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世界窗 | 古老森林的脆弱與力量

世界窗 | 古老森林的脆弱與力量

斯西尤達1攝影:特倫斯 · 萊恩

當我還是個小男孩時,就對藝術和攝影產生了濃厚興趣,尤其是看到父親在後花園把他的照相機(一款福倫達老式膠片機,二戰結束時父親從德國帶回—編者注)放在梯子上擺弄來擺弄去的時候,我更是為此痴迷。父親讓我站在相機前,他啟動計時器,然後快速跑到我身邊,這樣我們倆就都能出現在最終的畫面中。這個場景非常有趣,是我童年的美好記憶。
我的國小老師邦德先生同時也是一名藝術家和攝影師。他經常鼓勵我們自己製作針孔照相機。我的第一張照片是用老師借給我的柯達Brownie 127相機拍攝的,當看到畫面清晰地出現在相紙上時,我震驚極了!邦德老師借給我一本1971年他在倫敦一個展覽上購買的攝影書。當時我對書中的影像非常著迷,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那本書是保羅 · 斯特蘭德(Paul Strand)的作品集《常綠草地》(Tir a Mhurain)。
我對攝影的熱情從未消減。雖然源於自學,我還是抽時間參加了一些攝影基礎課程的學習。後來我遇到一名蘇格蘭攝影師,他在拍攝方面給予了我很多幫助和支持。
我有許多自己的拍攝項目,它們會花費我很多時間。我經常閱讀攝影名家的著作,瀏覽他們的網站,從中汲取先進的攝影理念、豐富的攝影知識、多樣的攝影技術,以充實自我,獲取創作靈感。這個世界雖然已經有了很多攝影大師和大作,但攝影有無限可能,每個人都有機會和空間。
不管有沒有相機,我都在不斷地行走,觀看,理解和學習。

斯西尤達2攝影:特倫斯 · 萊恩

如何開始拍攝「斯西尤達」?
「斯西尤達」(Sciryuda)位於英格蘭諾丁漢郡的中心,由於地圖上未做標記,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名字。但一提起舍伍德森林(SherwoodForest),基本上所有人都聽說過,而且也都知道羅賓漢的英雄傳說。「舍伍德」這一名字是從「Shirewode」和「Shirwode」發展而來的,而在此之前,最早關於這片森林的記載是1000 多年前的「Sciryuda」,意為「屬於這個郡的森林」,但幾百年來,這片森林實際上是被禁止進入的。隨著工業和農業的發展,森林中成千上萬的橡樹遭到砍伐,這片曾經面積廣闊的原始森林,已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支離破碎。如今,這片森林唯一留給我們的,就是在對公眾部分開放的區域中,沿著森林昔日的軌跡走走,聽聽,看看,試著去想象它最初的面貌,或者讓自己回到過去。故事、神話、傳說、秘密、民俗;關於真實戰爭、皇家訪問、要塞、皇室狩獵小屋的歷史記載;砍伐橡樹為英國皇家海軍提供木材……這一切,都訴說著這片森林是如此特別。和我的祖祖輩輩一樣,我在「斯西尤達」生活了大半輩子。我所觀察和感受到的,與數百年前的森林並無二致。儘管我去過其他許多地方,但我還是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留給了這片森林。

斯西尤達3攝影:特倫斯 · 萊恩

斯西尤達4攝影:特倫斯 · 萊恩

什麼促使你堅持多年拍攝?

除了對攝影和藝術有極大熱情之外,我還對地方歷史感興趣。對我說,「斯西尤達」是一個空靈的曠野,一個極其美麗、安靜、優雅而又充滿活力的地方。那些神話、傳說,以及守護這片森林的人促使我決定拍攝這個系列,不是嚴肅的紀錄片,不是人們一眼就能認出的森林區域,而是我所看到的「斯西尤達」的靈魂:它的脆弱和力量。我定期前往「斯西尤達」,無論何種天氣,無論一天中的什麼時候,也無論在哪個角落,「斯西尤達」都是變幻多姿。清晨或傍晚時分,幽暗的光線糅合著薄霧,那是一種相當奇怪的感覺,對一些人來說,甚至是一種可怕的體驗。但對我來說,我知道自己在哪裡,這種感覺非常有趣,它使我們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雖然有地圖和地名,但我還是去過同一個地方很多次,奇妙的是,我從未看到過相同的景色。當然,觀察和認知是不同的。有些時候,我是不帶相機去森林的,僅僅去觀察,去感受。許多攝影師會在回到某個地方看到不同之時,感到驚訝或失望。而我不會,雖然我錯過了很多,但「斯西尤達」是一直在變化的,我可以在這裡拍一輩子。
遊走於傳統和當代景觀類型之間,我拍攝的這些影像並沒有所謂需要深刻哲學思考的隱晦的、陰暗的、令人困惑的概念蘊含其中。不談有證可查的歷史事實,這些影像訴說的就是這裡和現在。當然,你也可以在其中感受到歷史氣息:新的萌芽、古老的橡樹,或者其他。這些影像是我對我從小長大的地方、環境和歷史的回應。我非常享受這份拍攝、編輯和製作,我希望觀者也能享受我的影像。

