特別好。

兩個孫子高中即將畢業時,高文義老人就和老伴商量起來,將來讓兩個孫子幹什麼呢?最後兩人意見一致:讓兩個孫子也去當兵。

老夫妻跟兒子、兒媳們一商量,全家一致同意讓小哥倆去當兵。高建國兄弟倆都有軍營情結,特別是高建國,特意讓兒子到自己的部隊參軍,「子承父業,我就是這麼過來的,幹得很好,兒子肯定也錯不了。」高建國說。

過了幾年,兩個孩子先後退伍,按照相關政策,一個安排在獻縣公安局工作,一個在街道辦上班。 「我始終覺得當兵最鍛煉人,沒有軍人就沒有國家,老伴、兩個兒子、兩個孫子都是當兵的,將來有了重孫子,我還讓他們去當兵。」當了大半輩子教師的田淑芳鄭重的一句話,把大夥都逗樂了。

( 燕趙都市報 記者 韓澤祥 文/圖 通訊員 黃金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