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5年糖尿病9年腎衰,胰腎聯合移植者催淚分享:在路上!

25年糖尿病9年腎衰,胰腎聯合移植者催淚分享:在路上!

2016年7月18日,是我與父親最不尋常的一天。

那天以後,我和爸爸的人生都更換了景緻與軌跡,一切不復從前。

那天落下了四川入夏以來最大的一場雨,為了白天可以在爸爸身邊照顧,我把自己血液透析的時間改為了晚上。快到11點,剛剛透析完,我站在路邊坐不到車,虛弱的身體,身上已經打濕,穿刺針口的壓脈球上,拔針時粘上的血跟著往下滲。

這些,都不能阻止我的腳步。

那一天,爸爸的命運改寫了,醫院宣判了他癌症晚期。我們一家,已經一個尿毒症,現在再一個癌症晚期,我已經不知道以後的路要如何走,命運將要怎樣逼迫。我沒有力氣哭,只想要到醫院,哪怕靜靜的陪著他。

到達已是凌晨,爸爸果然沒有睡著,見到我,轟的一下坐了起來:「怎麼過來了,怎麼不聽話。你這孩子,這麼不愛惜自己。」那一刻,一點也看不出,他是個正在歷經死神宣判的人。

那是相依為命的一夜,我話也說不出,哭也不敢哭。

有人說,人是一點一點死去的,先是這兒,再是那兒,一步一步終於完成。那一夜,因為心碎,我覺得自己的靈魂正在離開那個殘損不堪的軀殼,一步步告別著這個世界。

那一夜孤單異常,骨髓冰冷,風戳心窩。面對未來的恐慌,我們都無法入睡。

凌晨兩點,寂靜的病房,突然聽到爸爸清晰的聲音:你過了這段時間就去把移植手術做了。

不是商量,而是安排。

25年的糖尿病,9年前腎功能受損,2年前子宮大出血無數次休克,因為子宮大出血四次手術,最後尿毒症而走上透析之路,這是我的狀況,被病魔抓住動彈不得。

我既認同死亡,又全力抵抗。這些年來,我常一個人去醫院,在公車上吐,在捷運突然昏厥,累了隨地而坐,餓了開水饅頭,每次取報告心驚膽顫,時常一個人絕望大哭,哭完後繼續去堵醫生。內心無數次摧毀又重建,我早已對這樣的現狀生厭。在知道武漢明教授可以做胰腎聯合移植手術改變這一切時,可以說,手術是我的夢想。

可是胰腺和腎兩個器官移植,高昂的手術費用宰斷了我的念想,舉債籌錢,帶給家庭的是無窮無盡的壓力,覺得那是天方夜譚,也覺得不忍不願,所以這份心思一直生生埋藏,不敢盼望自己會成為那個「最幸運的人」。可是此時,爸爸如此肯定而明確的告訴我,去把手術做了。

他說錢的事情一起解決;他說這是他這輩子最後的心愿了,如果臨了,能夠親眼看到我過了這關,也算冥目;他說我,必須要想清楚怎麼過以後的日子;他說,我們父女,總是要有點精神才行。

父親動員他的主治醫生給我做思想工作,也以拒絕治療的方式給我施加壓力。

2017年2月22日,在安頓好了父親的生活,我最終踏上了前行移植的路。

行前,爸爸抱了抱我,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他疼愛了三十多年的孩子,要上戰場了,雖然他和我一樣,一直堅信明教授會替上天還他一個健康的女兒,但我知道他一樣,有著無限的擔憂。擔憂我前面即將獨行的路,擔憂他等不及我回。

那天的列車上,迎面的冷氣把濕潤的眼睛風乾又風乾,帶著一萬個抱歉,一萬滴眼淚,就這樣糾結著,一步三回頭,走向了我的新生。

那一刻,再次深刻的感受到我的生命不光是我的,我走的路也不光只為了自己,我和父親的命運,已經變成蝴蝶效應,這裡輕輕扇動翅膀,對方都會增添一場颶風,我們承載著彼此的希望,是對方的動力,堅持的必須。

老公送我辦理好入院,將要返回,而我,根據醫院要求,需要一直住院等待供體。

臨前,老公諸多的不舍,最後換為一句叮囑,吃飽飯,咬緊牙!