斯西尤達5攝影:特倫斯 · 萊恩

你想通過這些照片表達什麼?
我的目的是描繪這片森林。我想告訴大家,「斯西尤達」就像一艘時間的巨輪,不停地完成自我更新。死去的橡樹慢慢倒下,被森林土地吸收,滋養新的萌芽、新的樹木、新的森林。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幾千年來,「斯西尤達」一直在自己照顧自己。這其中蘊含著希望、重生、生命、死亡、更新、流動等等,讓人動容。

斯西尤達6攝影:特倫斯 · 萊恩

你使用了哪些攝影技術?
就攝影技術來說,只要光線理想,不論晴天雨天,也不論霧天雪天,一切都是可行的。森林中,光線和天氣狀況會影響人們的情緒,而情緒則會影響人們的反應。除了要拍攝的主體之外,我還會認真考慮構圖,如何取捨,如何使畫面中的元素產生化學反應。同時,我還會考慮景深,除了突出主體之外,我需要對前景和背景做出選擇。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我的光圈要麼設置為F16,要麼是F1.2,這取決於需要突出什麼。這些照片都是我用一款小型數碼相機和一些定焦鏡頭拍攝的。我知道jpg 格式的照片總是令人印象深刻,但我還是喜歡用raw 格式拍攝,而且我會用Lightroom 進行後期處理,將彩色轉變為黑白。雖然現在的器材已經可以在前期拍攝時就設置為黑白模式,但在長年使用膠片單反相機之後,實際上我已經可以在取景框顯示的彩色中「看見」黑白。一旦對這些原始raw格式的文件感到滿意,我就會用噴墨印表機把它們列印出來,一般不超過A3 大小,這已經是完美的印刷製品了。但最近我看到一位優秀攝影師的書,他將同一張照片印製成三種不同的效果,每一種效果都很棒。所以我認為不管拍攝主題是什麼,製作高質量的圖片是非常重要的。在森林中拍攝時,我基本都會用三腳架。我偶爾會用長時曝光或雙重曝光,這可以減緩我的拍攝進程。因為一切都不可操之過急。有時我會用單腳架,有時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會直接手持相機拍攝。
能夠熟練使用器材的各項功能對於拍攝非常重要,而我看重的是器材的可靠性和易操作性。也就是說,我可能只使用了我那台特殊相機20%的技術。

斯西尤達7攝影:特倫斯 · 萊恩

斯西尤達8攝影:特倫斯 · 萊恩

你有哪些經驗可以分享給攝影愛好者?
我想對獨立攝影師,尤其是剛剛進入攝影領域的人說,無需走的太遠,你的周圍就有無限精彩。要有自信,但不能目空一切。多跟其他攝影師和藝術家交流,向他們學習,聽取他們的建議,但要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風格。不能因為取悅他人而使自己的創作迷失方向。

上新 | 韓榮洙|戰後首爾的愛與韌收藏版專題

上新 | 收藏版專題|專訪英國攝影師布瑞恩 .格里芬

上新 | 硝煙里的光影 |人民軍隊的攝影篇章

更多精彩請關注攝影家雜誌微信公眾號

‍今年5 月正值瑪格南圖片社成立
70 周年,各大出版社推出了多部與
瑪格南相關的著作,除了本刊第6 期
介紹的《瑪格南的證言》(Magnum
Manifesto)之外,《沃納 · 畢肖夫:幕
后故事》(Werner Bischof: Backstory)
也是非常出色的一本。今年5 月正值瑪格南圖片社成立
70 周年,各大出版社推出了多部與
瑪格南相關的著作,除了本刊第6 期
介紹的《瑪格南的證言》(Magnum

70 周年,各大出版社推出了多部與
瑪格南相關的著作,除了本刊第6 期
介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