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讀史|慈禧為何沒有廢掉光緒

讀史|慈禧為何沒有廢掉光緒

△ 慈禧與光緒

清史學家蕭一山說,慈禧發動政變當天(1898年9月21日),大罵光緒,並賜光緒毒酒,讓光緒自殺。虧得在場的一些王公大臣長跪不起,請求慈禧息怒,慈禧才勉強答應把光緒囚禁在中南海瀛台,日後算賬。

既然慈禧如此仇恨光緒,為什麼沒有廢掉光緒的帝位呢?

一個原因來自內部。據晚清《國聞備乘》等載,慈禧再度走到執政前台之後,的確想廢掉光緒。政變第5天(9月25日),慈禧就以光緒名義發布上諭,散布光緒病重消息。同時,慈禧還不斷找人談話,說要為同治皇帝立嗣,立嗣即立繼承人。

同治是咸豐與慈禧所生的兒子,19歲去世,沒有子女。光緒是同治的堂弟,在光緒繼承皇位之際,先履行一個手續,即把光緒過繼給早已去世的咸豐為子,再繼皇帝位,這也可以說是為咸豐立了一次嗣。現在慈禧又宣稱要給同治立嗣了。可當初給咸豐立嗣,是因同治皇帝去世了。眼下年輕的光緒活著並且還是皇帝,立什麼嗣呢?

慈禧釋放的信息就是要廢掉光緒。這點花招,大家心領神會,立即有幾個馬屁精上書,請求趕快辦這個事(速行廢立)。然而,發動政變的重要人物、慈禧最為倚重的心腹榮祿不同意廢掉光緒。

話說開來,時代畢竟不同於秦皇漢武了。當時國內林立的報刊,絕大部分支持維新,反對慈禧。光緒在百日維新時期的7月26日和8月9日曾發布上諭,要求報紙報道和發表言論,不用考慮朝廷的意見,「不必意存忌諱」,還鼓勵報紙要勇敢揭露時弊,「不必拘牽忌諱」,得到全國報人熱烈歡呼。朝廷鬥爭每天見諸報端,令慈禧及保守派十分惱怒。慈禧政變之後,全國新聞界群起反抗。報人被迫轉入租界或把報紙冠以外資名頭,繼續辦報,揭露慈禧倒行逆施。比如天津《國聞報》自政變第6天(9月27日)起,連續跟蹤報道譚嗣同拒絕出國、被捕及被殺的消息,及時悼念維新志士。有英國背景的上海《新聞報》10月19日刊出逃到香港的康有為來信,揭露慈禧迫害光緒內幕,迭經傳抄轉載,引起全國轟動,民心完全倒向光緒。新聞界這些抗爭,也是戊戌變法的啟蒙成果。後來不久,四川民眾抗議清廷「鐵路國有」政策,家家都供起了光緒牌位以抵制慈禧,說明當時民心所向。

榮祿身處這樣巨大的輿論壓力之中,產生了顧慮,不願意在天下人面前背負廢掉光緒的惡名。他向慈禧提出建議,朝廷全靠各地支持才能運作,不妨私下徵求各地大員的意見,看看再說。慈禧同意,遂以榮祿名義密電各地負責人,說是太后將拜謁太廟,為光緒擇后,詢問各地意見。話雖很隱諱,但各地大員心知肚明,意識到要廢光緒。

一位重要的封疆大吏、兩江總督劉坤一站出來不同意廢掉光緒。劉坤一約湖廣總督張之洞共同署名上奏,回復榮祿。張之洞簽名之後又害怕了,追回奏摺刪去自己名字。劉坤一不怕,挺身獨上奏摺,說不論是為國為公,都不能廢黜光緒。

