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人給外國人夾菜是怎樣一種尷尬?

中國人給外國人夾菜是怎樣一種尷尬?

人在一起吃飯,喜歡給別人夾菜。長輩照顧晚輩,領導關愛下屬,早已司空見慣。這個要多吃,那個要多嘗,說話間,不管你是否願意,人家就已經用自己的筷子把食物夾到了你的碗里。相信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小時候認為,這是禮節問題。尷尬的是,可能自己不喜歡吃,或者已經吃飽了。長大后認為,這是衛生問題,心理往往會排斥、厭惡,甚至會覺得噁心。現在感覺,這還是文明問題。

人吃飯一直是合餐制。大家圍坐一桌,同吃一盤菜,同喝一碗湯,你夾一筷子,我夾一筷子。飯桌上,談笑風生,唾沫橫飛。飯菜里,筷子涌動,口水滿盤。有人為此做了一個檢測,將眾人吃剩的菜化驗發現,菜裡邊到處混合著口水。如果是家裡人或者特別親密的人,這些問題還不大,心理也沒多少障礙。如果是不熟悉的人,或是不親密的人,相信很多人會有心理障礙。如今外面的應酬,基本都是這樣的,大家互不熟悉,因為工作的原因,互相品嘗對方的口水。你不知道哪個有乙肝,哪個有口腔潰瘍,哪個有牙周炎……如果他們用自己的筷子給你夾菜,你會不會吐了?

當然也有例外,如果對方是美女帥哥的話,心理障礙就會給荷爾蒙讓路,顏值會打敗衛生問題。一個心儀的異性,款款深情為你夾菜,含情脈脈讓你吃菜,可能你恨不得連異性的筷子一塊舔了。

人習慣了吃別人口水,那外國人遇到這種情況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2月,第一位美國駐華大使顧盛來華,兩廣總督耆英在澳門招待顧盛一行。宴會自然豐盛無比,耆英與親信等人以禮儀之邦的姿態,紛紛主動熱情給美國人夾菜。那時餐桌上還沒有公筷一說,為美國人夾菜都是用自己的筷子。美國人哪見過這陣勢,頓時驚呆了。

美國代表團秘書韋伯斯特後來在回憶這個細節時說,在場的美國人普遍感到厭惡,但這是外交場合,大家都在極力掩飾。後來,人甚至直接夾菜餵給美國人,有的美國人不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吃了,表情異常複雜。有人一想到,官員把滿嘴黃牙含過的筷子再送到自己嘴裡,就感到作嘔。

美國人對人這種直接喂菜的做法似乎還有凌辱的感覺,於是,他們為了報復人,也用自己使用過的筷子給人喂菜。喂完后,他們通常不會再使用筷子,畢竟他們更習慣使用刀叉。

7月份,又是一場盛大的滿漢全席宴會。人依舊用自己的筷子給美國人夾菜,美國人仍沒有習慣這種特殊的東方禮節。他們個個瞪大眼睛,張著嘴巴,強顏歡笑,囫圇吞咽下肚。有人甚至就像吃藥,吞下苦果一樣。

最後一道大菜是湯。作為最高級的官員,耆英竟然雙手捧盆,直接用嘴喝了幾口,然後將湯盆傳給別人。美國人不知道這是什麼規矩,只好依次照學。美國人表情木然,胃裡翻江倒海。好不容易宴會結束,美國人迅速撤退回了住處,大家一片驚呼尖叫,紛紛抱怨這次吃了一堆噁心恐怖的東西。

當然,也有極少數美國人並不厭惡人這樣做。美國傳教士查爾斯·泰勒在咸豐年間來到,他同樣遇到了人給自己夾菜的問題。他在《在的五年》一書中記載了這個細節。

飯桌上,主人用自己使用過的勺子給他盛湯,用自己使用過的筷子給他夾菜。奇怪的是,泰勒並沒有厭惡。主人當著他的面,還用嘴吸吮自己手指上的湯汁,然後竟然直接為泰勒擦拭筷子。即使這樣,泰勒仍沒有反感。在美國人眼裡,泰勒就是美國人中的奇葩。其實,最終原因是他很喜歡菜。他認為菜非常精細、美味,他甚至敢於品嘗很多外國人不敢吃的貓肉、狗肉。愛菜,就愛人的口水,或許泰勒認為人口水就是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雖然有人能適應,但這仍是一個陋習。如今的飯店都逐漸開始普及公筷,這就是明顯進步。用自己的筷子給別人夾菜,分明是強迫別人吃自己的口水。吃一次飯,就等於做了一次體液交換。把你的病菌以關愛的名義送到我的嘴裡,夾雜著油鹽味道的病菌被我咀嚼、吞咽下肚,這難道就是舌尖上的?

每次想到舌尖上的他人口水,你還會淡定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