我一直說,那段等待的日子是我的苦時光,所以,咬緊牙確實是等待移植的每一天,我最真實的寫照。

那些日子,眼底出血,擔驚受怕是常態。

那些日子,低血壓暈厥,脈搏血壓甚至無法量出。

那些日子,連接生命線的透析用蔞突然閉了。

那些日子,透析綜合症,許多時候,下機完全無法行走,無限虛弱,氣緊心慌,護士推著輪椅送回病房。

那些日子,一杯水,一餐飯,在無力自給自足的時候,變得遙不可及。

那些日子呀,每天的生活, 像是一個容器,盛滿了黑色的辛酸。

情緒常常不受自己控制,特別每次電話傳來父親情況不佳的時候,精神近於崩潰,每天在恍惚和掙扎中度過,那段灰暗的時光里,沒有朋友,無處訴說,時刻都在與自己對話和鬥爭,每天100次想過放棄,100次又重新說服自己戰勝自己。

那些日子,歷經四次配型失敗。

2017年6月18日下午,病房呼叫鈴再次響起,那是我的第五次配型通知。

雖然再次重複著已經進行過多次的步驟,但心裡仍然無法掩飾的激動,覺得意義非凡。

抽了四管血,醫生開了檢查單,B超心電胸片等等, 確認身體各項指標后,緊接著備皮。

桌上放著手術和輸血同意書需要簽字,簽字的時候,再次為各種有可能發生的危急情況倒吸一口涼氣。

護士通知晚上十點以後不可以吃飯喝水,再三叮囑不能走遠了,電話保持24小時開機。果然,近十點的時候,接到通知第二天共有五台手術,手術會從很早開始進行,我們所有備手術的病人需要把平常第二天上午才會進行的術前透析即刻提前。

凌晨一點了,我仍靜靜地躺在透析機上,低血糖了,開始滴注高糖,血壓也不太平穩,醫生二十分鐘測量一次。望著身體里的血液順著機器出來順著管子再回到我的身體,我能清晰的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一邊覺得等待漫長又煎熬,一邊又害怕真的上戰場。

透析結束等待灌腸,接著不停的上廁所。那個夜晚,在護士一次次的進出中渾渾噩噩。

是的,彼時我仍然是自己一個人,路途遙遠,爸爸情況欠佳,家人完全無法趕到醫院。再者醫院沒有確定是我手術時,實在不忍已經操勞不堪的他們跟著牽挂擔憂或者白跑一趟。

6月19日,臨近中午,供體回到,終於喜訊傳來,我和供體配型成功,確定我上手術。

繳費,通知家人,洗澡洗頭髮,換手術服,插胃管。下午三點,手術車來接,塵埃落定,沒有畏懼,我在數十病友的護送下,在家人沒有趕到的情況下,自己上了手術台。

後來許多人問我,一個人上手術時的心情。我無數次細細回想那一刻,每一次,我想起的都不是孤單和路長,而是波瀾壯闊的海和天空中透亮的光。

我想,我是沒有覺得孤苦的,我有家人在遠處惦記我盼我,我有愛人風塵僕僕,飛奔於我,我有我最信任的教授,等著我救我,有我喜歡的一切支撐我,有對未來的渴望敦促我,說實話,那一刻,一點矯情都沒有,我迫不及待的往前沖,奔赴我即將開啟的新篇章。

2017年6月19日,術前我更新朋友圈: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時隔9個小時,醒來已在重症監護室,嘴裡插著呼吸管,無法說話,被子下面六根引流管,從腹腔引出液體,鼻子里插著胃管,同時戴著氧氣管,身上插著尿管,手上綁著壓脈帶,脖子靜脈通道上連接著兩台泵,緩慢的推著藥液,床的上方大大小小差不多十餘組液體同時注入體內,床旁的儀器實時監測著我的生命體征。