老謀深算的榮祿拿到劉坤一回復,先沒聲張,他要再搞一點籌碼。他知道慈禧信算命,就派人到慈禧篤信的前門關帝廟抽籤,又派人到地安門一個叫趙瞎子的算命先生那裡求卦。慈禧也經常派人到趙瞎子那裡占卜吉凶。過了些天,慈禧問各地反應如何,榮祿先把簽和卦拿出來給慈禧。簽和卦的大意都是不可妄動,一動不如一靜。慈禧不說話了。又過兩天,榮祿把劉坤一的回復呈上。慈禧一看,當然明白這也是榮祿的意思,就把這件事暫時放下了,反正光緒羈押在瀛台,掀不起什麼浪來。

第二個原因來自外部。百日維新期間,西方各國都支持光緒。慈禧發動政變,各國以各種方式表示反對,弄得慈禧惴惴不安。

政變第4天(9月24日),各國駐華使館聽說改革派大臣張蔭桓被捕,立即展開營救。當天晚上,英國使館官員和日本駐華公使就到李鴻章寓所,就此事向李施加壓力,希望從寬發落。第二天下達的上諭就暫時留住了張蔭桓的性命,指示刑部「暫行看管,聽后諭旨」。

在援救張蔭桓的同時,日本政府對梁啟超也施以援手。政變當天(9月21日),梁啟超跑到日本使館,在使館住了一夜。第二天,日本駐天津領事鄭永昌陪同梁啟超乘火車前往天津。從25日到26日,鄭永昌等人與前來搜捕維新黨人的清軍苦苦周旋,想辦法將梁啟超送到停在塘沽的日本軍艦「大島」號上,梁啟超得以脫身,前往日本。

至於光緒本人,更是西方關注的主要目標,各國儘力阻止慈禧廢掉光緒的企圖。

政變發生之後,京城紛紛傳說光緒已經被害,而各國使節又見不到光緒本人。10月6日,日本駐華代理公使林權助奉本國政府指示,前往總理衙門,詢問光緒是否平安。此時的北京,正巧剛發生一次偶然衝突,部分外國人在衝突中受傷,俄、德、英三國士兵以此為借口,準備進駐北京。清廷非常恐懼各國行動,於是答覆林權助說,關於光緒被殺或自殺的消息純屬謠傳。林權助提出要求,希望慈禧溫和處理事件。

10月7日,英、法、德三國士兵進入北京,清廷格外謹慎起來。三國駐華官員紛紛向總理衙門表示關心光緒的身體健康。15日,英國駐華公使竇納樂提出,找外國醫生為光緒看病,總理衙門被迫同意。18日,法國駐華使館醫生前往中南海為光緒看病。毫無疑問,這是慈禧本人迫於壓力親自批准的,目的是安撫各國公使。

10月22日,日本駐華公使矢野文雄結束休假到京。24日,他與總理衙門會談時提出要求會見光緒,並代表日本天皇向光緒授勛。當然,這只是個借口,目的是充分表達對光緒的支持。結果,慈禧被迫於11月5日和光緒一道,在中南海儀鸞殿會見了矢野文雄,互贈了珍貴的禮物,光緒也接受了勳章。這是在戊戌政變之後,光緒第一次正式接見外國公使,慈禧廢掉光緒的如意算盤遇到重大阻礙。在此之後,由西班牙駐華公使帶頭,各國又向清廷施加壓力,要求將董福成率領的清朝主力部隊撤出河北,清廷被迫答應了各國要求,這對慈禧也十分不利。

但是慈禧心頭之恨未解。過了一年,1899年12月,她不顧各方反對,悍然用光緒名義發布詔書,立了保守派貴族端郡王載漪的兒子溥雋為「大阿哥」,即同治的嗣子,準備時機成熟再行廢立。這一舉動立即遭到堅決抵制。由上海電報局局長經元善牽頭,章太炎、蔡元培、唐才常等1200多人聯合簽名,打電報給總理衙門說,社會各界迫切希望仍然由光緒「力疾臨御」,即堅守皇帝崗位,否則,「探聞各國有調兵干預之說」,弄得慈禧又怕又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