最開始的兩天,極度不適,24小時持續輸液,滿身的管子,翻身都需要護士幫忙,每次下來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偶爾會有反胃嘔吐,稍一用力,傷口劇痛難忍,每時每刻,險象環生,如今想起仍是悲壯縈繞在心。

第二天,乘著醫生換藥,鼓足勇氣自己看了傷口,左邊腎的刀口近20厘米,右邊胰腺的刀口近30厘米,我閉眼感受著重生的不易,更是想起教授長達九個小時手術的艱辛,那一刻,我為自己的生命,在醫生護士彙集的大愛下,可以再次以出發的姿態重新開始,淚流滿面。

第三天,拔了尿管,開始體驗不停想要小便和拉肚子的無常,由於無法適應床上躺著大小便,所以只能帶著數十根管子小心翼翼下床解決,一天下來二十多次,苦不堪言,虛弱無比。

第四天了,一早醒來的感覺與昨天甚是不同,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身體里植入了新的生命力而精神飽滿了。醫生查房說肌酐已經降到92,空腹血糖5.6,拔了尿管后尿量三千有餘,所有重要的指標完全正常。

我終於脫離了二十多年的枷鎖,實現了自己和爸爸及家人所期盼的生活。終於等到不再需要每天打針,不再為低血糖而恐懼,不再為高血糖而擔憂,終於擺脫了每周三次的血液透析,不再為不能喝水而苦惱,不再為鈣磷鉀而慌亂,終於重新煥發活力。

那天下午,我彎著腰,手捂傷口,一步一挪,像一隻蝦,迎接最大的困難下床走路。那天的每一步,整個人都像飄在雲上,隨著走動,呼吸之間似乎拿著刀子在剜肉,那些步伐,是新的里程碑。

第四天,開始堅持自己起床上廁所,洗臉刷牙。真的是一步步,一天天,於搖晃,於心悸中行進。每一步的緩解,每一點的向好,每一程的攀爬,每一天的挺進,一點一點成就了生命的恩寵與大幸。

就這樣,在老公和醫護人員的細心呵護下,一切慢慢恢復,新的胰腺和腎植入我的體內工作得很好。六天以後,我出了重症監護室。

今天,是我術后兩個月零27天。

下午,爸爸從微信發來他種的瓜果照片,生機勃勃,讓人看了心生歡喜。時至今日,爸爸的癌症已經骨轉移,不疼的時候,他願意去種種地,栽點自己喜歡吃的瓜果,姑且,讓我認為這是他的一種幸福吧。也許,爸爸也是想以這樣一種樸實的方式鼓勵我,一棵草、一根苗、一藤瓜豆,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都在努力生長,不負時光,況且它們真正的主人!

收到照片的時候,電視里正在唱著歌曲:一生要強的爸爸我能為你做些什麼,我是你的驕傲嗎還在為我而擔心嗎,你牽挂的孩子啊長大啦……

我就要回來了,我的爸爸。

為了愛我的家人和你,為了這個世界那些還沒有體驗過的美好,更為了自己所受的苦難,為了不一樣的人生,我得以堅持跨過了這一關。

然而無時無刻,無法忘懷,為了這來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我壓彎了您的脊樑,拖累了愛人的一生。無法忘懷,你和親人們,教授和他的團隊,還有親朋好友們都傾注了大量的心血與關愛,在我獲得新生的同時也累及他們歷經了無限的痛苦和恐慌。感謝上蒼眷顧我,感謝家人沒有拋棄我,感謝恩人明教授救我於水深火熱,那本已倒塌的城堡,那早夷為平地的生命之光,因他而有了奇迹,感謝南寧解放軍303醫院所有醫護人員,這場攸關生死的比賽,傾注了他們大量的心血。

時光的巨手是怎麼殘酷地刺破了溫柔,已經不堪回首。我只能用一生銘記一路相隨的眼淚和悸動,並且倍加珍惜,倍加呵護每一個明天。

這一程,走過的人間,生死和悲歡,都是我沉默的愛戀和收穫。

當我倔強地開始一段又一段全新的旅程,就讓所有深情的凝望,作為我的力量。

我,還在路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